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面故事2-圍毆總長三親信

 許宗力吐苦水 鄭玉山難保位
聽到大院長「吐苦水」的法官,很自然的就是會轉述給官場人士了解,許宗力若是不想人知道自己的苦水,就是自己要閉緊嘴吧,不講,當事人自己愛講,卻又怪罪那兩個法官多嘴,這是許宗力違背人性的地方,也是人格上不成熟的地方。
據說,那兩個被他怪罪多嘴的法官,對於許宗力這種人格特質,也開始持保留態度。
 
司法官場傳言一向很多,有關鄭玉山院長的去留,還有一說,就是至今公懲會委員長的職缺,還一直懸著,沒有派人接手,有人猜測,那是留給鄭玉山的,但是,也有一說,高院院長石木欽,也有可能接手那個位置。
 
總之,許宗力的用人傾向,因為對自己的位子沒有安全感,所以,比較重視私人交情,不過這種用人傾向往往會給自己帶來災難,就像馬英九在用黃世銘、江宜樺就都是如此。
 
 其實,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最需要擔心的人事異動,是會不會「故事重演」?
所謂的「故事重演」,是指去年前最高法院院長楊鼎章退休時,司法院長賴浩敏原本矚意調昇秘書長林錦芳接任,但,馬英九和蘇永欽看上鄭玉山,最後,賴浩敏堅持不願「提報」鄭玉山的人事資料,總統府就直接自己作業,自己發佈人事命令!
萬一,總統府真的執意要換掉鄭玉山,會不會重演一次,直接府內人事單位自己作業,自己發佈?這應該是鄭玉山最為擔心的。
 
淵源2   林勤純 傳聞是秘書長
婉拒後當副手  
 
林勤純,從士林地院調昇司法院副秘書長,有點出乎大家意外,官場的人事調動,一般而言,「副手」的部份都會先行徵詢「主管(首長)」的意見。
也就是說,如果要任用林勤純擔任司法院副秘書長,一般都會先行徵詢秘書長呂太郎的意見!
 
但是,據司法官場傳出的消息是,呂太郎雖然升官大躍進,一下子就跳上了五院等級的秘書長特任官位子,但是,許宗力要任用林勤純擔任「副秘書長」時,並沒有「事先徵詢」過呂太郎的意見或看法,而是直接了當的告訴呂太郎,你的副手就是林勤純!
 
甚至,人事底定之後,還有一種說法傳出,原本的秘書長一職,許宗力是想邀林勤純擔任,因為林勤純婉拒,許宗力才去找呂太郎,後來才又說服林勤純擔任副手。
新種種人事傳說,不只一端,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林勤純是許宗力很信任的副手,則是沒有爭議的。
 
配合林勤純深受許宗力之信任,另一重說法則是不脛而走,那就是秘書長呂太郎在院長心中,並不是那麼重要有份量。
何以會有這種說法?
 
許宗力副手被告知  呂太郎也是被告知
 
司法院的人事運作,一向是透過「秘書長」和「人事處長」兩人先行作業基本資料以及人事規定,等到時機成熟,再由院長在人事審議委員會提出,因為這種「先期作業」可以與聞很多人事資料與「規劃」,因此,司法院的人事權,在這種生態之下,往往旁落,變成秘書長利用「先期作業」就已經掌握到「定案規劃」。
 
許宗力院長對於人事權的掌控,似乎很用心,也很有心,因此,雖然呂太郎幹過人事處長,又是現任秘書長,但是,人事先期作業和定案規劃,好像都是由許宗力在主導,呂太郎只有聽命的份。
 
綜合上述種種傳言,林勤純和許宗力的「私交」與獲得信任與「重用」,是無用置疑的事,因此,林勤純副秘書長對總長顏大和「丟出」那種失禮又官僚的語言,將其視為是許宗力的「代言」,也是很自然的事。
 
 此外,這次司法院長許宗力的人事調動,幾乎都是「士林幫」的人馬進駐,獲得大院長重用,很是引人好奇。
 
士林地院因為轄區特別,上市公司多且有錢人多,案子又輕鬆,生活機能方便,因此只要調進去的司法官員,就不想調出,無形中成為一個「司法士林幫」,彼此相互幫襯。
 
也有人因此取笑,士林地院是全國所有法院之中,「唯一」一個要求百姓當事人要走「後門」的法院(該法院正門鎖死,不讓百姓進出,只開後門),可見,今後「司法人事」要多多走後門。
 
淵源3   張熙懷 唯恐天下不知  親戚關係
 
張熙懷檢察官,據了解,他心目中最為景仰的長官,是「犯罪下台」的前總長黃世銘,黃世銘在位時,一直想要重用他,想找他當最高檢察署書記官長,還找他到最高檢察署擔任「教官」,教最高檢察署的檢察官如何到庭論告,後來,黃世銘發現事實審和法律審,開庭方式完全不同,才沒有找張熙懷擔任教官,幫最高檢察署的檢察官們好好上一課。
 
或許,「犯罪總長」黃世銘的這份用心和機緣,無法讓張熙懷享用到,所以,張熙懷就用檢察官論壇,好好「嘲弄」最高檢察署的檢察官們,明白指罵道:你們這些店小二,只會左手收狀,右手遞狀,都是在抄寫律師的狀子而已。
許宗力擁有這位「以他為榮」的檢察官親戚,對他而言,是好是壞,可能還有待觀察。
 
因為,張熙懷的政治立場與利益立場,是屬於「非常親中派」,據了解,他個人只要一有空,就請假飛往大陸,到處演講,因為,媒體封他「公訴之神」,再加上他是當年「打扁要角」(張曾經打扁,打到精神失控,另見「張熙懷的失常哭鬧」),所以他在大陸地區的檢察署出席演講時,每場費用台幣萬元起跳。
 
張的友人透露,張熙懷到大陸演講,以當地的檢察署為主,至少超過二十個以上的省份,他都曾獲得邀請,因此,單單大陸的演講費用對他而言,就是一筆很好的收入,有同事懷疑,這些收入是否有申報所得,是一個值得注意的事。
 
據說,自從許宗力出任司法院長之後,張在大陸都會主動「亮出」招牌,強調他和許宗力的親戚關係,因此,如果大陸方面有意「吸收」許宗力,張熙懷可能是最佳中介人選。
 
張熙懷勇於「出面大力」羞辱最高檢察署的「檢察官們」以及「總長顏大和」,據檢方人士分析,因為張曾經鬧過情緒失控的症狀,所以,檢方同仁可能不會太過於放在心上,但,檢方其他官員是否也會如此看待許宗力,那可就不一定了。
 
 
 
張熙懷的失常哭鬧
根據自由時報2006/12/27的報導,標題為「北檢辦公室 張熙懷情緒失控 跪、吼、鬧」,摘要部份該篇報導如下:
國務機要費案公訴檢察官張熙懷昨天傍晚情緒失控,他在辦公室大吼大叫半小時,後來他更當著妻子及同仁面前下跪拍地,大喊「你們都不知道」、「我沒關係」,狀似幾近崩潰,台北地檢署緊急派車將他送回家並就醫。
昨天下午五時卅分許,張熙懷位於北檢五樓辦公室傳出大叫聲,引起四樓及五樓檢察官與記者圍觀,多數人均聽出是張熙懷的聲音,他大喊「怎麼這樣、不要動、沒關係」,檢察長顏大和獲悉,立即上樓安撫,並急電張妻前來北檢,但張的情緒無法平復,大聲喊說「我沒事,不要管我」,可是辦公室內卻不時傳來東西摔擲聲,他的同事決定「一定要將他送回家」,同時隔開媒體,不讓記者接近張的辦公室。
 
約晚間六時,張熙懷被妻子、北檢同事與政風室主任帶往法務部出口,據本報記者目擊,他經過大禮堂時,又突然當著妻子與同事面前,下跪拍打地面,嘶吼:「你們都不知道,我告訴你們,我沒有關係」,張妻則焦急地在一旁說:「熙懷、熙懷,不要這樣」,接著張熙懷被法警護送由法務部門口搭車離開。
 
昨天目睹張熙懷情緒失控的一位同僚,用「極為震撼」形容他眼前所見,他說,他和幾名同事討論時,都很擔心「他現在這個樣子」,還能不能勝任公訴工作。一名張的同事私下表示:「未來萬一他在法庭上,也突然出現不可測的突發舉動,事情就大條了。」
 
法界人士擔心,張熙懷負責公訴國務機要費案如此重大的案件,竟然發生情緒失控事件,除了承擔壓力的忍受力讓人產生疑惑,尤令人憂心他「能不能在正常情況下,擔任國務機要費案的公訴人」這個重任。
 
 
許宗力的瓜田李下
許宗力有沒有發動親信,聯合圍毆總長顏大和?
一般人咸信,許院長的為人處事態度,應該不至如此!
問題是,司法院長、副院長、秘書長、副秘書長全部重新換人,等於所有司法院大小人事以及重大事務,都將是「聽令」於許宗力一個人。
 
因此,最高法院「開庭」堅持要求檢察總長必須「親自出庭」之作法,不僅以前沒有發生過,就是多數國家也沒有發生過。
 
許宗力海外留學回來,精讀世界法學名著與案例,他不可能不知道有沒有類似案例,結果,無獨有偶,司法院底下的重要官員,口徑還相當一致,都認為總長「應該」要親自出庭,若是不出庭,也要乖乖請假。
 
若說,這裡面完全沒有許宗力的「意思」成份在內,那也很就難讓人完全信服。就算許宗力真的完全不知情,但以他的身份地位,他也是要負起「院檢」因他上任,而「再度失和」的責任。
 
特別是,他的親戚─高檢署檢察官張熙懷,不僅亮出許宗力和張熙懷兩人的「合照」,還寫了一堆「消遣」總長的文字,什麼「橄欖枝」,「檳榔汁」,取意極盡羞辱之能事,許宗力若說他不知情,至少,他能勸阻,但他似乎沒有勸阻。
 
  前司法院長賴英照,一上任就找「檢方資深」官員謝文定擔任秘書長,除了借重謝的實務經驗,當然也借重其檢方人脈,好和檢方溝通;李登輝時代派法務部長城仲模出任司法院副院長,當然也有協助院檢「溝通」之意。
 
  許宗力檢方沒人脈,卻又縱容底下重砲轟打總長,這種處事方式,想要推動司法改革,恐怕改革未推,恩怨就先一堆。
 
  也有另外一種看法,指出顏大和會遭到重砲轟打,是因為他在搶權。
 
顏常說,司法改革應將權責一致化,「刑事訴訟法」以及「刑法」應考慮都由檢方負責,也就是「國家刑事政策」之立法與責任,全歸檢方,院方專心審判就好。有人認為,就因顏這種主張,讓院方覺得他在搶權,所以才重砲轟打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