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98320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陪審團制度-我國司法改革的新契機

 萬人在網路上連署要求將承審法官免職,加上甫上任的司法院正副院長也強調司法為民,審判制度應該進一步改革,並推出了觀審制的主張。
 依據主權在民理論,人民既然才是司法改革的主體,司法改革也是為了人民,我當時就想,我國為何不改採陪審制?司法院為何要推出一個在當時連法律人都不知何物的觀審制?為了要知道我國社會能否接受陪審制,我於民國99年8月底聯絡了王寶蒞、林凱倫、呂榮海、周燦雄、姜志俊、胡峰實、張宇樞、詹婷怡連我一共九位律師,共同發起了律師聯署支持陪審制活動,結果有一百六十多位律師回覆支持,這給我很大的鼓舞,其中阿扁的辯護律師鄭文龍特別打電話向我致意,隨後這一年多的時間,我們就一起展開了在國內推行陪審制的活動,並與吳景欽教授、陳達成律師等人起草了陪審團條例草案。
 
 
恐龍法官  橫行多年
  唯有陪審制  能改善
 
 我曾於民國78年寫過一篇文章「不昏的法官那裡找」,刊登在中國論壇第329期,以時下最夯的術語就是台灣到處都可見恐龍法官,到了法院就好像進了侏儸紀公園一樣。然而,司法院目前大力推行的觀審制,卻不能根本解決昏庸法官或恐龍法官這個問題。同樣觀審制也無從去解決貪污法官或打手法官及酷吏法官的問題,但是陪審制就可以。
 就被告犯罪事實的認定,在陪審制之下,是由一般人民(公民)擔任陪審員而組成陪審團在法院聽審後共同決定,不是由法官來認定事實,法官只負責適用法律及有罪的量刑。
 目前我國司法審判現制,則是由(職業)法官來認定事實,司法院的觀審制也是如此,依據司法院所推出的人民觀審試行條例草案規定,雖然人民擔任觀審員可以發言表示意見,但也就只能表明自己的意見,卻不能對認定事實有所決定,法官認定事實的權限並不受觀審員意見的拘束。因此觀審制仍不免法官的專擅獨行,觀審員成為法官審判過程中跑龍套的角色,甚至還幫法官的認定事實背書。
 陪審制是由人民、也只有人民組成的陪審團才有認定事實之權。而陪審員的產生是來自各行各業,多元化的角色一起參與事實的認定,解決了恐龍法官閉門造車所生的問題。
 大家或許會質疑,沒有受過法學訓練的一般人民,有無能力在參與審判的過程中正確的認定事實?俗話說的好,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何況是七到十二人的陪審團?
 考察美國實行陪審制早在其獨立之前,至今約有三百多年歷史,而早期美國不識字的人遠比現在台灣文盲多,但從來也不影響陪審員對事實之認定,美國法界也一直肯認陪審制所發揮的司法功能。何況,就司法實務的現實而言,大部分的犯罪者都來自下層社會的升斗小民,由下層社會的人來認定同層社會的人有無犯罪,遠比上層社會不食人間煙火的法官來得更為正確。
 此外,香港早在1845年英國殖民時代即已實行陪審制,至今也有一百六十多年歷史,港人也從未對其陪審制有何異見,此顯示在華人地區不是不能採行陪審制,只是端看我國政府對司法改革的決心罷了。
 
 
歐美香港  行之有年
  台灣理應  安心仿效
 
 其次,多年來台灣的司法生態,常被形容為「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凸顯了法官貪污的現象。但在陪審制之下,認定事實之權既在陪審員,不在承審法官,而陪審員是在每一件個案隨機產生,也只在審判期日出庭聽訟及評議,被告或告訴人只有在審判期日才會見到陪審員,在審判前很難有機會與之接觸,想行賄的人是很難鎖定陪審員下手,不像承審法官固定坐在其位,容易被鎖定,也容易被打探承審法官的操守如何;事實上法官的風評如何,在司法界、律師界一般很容易打探的出來。而在法官審判之下,有可能法官一人獨任審判,合議庭的法官最多也才3人,陪審員則最少應有7人最多到12人,人多口雜,只要有一人不接受行賄,所有其他想收賄的也不敢收賄,因而也可解決法官貪污問題。甚至可以說在陪審制,幾乎沒有人有動機去行賄法官,因為法官無權判有罪或無罪。
 再者,職業法官有升遷的壓力,有官場上各層上級對下級的壓力,甚至當權者、執政者所施加的壓力。為了升官、為了不得罪當道,甚至為「政治正確」表態,就很容易成為打手法官,在政治選邊之下為政治服務,此在男性法官尤可能如此(因為相對而言,女性法官比較不在乎升遷)。至於作為陪審員的人民,沒有升官或得罪何人致仕途不順之壓力,也就解決了打手法官的問題,承審法官只要把責任推給陪審團,所有政治壓力都化為無形。
 最後,以92年推行的刑訴新制即改採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為例,將近10年來的施行結果顯示,絕大部分的法官在認定事實的審判過程中,都未能遵行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還是沿用職權進行主義來認定事實。打著維護公平正義的招牌,卻在做酷吏法官的事,經常可見法庭之中,「四個打一個」,也就是三個合議庭法官,都依職權接續著檢察官訊問及調查證據,與檢察官同一國,而經常都是往不利於被告的方向在查,「法官檢察官化」,就我國司法而言,是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法官心態上都不認為自己的角色是在「聽訟」,而都認為自己在「辦案」,只有「訊問」的愈詳細,才愈能發覺真相。而在陪審團審判由陪審員認定事實之情況下,承審法官在審判期日的審判過程中,只能指揮訴訟的進行及與陪審員一起聽訟,既不能認定事實,也不能問案及調查證據,想做酷吏也難,且因陪審員人數多,法官在眾目睽睽之下,也較不敢為所欲為任做酷吏,法官總是得顧一顧自己的形象。
 
 
心繫職責  力主陪審
  相信人民  足以判斷
 
 我所以會力主陪審制,正如同我起草律師連署書上所提及的:有鑑於律師法第1條所賦予我們改善司法制度的使命;有鑑於我們的法官、檢察官長久以來經常存在著為大眾所詬病的貪瀆問題;有鑑於我們法官、檢察官依自由心證所作的認定常有不食人間煙火、違反人民(法)感情的質疑;有鑑於我國司法官的養成教育及退場機制,有其制度上的缺陷;有鑑於東鄰日本的司法改革已在九十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正式施行人民裁判員制度;在在顯示我國的司法制度已面臨亟需改革的時刻,我們認為陪審制度之採行,也就是將事實認定的審判權交還給人民,人民有能力職司審判工作,應該是時候到了。
 德國哲學大師黑格爾在其著名的《法哲學》一書中明確指出:「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認為,事實構成只能單獨由職業法官認定,因為這是每一個受過普通教育的人都能做的事,而不是受過法律教育的人才能做的」。因此,雖然不是專業的法律人,也都有能力來認定事實,這是因為法律對公平正義的追求,就像我們人民每天飲用的水及呼吸的空氣一樣自然。這正如同美國開國制憲的代表們所認為的:不論任何陪審員個人的素質修養如何?合一群散沙在一起,效率如何?只要此人有良知良能,便能使大眾免受政府公權力的侵犯,這就行了。
 在我有生之年,如果可以看到我所力主的陪審制,在台灣的司法審判中運作,我就真的可以說「我已不虛此生」了。

全文刊載於法治時報no.95 2012/7/1出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