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記庭長開講-絕證言是保護證人 不是保護被告

法律因此採讓「證人有逃避」的空間,也就是,證人面對自己或親人可能因為自己的作證,而吃上官司之疑慮時,法律允許該證人可以不必作證。
 
接下來的問題則是,如果是依法可以不必作證的證人,檢察官卻在要求證人作證時,卻沒有明白告訴該證人,法律有賦予「拒絕作證」的權利,而讓證人供出與案情有關之重要證詞,則此時取得之證詞,審判上可否採用?
 
打官司,大家都知道,證人很重要,而且,證人在法庭上具結供稱的「證詞」,往往更是可以決定官司輸贏的關鍵。特別是,親人的負面證詞,法官採信度更高。     
 
所以,有無「告知可拒絕」證言權利,與證詞「可否採用」有其辯證之必要。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2924號判決指出,檢察官沒有告知證人,可拒絕作證,其重點是在保護證人,不是要保護被告,法官取捨證據,要懂得關鍵所在。
 
判決書指出:「按證人恐因陳述致自己或與其有前條第一項關係之人受刑事追訴或處罰者,得拒絕證言。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一條定有明文。又證人有第一百八十一條之情形者,應告以得拒絕證言,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二項亦有明文。然拒絕證言權,專屬證人之權利,非當事人所得主張,證人拒絕證言權及法院告知義務之規定,皆為保護證人及與其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各款所列關係之人而設,非為保護被告,法院或檢察官違反告知義務所生之法律效果,僅對證人生效,故違反告知義務之證人證詞,對訴訟當事人仍具證據能力,至於證據證明力如何,則由法院依衡平法則就具體個案判斷之。

本件檢察官於102年5月22日訊問共同被告金哲弘當時其辯護人亦在場,依檢察官訊問筆錄之記載,檢察官雖無告知該證人關於被告部分得拒絕證言,但已告知:「你雖為被告,但就其他共同被告所為之陳述,可以具結作證,擔保所言實在,你願意嗎?」、「雖張美鳳前為你太太,已經離婚,願意具結擔保所言實在?」,待金哲弘答稱「願意」後,始諭知具結之義務及偽證之處罰,並命其供後具結,何況被告及其選任辯護人於原審準備程序期日、審判期日時,或陳明:同意金哲弘之證言作為證據,或對上開證人證詞之證據能力表示無意見。原判決未審酌上開實際訊問之過程、傳聞法則例外得為證據之相關規定,遽認檢察官未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踐行拒絕證言權之告知義務,金哲弘之證言無證據能力,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