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982313

    累積人氣

  • 8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烏龍檔案 - 不會辦案的 去當官 見證司法官場 潛規則葉麗霞與劉嶽承

 民國70年間,前大法官林永謀調升最高法院法官,司法院副院長洪壽南對林永謀說:「你肯研究,就從事審判工作,至於院長,那是給不會辦案的人做的!」,其理由是:「既然審判獨立了,院長只能做總務工作,叫肯研究的法官去做總務工作是很大的損失啊!所以不會辦案的法官當院長,蠻適宜的!」。撫今追昔,洪壽南先生當年獎掖後進的話,或許帶有些許玩笑性質,但是,確實彰顯出司法高層的用人「潛規則」。

另位司法耆宿也曾以戲說口吻講述一段類似的司法軼聞:「(最高法院)會辦案的留下來辦案,不會辦案的,出去當大法官、當部長。」,所謂「不會辦案」,並非真的不會,而是「不那麼會」或「二軍」之意。

「當部長」是指葉金鳳,「當大法官」的例證頗多,由最高法院書記官長出任大法官的史錫恩,可能是其中之一,因為,他曾在大法官內部會議上坦承(或許是謙稱):「我的法律不行,但長於行政協調,大法官與其他機關(例如與行政院或立法院)若有協調事宜,願意盡心盡力。」;還有一位女法官,依論資排輩慣例即將升庭長,但她的判決品質實在令諸多庭長憂心,正左右為難之際,適逢大法官出缺,最高法院樂得推荐她出任大法官。

 
時隔30多年,司法生態雖已丕變,但是,「不會辦案的出去當官」的「潛規則」依然存續,最受輿論評議的兩個例證是林俊益與蔡烱燉。林俊益以調最高法院辦事2年為起點,竟能以三級跳之姿,一跳司法院刑事廳長,再跳士林地院院長,三跳大法官;蔡烱燉則僅僅任最高法院法官3年,裁判品質也備受質疑,彈跳能力更高,竟能一跳即出任司法院副院長並任大法官,這兩例證輿論評議甚多,不再贅述。
 
筆者以下評述的例證是:先後承審施耀宗等受囑託殺人及非法持有槍枝案的高院庭長葉麗霞與劉嶽承,前年8月、去年1月先後外放新北地院院長、花蓮地院院長,參考兩位庭長仕途亨通且是本報《烏龍檔案》常客,正印證了洪壽南等司法耆宿戲說之詞所蘊涵的「潛規則」。
 
施耀宗等受囑託殺人及非法持有槍枝案,緣於新北市婦人華采慧經營超商不善負鉅額債務,與假離婚的前夫許碧誠共謀,透過也負債的哥哥華明雄買兇,找槍手殺害自己,企圖詐領保險金還債,97年10月14凌晨,槍手在桃園市大園區槍殺華采慧。
 
檢察官的起訴基本事實是:華明雄、許碧誠、華采慧3人先共同謀議,編導成華采慧遭人槍殺之假象,以欺瞞保險公司。謀定後,再推由華明雄夥同其友人施耀宗負責找槍手,並僱得某年籍姓名不詳之成年男子為槍手。
本案雖然未查獲兇槍,也未逮捕到槍手,而且華明雄、許碧誠、施耀宗等3名被告都否認起訴犯行,但是,根據秘密證人指述及3人都沒通過測謊等間接或情況證據,桃園地院一審、高院上訴審及更一、更二審均認定3名被告共同觸犯受囑託殺人、非法持有槍彈兩罪,並依想像競合犯關係,從一重依非法持有槍彈罪判處罪刑。
綜觀最高法院3次發回更審意旨,本案歷審的事實認定、適用罪名及所犯之論證違誤幾乎審審因襲,最高法院的指正如同狗吠火車,最高法院審判長洪昌宏(主筆法官王國棟)於去年11月3日指正高院更二審審判長劉嶽承(受命法官李麗珠)論證違誤之3大項發回意旨,幾可概括歷審的論證違誤態樣
 
 
壹:共犯究竟是3人或4人?槍手究竟是施耀宗或是「不知名的成年男子」?
如前所述,檢察官起訴的共同正犯有4人,槍手是「不知名的成年男子」,但是,歷審均認定共同正犯只有3人,槍手就是施耀宗,檢察官起訴所指的「不詳姓名年籍的槍手」不見了,既未調查,也未說明如此不同認定的理由。
 
此項違誤,歷審均存在,最高法院審判長陳宗鎮於103年4月在指正高院更一審審判長葉麗霞(受命法官蔡守訓)的發回意旨中,對於此一攸關3名被告犯罪構成要件的事實部分,即已明文指斥其違誤,但是,高院審判長劉嶽承(受命法官李麗珠)於104年4月的更二審判決,依然再犯,既未調查,亦未說明如此不同認定的理由。
 
貳:究竟應兩罪分論併罰還是只論一罪?
根據黃國峻、黃詩翰的警詢證述,歷審均認定槍彈來源是:「施耀宗於97年10月12日下午至晚間,密集以電話指示黃詩翰取回其所寄藏之具殺傷力改造手槍1支⋯」、「施耀宗另於不詳時、地取得具殺傷力制式子彈1顆⋯」;又認定:「華明雄旋於97年9月初,僱請有犯意聯絡之施耀宗擔任槍手。」。
 
依據以上事實,施耀宗是10月12日以密集電話要取回的改造手槍,他究竟是9月初受囑託殺人之後才非法取得而寄藏的?還是之前早已非法持有而寄藏的?事實並不明確,子彈之取得時間更不明確。
 
依最高法院實務見解(例如97台上第1880號),假若施耀宗是受囑託之後才非法取得寄藏,應依一行為觸犯數罪名的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依非法持有槍彈罪論處,假若是之前取得,受囑託之後,才另行起意持槍殺人,即應兩罪併罰。對於浸淫刑事審判逾20年的資深法官而言,以上法律適用,應屬毫無疑義的基本功。
 
奇怪的是,上述事實疑點,檢察官起訴含糊籠統,歷審也均未調查釐清深究,即逕依想像競合犯論處非法持有槍彈罪。最高法院審判長陳宗鎮在指摘高院審判長葉麗霞的更一審判決時,對於此一攸關罪名多寡、罪刑輕重的事實疑點,也曾明文指斥其違誤,但是,高院審判長劉嶽承於更二審判決,依然再犯,未予調查釐清,仍依想像競合犯論處。
 
參:施耀宗究竟是「共同謀議」殺人還是「下手實行」殺人?
本案歷審均認定施耀宗就是「槍手」,其憑據幾乎都是間接證據或情況證據,例如,施耀宗經刑事警察局測謊鑑定,對於否認「參與」本件槍擊案,且不知道死者華采慧遭何人槍殺等問題,呈不實反應;施耀宗之行動電話,恰巧在華明雄接獲華采慧來電後,旋即關機,又恰巧在華采慧遭槍擊身亡後,始再開機;施耀宗行蹤不定,無不在場證明等等。
 
這部分違誤,可分「法理不清」與「證據是否充足?」兩部分。「法理不清」部分是混淆共謀共同正犯與一般共同正犯,限於篇幅,請參閱最高法院105年台上第2451號判決要旨。
 
關於「證據是否充足?」部分,最高法院審判長張淳淙於101年5月首度發回本案更審時,即已提出質疑,但是,高院更一審審判長葉麗霞、更二審審判長劉嶽承還是認定施耀宗是槍手,最高法院審判長洪昌宏去年11月的指正意旨,再度提出質疑。
 
洪昌宏不止質疑:「(證據)是否已足以證明施耀宗確係「下手實行」犯罪之人,或僅係「參與謀議」知悉內情而已,攸關共同正犯人數及各人參與程度暨刑責評價,非無再詳加研求餘地。」,更根據施耀宗180公分身高與「由下往上」之彈道鑑定方向,具體質疑歷審認定施耀宗槍殺華采慧方式似與經驗法則不符,甚至提示高院更審法官再行調查的途徑。
 
肆:司法改革的困境─「先天不良」的蒐證偵查經常伴隨「後天失調」的審判
本案檢察官的起訴證據,幾乎都是間接證據或情況證據,法官承審此類案件固是巧婦難為,但一、二審歷審法官未詳加調查釐清,勉強推論致生論證違誤,而且審審因襲,以致一錯再錯,葉麗霞與劉嶽承的一再重蹈覆轍,尤其可議。「先天不良」的蒐證偵查經常伴隨「後天失調」的審判,司法改革要求精緻的偵查與審判,真是步履維艱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