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烏龍檔案-法官胡忠文、莊宇馨好混 新法不用 故引舊法放水

壹:陳東源重傷害未遂案─誤引增訂前陳年舊法及理由前後矛盾
《本案》被告陳東源與鄰居蔡0鐘、黃0眉夫婦常因細故爭吵而相處不睦,又因罹有妄想疾患等精神症狀,以致妄想蔡0鐘殺了十餘人,並欲對他不利,乃於102年10月8日晚上8時許,獨自持一支鐵管與木頭銜接的長棍,逕行毀損紗門闖進蔡0鐘、黃0眉的住宅,接連攻擊蔡0鐘、黃0眉及兩人之子蔡0璿的頭、臉、手等多處成傷。案經黃0眉等3人訴由台中市警局清水分局移送台中地檢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本案》台中地院審判長李雅俐(受命法官廖素琪)去年7月是依3項重傷害未遂罪分論併罰,3罪應執行有期徒刑3年,另外,3罪均諭知「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1年」。
 
 檢察官與被告均不服提起上訴,台中高分院審判長胡忠文(受命法官莊宇馨)於去年12月24日改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論處一項重傷害未遂罪,判刑2年。緩刑5年,並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2年。
 
被告陳東源獲改判輕刑且緩刑之後並未上訴,但檢察官不服上訴,最高法院審判長李伯道(主筆法官黃斯偉)今年10月5日嚴予指摘後發回更審。
 
胡忠文之改判,可分三階段,首先,是將一審認定的三罪併罰,應執行刑3年,改為一罪論處2年有期徒刑,達到可宣告緩刑的門檻;其次,是宣告緩刑伍5年;再次,是援用修正前陳年舊法,使緩刑效力由現行法不及於監護處分,一變成為效力及於監護處分。三段違法論證的結果是:原本應入監服刑且應受監護處分的被告,變成在緩刑期間不用服刑也不必受監護處分,緩刑期滿前若未被撤銷更是牢獄之災與監護處分全免了。
 
綜觀李伯道指摘胡忠文所犯3項重大審判違誤,都打在上述三段違法論證的「七寸」之上。其中有關被告所犯究竟應從一重論處一罪或是三罪併罰,李伯道指摘胡忠文之改判,有調查未盡與理由不備之違法,稍嫌速斷,顯然是支持一審認定,但因涉及證據調查,引述繁瑣,限於篇幅,筆者以下僅就誤引增訂前陳年舊法及理由前後矛盾兩部分評述。
 
 一、誤引增訂前陳年舊法
 刑法第74條、第87條均於94年2月2日修正,95年7月1日施行。修正後的刑法第74條增訂第5項:「緩刑之效力不及於從刑與保安處分之宣告。」,此一條文,104年12月30日亦有修正,但與《本案》無關,不贅述。
 
 此一條文於94年增訂,主要是諸多地方政壇人物被論罪刑並奪公權,其緩刑效力是否及於奪公權,因法無明文而衍生審判爭議。因此,此一修法案,誠屬社會矚目的重大修法案。
 
 有關刑法第87條第2項修正為:「有第19條第2項及第20條之原因,其情狀足認有再犯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時,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但必要時,得於刑之執行前為之。」,此一但書亦屬增訂。
 
綜觀上述增訂後刑法第74條第5項、第87條第2項之規定,緩刑之效力,早已不及於監護處分之宣告,在緩刑期內仍可執行監護處分;同法第87條第2項之監護處分,也不當然限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始能執行,必要時,仍得於刑之執行前為之。
 
可是,胡忠文竟然罔顧上述增訂法案業已經歷逾10年的司法實踐,仍援引增訂前規定,並以刑法第87條第2項之監護處分,本即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執行之,緩刑期內不能施以監護為由,一併諭知被告緩刑,並宣告被告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依李伯道指摘用語是:「已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筆者認為,胡忠文此項違法顯然違反審判常規,難以一時疏失推諉卸責。
 
二、理由前後矛盾
胡忠文犯此項「理由前後矛盾之違法」,具體態樣是:宣告緩刑時,認定被告陳東源「無再犯之虞」;可是,宣告監護處分時,卻又認定被告陳東源「有再犯之虞」。
 
宣告緩刑時,胡忠文認定:「被告素行良好,坦承持棍攻擊黃○眉等3人之客觀事實,犯後已與黃○眉等3人達成調解,賠償損害,日後應知所警惕,而無再犯之虞,認被告所受有期徒刑2年之宣告,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併予宣告緩刑5年,以啟自新。」
 
緊接著,在宣告監護處分時,胡忠文卻又認定:「經台中榮民總醫院精神鑑定結果,認被告於鑑定時仍存在殘餘精神症狀,建議被告需規則接受精神科治療,以避免再犯或危害公共安全之虞。…,為降低被告再犯及危害公共安全之可能性,認除刑之宣告外,自有使被告持續接受適當治療及監督保護之必要,爰併予宣告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2年,以收其個人治療及社會防衛之效。」
 
胡忠文犯此項「理由前後矛盾之違法」,李伯道的指摘用語是:「有理由矛盾之違法」,筆者認為,這是胡忠文勉強宣告被告緩刑的鑿枘不入拼湊痕跡。
 
貳:餘論
胡忠文是司法官訓練所第28期(80年)結業,歷任台東、雲林、彰化、台中等地檢署檢察官6年之後,轉調院方,歷任南投、台中地院法官,91年2月調升台中高分院法官,104年7月調升台中高分院庭長,25年來均辦刑事,91年間,民間司改會舉辦全國法官評鑑,胡忠文的問案態度、裁判品質、信賴度評價頗獲肯定,胡忠文也頗為自得。
 
令人不解的是,不論依人事調遷或輿論評價均屬優秀的庭長,在審判上為何竟會出現如此離譜的論斷?其實,胡忠文的離譜論證並不僅止於《本案》,去年12月,他審判游明雄肇事逃逸案(受命法官趙春碧),也出現離譜草率的無罪論證,其跡近放水的離譜論證較之《本案》不遑多讓,最高法院審判長洪昌宏(主筆法官李釱任)於今年9月嚴詞指摘後發回更審。
 
筆者近日聽聞不少庭長傾吐他們的「痛苦心聲」。有位甫退休不久的高院庭長說,他之所以提前退休,是因為兩位庭員所擬的判裁判書稿,老是出錯,讓他防不勝防、改不勝改,每日都擔心,不知什麼時候會出亂子,只好提早退休了;另外,高院與最高法院也有庭長抒發類似抱怨,委實既累又怕,頗有不如歸去之意,不知胡忠文是否也是此類「痛苦庭長」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