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面故事 - 院檢惡鬥又開始 院長許宗力發動親信 圍毆總長顏大和?

故事的「開始」是因為,法務部在尚未與司法院取得共識之前,就率先發佈「新聞稿」,要求最高法院今後遇到重大社會矚目「刑案」,能夠「開庭辯論」。此舉目的,當然是希望能博得新聞版面報導,讓外界認為,檢方有在推動司法改革;邱太三上任部長以來,一直苦無「改革亮點」,最後只好腦筋動到最高法院頭上,希望最高法院日後能夠將「開庭辯論」做為常態運作!
 
法務部為了博取這個「亮點(三審刑案開庭)」的廣為週知,還特別發佈「新聞稿」,強調這是「百年」來之大變革!
 
檢方這種作法,看在院方眼中,當然是很不爽,院方自認依照法律規定,法官才是審判主體,「檢方」只是兩造當事人之其中一造,檢方是要接受法官訴訟指揮的客體,天底下,那有客體要求主體(客人要求主人)訴訟應該如何進行(開庭與否)之理?
 
再說,法律規定,三審刑案是以不開庭為原則,豈有因為作秀,而改為以開庭為原則?
 
院方看到檢方這番動作,故意不動聲色,卻悄悄「鎖定下手」目標為最高檢察署之總長顏大和。
為什麼會鎖定總長顏大和?
 
打頭頭    底下就乖?
因為最高法院的「配屬機關」是最高檢察署,而最高檢察署之「頭頭」,當然就是總長顏大和,打他,最具有代表性,狠狠打他幾下,檢方就會知道院方的態度了,以後就會乖乖配合。

(官場上有另一說,因為法務部長邱太三是「新潮流」派系的人馬,有龐大的政治勢力當靠山,許宗力自知惹不起「新潮流」,所以,柿子挑軟的下手,改成打顏大和)。
 
  院方要出手修理「總長」,其前提必須是「師出有名」,因為雙方都是法律人,都很清楚法律規定,所以出手必須要引經據典,且還要站得住腳才行。
院方既然「鎖定」對著顏大和出手,而且是要在法律上出招,那答案就慢慢浮現了。
 
最高法院很開心的發現,刑事訴訟法441條明定:「判決確定後,發見該案件之審判係違背法令者,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得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
而最高法院目前手上正有一件最高檢察署提起非常上訴的案子,擺很久,都沒有結案,正好拿來鬥爭用。
 
原來,「原住民王光祿」持有非自製獵槍射殺長鬃山羊與山羌,被判三年六月徒刑確定,檢方提起非常上訴,想要替王光祿翻案,最高法院頭痛一年多,遲遲未為裁定准駁與否。
 
既然,法務部想要搞作秀,就順勢將該案拿出來作秀,決定加以開庭,演出一場司法改革的大戲,同時,最高法院決定加碼演出,依照上述條文規定,認定提起非常上訴是檢察總長的「專屬權」,因此,最高法院「正式發文」通知最高檢察署,不但要求總長親自出庭,還說,若由代理人(檢察官)出庭,於法無據!
 
最高檢察署收到最高法院這麼「嗆辣」的正式公文,當然也不能坐視不理,於是,趕快找出法理法條,也用公文明白回應最高法院:基於「檢察一體」的精神,本來就可以由檢察官代理檢察長進行辯論。而法律之所以「規定」非常上訴為總長之專屬權,是為了對非常上訴的謹慎,與避免訴訟浮濫,替院方做好訴訟效率之過濾,並非只有檢察總長才能出庭進行辯論。
 
何況,世界各國都是如此作業,並非台灣的最高檢察署有什麼特別之處。
最後,最高檢察署也還回了一記回馬槍,關於最高法院強調的「於法無據」(不得代理),檢方翻遍六法全書,實在不知院方是根據那一條法律條文,說檢察官「不得代理」檢察長出庭?
 
這是雙方的第一次正式「駁火」,兩造火氣都很大,且都引經據典,一點也不含糊,且都是公文來,公文去,白紙黑字,直接嗆聲,完全沒有馬虎空間。
有人比喻,這簡直是「韓國瑜和新潮流」對嗆的「司法首長版」。
 
院方面對檢方的「開庭作秀」要求,信手一招,就是想要開庭可以,但請總長自己來。
 
檢方則是回以,三審檢察官當然可以「代理總長」出庭,院方「不准代理」才是於法無據。
 
檢方一面出招拒敵,一面也心知肚明,法院是法官的,檢察官到庭論告,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因此,除了公文正式「對嗆」之外,私底下,據說,顏大和總長還是身段放低、放軟,親自打了電話給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討論有關總長必須親自出庭的「法律依據」問題。
 
鄭玉山院長是許宗力的大學同學,兩人私交甚篤,因此,鄭玉山替許宗力修理總長顏大和,一點也不奇怪。
 
鄭玉山    打太極拳
不過,「最高法院院長」面對「最高檢總長」,總是不好擺出臉色,但,也不忘使了一記「太極矛盾雙星拳」來回應。
鄭玉山院長的「太極矛盾拳」,主要就是一會兒說,他們也正在開會討論此事,一會兒又說,這是審判核心的事,他不便介入等等,表面上打太極,實際上說法矛盾的,既是審判核心,就根本不必開會討論,受命法官說了就是,總之,鄭玉山院長的態度就是:送給總長一個標準制式的「軟釘子」碰。
 
總長顏大和吃了院長鄭玉山的軟釘子之後,「好像」是有人提醒,總長顏大和不久前,不是才剛剛給足陳明堂次長面子,特別出席和司法院副秘書長林勤純一起吃飯嗎?何不找林勤純溝通看看?
 
因此,聽說,總長顏大和又打了電話和副秘書長林勤純討論「當天開庭的行政事宜」。
林勤純這位新上任的司法院副秘書長,據說,是許宗力欽典的人選,因此,心向許宗力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總長顏大和,八成不清楚對方是有備而來,沒有搞懂「副秘書長林勤純」是屬「親信圍毆群」之一,因此,還傻傻打了電話給這位新任副秘書長,不打還好,聽說打了之後,顏大和差點血壓上昇,要吃降血壓的藥物。
 
最高檢察署的「總長」,在法律上是屬於當事人之一,要和司法院的副秘書長講電話,必須很小心翼翼。
一,要將想說的重點說出來,不然就不必打了。
二,講話時,不能觸及「案情」,以免犯了關說的忌諱。
 
林勤純 打官僚拳
就在這種很重視「眉角」的情節之下,聽說,顏大和是以曉以大義,又略帶輕鬆的口吻說到,如果最高法院真的「不准檢察官代理」出庭,那開庭當天的「新聞焦點」怕被模糊了。
 
怕所有的記者變成都只在注意「檢察官能否代理總長」之程序問題,這樣一來,對社會關注原住民權益的焦點,反而會被忽視了。
 
結果,林勤純副秘書長竟然回以:我看過你們的勤務相關規定,好像是說總長「因故」不能執行職務時,得以代理,不然,你就開庭那一天找個理由,向法務部請假一下,這樣,最高法院法官就可以名正言順讓別人代理你了。
 
林勤純這種回答,在官場是是犯了大忌諱。
 
第一,林勤純的說話內容,等於像是「上級在教導下級」:「你如果不能來出庭,那就必須找理由請假」,還有,「如果你真的不能來,我可以好好教你,如何請假」。
林勤純在司法官的期別和年齡,都差顏大和一大截,實在不該如此托大,一副長官在對教導下屬「如何請假」的口氣。
 
第二,林勤純對顏大和指點的請假方式:「因故不能執行職務」這種理由,也是很不對的,在官場上,那是在給人觸霉頭,咒人家生病,不能上班等等。
法務部為了提出改革亮點,找上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署作秀開庭,結果,顏大和成了箭靶,慘遭院方圍毆,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司法院副秘書長林勤純前後出手,逼他出庭。
 
這種遭遇在「院檢對立」的情形下,勉強還說得的過去,反正,院檢歷來不合,雙方一旦展開鬥爭過招,總是各為其主,怪不得人。
問題是,在「圍毆顏大和」的人馬之中,有一個角色是大家都沒有想到的,那就是許宗力的外甥─高檢署檢察官張熙懷。
 
張熙懷曾經兩度在顏大和屬下擔任檢察官,顏大和待他相當不錯,知道他喜歡研究案例,還特別撥出經費,將張熙懷研究的案例,印製成書,供給檢方辦案參考,因此,最讓人想不到的就是,張熙懷為了力挺自己的院長舅舅─許宗力,竟然也主動請纓,披掛上陣,在檢察官論壇上,用盡尖酸刻薄的字眼,猛修理他自己的頂頭上司─總長顏大和。
 
仔細觀察張熙懷在論壇上的文字,他應該是知道「內情」(院方想逼總長親自出庭),不然,他的論壇文字不致於如此精準命中要害。
張熙懷在2016/12/1的論壇上,發表了「溫馨提醒」為題的文章,內容寫道: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去領一件法袍聲請非常上訴之人,就自己去法庭蒞庭領取司法專業加給,是給出庭結案之人做好出庭準備了沒?
 
張熙懷檢察官這些文字,如果只是為了替他舅舅(許宗力)圍勢,就如此一竿打翻(辱罵)了整個最高檢察署所有的資深檢察官,同時,再把總長醜化一頓,那將是很不智之事,也是法界非常罕見之事。
 
張熙懷的失態文字有數點,第一,他要求總長去領法袍,就屬不該,總長是全國檢察官的直屬長官,是依法可指揮張熙懷如何辦案的長官,張卻叫總長去領法袍,既屬「犯上」也是粗魯無禮。
 
法界人士當然也很是納悶,許宗力因為違憲爭議才剛上任,為何派出如此惹事的親戚出來叫陣,難道吃定檢方都沒有人才?
 
第二,他用一兩句話,就罵盡終審所有檢察官,他說,最高檢察署都是「左手」收受律師的「聲請非常上訴狀」,原封不動的只改一個字,改成「聲請非常上訴書」,就可以交差了事,好像食堂的店小二。
 
非常上訴的聲請書,並不是一般律師就會寫,有時,連一二審檢察官也不見得會寫,張熙懷自我標榜是「一級檢察官」,一張口就是「箴言」,且懷才也「不怨」,但如此辱罵前輩,消遣長官,就算他自己不怨,恐怕也會顧人怨,或是替他親戚許宗力招來怨懟。
 
最後,張熙懷還狠狠消遣顏大和,提出非常上訴是給(顏大和)自己「橄欖枝」,但是,對最高法院而言,卻是滿地的「檳榔汁」,言下之意,似乎是在嘲笑最高檢察署和總長,你們只想到你們自己作秀,卻沒有想到人家是把你們當成隨地亂吐檳榔汁的不入流店小二。
 
面對這樣的羞辱與無禮,顏大和表面看來,仍是輕鬆談笑,似乎是不放在心上,不過,法界認識顏大和的人士分析,顏大和的個性很圓融,處事也很成熟,但,他並不笨。
 
他小時候在家鄉(彰化)唸書時,就是全校的「神童」,他在台大唸法律系時,大三就通過司法官考試,在那個年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其自有聰明與生存之道。
 
前陣子,法務部政次陳明堂故意對顏大和隱瞞已向行政院提報,要撤銷特偵組一事,讓顏大和耿耿於懷,接下來很快各界就看到,顏大和用很不著痕跡方式,在在記者會、或新聞處理,大家都可以清楚嗅出,他是在對陳明堂表達不滿。
 
許宗力讓他的親信,如此圍毆總長,就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更何況是一位檢察總長?
顯然,許宗力院長才剛剛上任,就忘了他是在「天時」極為不利之下,坐上這個位子的。
 
他的立法院票數是最低的,他的違憲爭議是空前的,他的司法改革壓力是急迫的,他難道不知「要有人和,才有政通」嗎?
 
結果,為了法務部想要作個無傷大雅的「改革小秀」,他就使出這麼多的親信圍毆總長顏大和,這種格局和見識的司法院長,真的能夠推動什麼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司法改革嗎?
 
難怪,很多人都不看好蔡英文的司法改革。
 
最倒霉的將是蔡英文,將來司法改革的「失敗」,人民算帳不會算到許宗力頭上,而是算到蔡英文頭上,於是,蔡英文的民調就要再繼續下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