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983196

    累積人氣

  • 3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法院真的是國民黨開的 真實案例會說話

    這句話在討論有關台灣的司法審判之獨立性時,一再被引用,但是,事實真相到底如何?

    在司法講古系列中,確實可以「列舉」一些相當重要,且又是赫赫有名的「案件」,來証實法院「確實」是國民黨開的,而且,有罪、無罪的認定,往往和「政治需求」掛勾嚴重。

    司法史上最有名的「有罪」變成「無罪」案件,應首推「謝敏初違反票據法」案件。

    在國民黨戒嚴時期,台灣的「票據法」,堪稱是世界上最惡劣且嚴峻的經濟法,因為,該法規定,任何人開立支票,無錢兌現,也就是所謂的「空頭支票」,就必須受到「刑罰」伺候,而且,就其修法過程,可以看出,軍事統治台灣的國民黨,對於這樣的法律,不僅相當滿意,還將刑罰愈修愈重。

    民國49年,修法增訂刑責,採一張跳票,最重判刑一年,不適用連續犯。

    到了62年,再次修法,改為一張跳票,最重可判兩年。

    到了66年,乾脆修法修到一張跳票,最重可判3年。(該法刑責部份於民國75年廢止,較解嚴提前一年)

    這一規定,造成當時監獄人滿為患,且大多數的「票據犯」,都是 「女人」,因為,台灣商場上,尤其是中南部,常常是「先生」做生意,用「太太」的名義去申請支票;或是「兒子」做生意,用「媽媽」的名義去申請支票。

    結果,支票一跳票,因為刑罰採用「認票不認人」,檢察官和法官不管「支票」是誰在使用,只管依「支票上」的人名判刑,於是,「坐牢」的常常是根本沒有看過支票簿長得什麼樣子的「太太」或「媽媽」。

    雖然,票據法是一個惡法,但是,因為它只認票,不認人,任何人都無法改變這種特性,所以,當時司法界也有人取笑,這是台灣戒嚴史上,唯一一個「人人平等」的法律,易言之,任何人違反票據法,都無法關說,一定要被判刑。

    但,即使這種只「認票不認人」的法律,碰到國民黨的政治人物時,依舊是能夠加以「轉彎」,做成「特例」。

    前面提到的「謝敏初違反票據法」案例,就是當「謝敏初違反票據法」時,還是有辦法取得例外,改判無罪,而不是依一票一罰的方式判刑。

    最不可思議的是,違反法律規定判謝敏初無罪的「法官」,不但沒有受到任何處分,後來更是一路升官,且一帆風順,更慘的是,不同意法官如此「亂來」的法院院長,還因為這個案子,而被降調。

    謝敏初是何許人,竟能有如此威力,不但能讓自己的官司無罪,還能使不肯讓他無罪的院長降調?

    謝敏初是謝東閔的親弟弟,謝東閔曾經是台灣省主席、副總統,在國民黨內,位高權重,是國民黨很倚重的台籍政客,判謝敏初無罪的法官,就是後來出任立法院秘書長的謝生富,後又因新瑞都案而被收押的名人。

    據司法界資深人士傳述,謝生富當法官時,判決謝敏初無罪之後,怕院長不同意(當時判決書要送閱,由院長蓋章後才能打字、用大印),還向院長表示,此案已經告訴記者,如果不同意,要更改判決主文,要通知一下記者,免得記者報導錯誤等等。

    當時台北地院院長羅萃儒,是司法界出名的好好先生,對於謝生富的作法,很不能接受,而有「法院院長親自打電話給地檢署,拜託檢方,對該判決(謝敏初票據法無罪案)提起不服上訴」之說法傳出。

    解嚴之後,有人和羅萃儒院長私下聊天,提到此事,羅院長猶氣憤難消,甚至,還特別找來六法全書,翻閱有關時效年限,想找找看,謝生富如此「枉法裁判」之「追訴期限」過了沒有。

    羅萃儒院長為何如此憤憤難消?

    因為,戒嚴時期當上台北地方法院院長一職,下一個官位,幾乎就是台灣高等法院院長的不二人選,豈知,出了此案之後,羅院長不但沒有升上台灣高等法院院長一職,還被遠派到台南高分院當院長,離開台北住家,每週通車回台北,吃了兩年多的苦頭,才又回到台灣高等法院當院長。

    而謝生富法官判完該案之後,沒有多久,也就被國民黨提名,參選立委,轉戰政治。

    羅萃儒院長私下曾和友人提起此事,據說,他本人的想法和感受,並不是堅持主張,一定要依票據法,判謝敏初有罪,而是不能接受,謝生富完全不打一聲招呼,視院長如無物。

    謝敏初違反票據法,可以不依法律,判無罪,正是可以証明,法院確實是國民黨開的一個案例,因為,刑事案件,必須視案情而定,任何枉法裁判之指責,未檢視卷宗之前,外人空言作弊,很難完全相信,只有像票據法這種「認票不認人」的案件,還是可以做手腳,就可以知道,法院確實是國民黨開的。

    然而,「特殊案例」如果只有「一個」,或許,真的是少見的特例。但是,如果兩個以上,那就很難說是特例了。

    在司法史上,因為政治操弄,而將「票據犯」改判「無罪」的案子,至少,是前有「謝敏初」,後有「李雅樵」,此兩人前後相呼應,更可以証實,法院確實是國民黨開的沒有錯。

    李雅樵,不像謝東閔,幹過省主席、副總統那般顯赫,沒犯票據法以前,他最高只有當選過省議員。

    可是,他為什麼也能享有國民黨開的法院給他「票據犯」無罪的特例?

    原因是,陳水扁幫了他的忙!

    民國74年陳水扁曾經回台南縣老家,參選過台南縣長(吳淑珍也就是在那一場選舉過後,謝票時遭車禍意外),當時,陳水扁在黨外的魅力,如日中天,勢不可擋,國民黨評估,如想打敗陳水扁,必須利用台南縣的山派、海派對立派系情結,讓「山」、「海」兩派同時參選,以高度「等距輔選」(包含買票在內)的技巧,才能達到夾殺的封殺效果。

    國民黨為了要讓山、海派同時參選,一派推出胡雅雄,一派推出李雅樵,偏偏,李雅樵經商失敗,不但負債累累,甚至,還吃上票據官司。

    而國民黨的夾殺策略,是缺一不可的,李雅樵是台南縣重要的夾殺候選人,於是,國民黨只好替李雅樵奔波,擺平官司。

    國民黨再一次創下票據犯無罪特例,將以李雅樵之名開出而跳票的支票,全數改為「認人不認票」(正常票據法是「只認票不認人」),司法機關,從檢方開始,一直到院方判決,都改變法律認知,全部認定,是別人未經其同意冒用(另有他人頂罪)。

    結果,李雅樵那一年大大走運,不但官司沒事,甚至,還因夾殺策略成功,封殺了陳水扁之外,他還當選了台南縣長。

    不過,他當過台南縣長之後,台南縣就再也沒有國民黨籍提名的候選人能夠當選台南縣長了。

    其實,說出「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這一句,許水德是應該被肯定的。

    因為,國民黨確實長時間利用司法在影響政治,當年,吳文忠檢察官爆料「上上級關說」,以後鬧得風風雨雨,根據事後,吳文忠被控洩密罪時,吳文忠的答辯狀中,有幾段很精彩的陳述:

    「831223日上午十時許,陳涵總長及劉景義檢察長,一起到台中地檢署時,在王炳輝檢察長隔壁簡報室,下達偵辦楊天生父子賄選案之決心,其中下達較離譜事項有:長億高爾夫球場案,暫勿結案,收押楊天生父子等等。」

    「長億高爾夫球場竊佔案,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是朱坤茂檢察官承辦,於831217日已經終結起訴,1223日開會當天,起訴書已打字打好,甚至已公告掛結。朱坤茂檢察官反對終結案子再承辦,或已經終結案子,再重新開庭,傳楊天生來收押。」

    「因為很多重大貪瀆案,都未押人,僅交保。而該案該查事項都已查完,況當時各大報多有檢察官執行黨紀的嚴厲批評。在這節骨眼上如此做,不但輿論更加質疑,將來監察院或其他機關調卷來查,或律師調卷一看即知,(主張)政治迫害,痛罵檢察官沒有骨氣,沒有人性等等,後遺症將沒完沒了。」

    「當時台中高分檢檢察長李光化提議高爾夫球場一定有官商勾結,變更地目弊端,可傳楊天生,以此理由,分新案,可收押禁見楊天生。」

    「陳涵總長當時說,老實講,這是李總統的指示,所有人力動員沒有問題,只要收押楊天生後,沒有國家賠償法問題就好了。事後,王檢察長炳輝、朱朝亮檢察官都親口向我說,陳涵總長如此說,很不適當,讓我們執法檢察官心理很不安。」

    「831224日上午十一時許,劉景義檢察長、陳涵總長先後打電話給王炳輝檢察長,要王檢察長即刻分偵案查辦楊天生父子,並收押楊天生。當時我們手上只有事先對楊天生的監聽資料,執行小組看過,內容較有價值者,僅有威京沈打電話問楊天生是否真的還選副議長,楊天生告以繼續選,股票可再炒(指長億、凱聚二股票)及林仙保不給人家一點意思意思,想選副議長,不夠意思等等,其他只是報上傳言。」「王檢察長知以分偵案及收押楊天生,完全違反刑事訴訟法……
    「關於上述陳述,是否實在,請傳訊証人李登輝總統、陳涵總長、劉景義檢察長、王炳輝檢察長、李光化檢察長、張秋源襄閱主任、朱朝亮、朱坤茂、謝岳景、李慶義等檢察官,共同對質制作筆錄,即可知曉。」

    這個案子,最後不了了之,該傳的証人,當然都沒有傳,於是,吳文忠很想好好當一次「洩密被告」的機會也沒了。

    至於,真相如何,隨著李登輝、陳涵、劉景義、王炳輝一一退休下台,事實真相也就沒有人再去追究,但是,「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証據,總是又多了一些考証素材。

    司法官員是終身職,國民黨統治這麼多年,大多數的司法官員,是比較習於國民黨的思維慣性,政黨雖然輪替,但是,司法官員並沒有輪替,政黨二次輪替之後,民進黨指責司法「辦綠不辦藍」,這話聽在中性立場的資深司法官耳中,認為民進黨是自作自受。

    執政八年,不能好好建立法治理念,老是方便主義,不知重用人才並建立良好制度,只知酣於內鬥,才給了司法界偏藍人士的反撲機會,只是,這一次,人家是「行家出重手」,不像他們當年用的親綠人士,專搞「外行亂出手」,這是自己種的因,怨不得別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