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烏龍檔案-奇怪!法官賴淳良 林慧英 那案子怎老判無罪?莫非...

 彰化地院判〈頂新案〉魏應充等被告均無罪,是典型的輿論公議「司法之屎」案例。針對〈頂新案〉之類犯行的犯罪構成要件,最高法院刑事庭本無爭議,依內規原無召開刑事庭會議之必要,但為了儘速消弭(具有迫切性)這一粒「屎」的污染效應,加上院內刑四庭有類似個案待審判,最高法院才會例外召開刑事庭會議,說得粗鄙點,這是在幫彰化地院所扯的爛污擦屁股!

筆者上期評述台中高分院審判〈張宛倩被訴縱火案〉,雖非備受輿論公議案件,但是,上訴審審判長康應龍與更一審審判長郭同奇,一再不理最高法院指正意旨,以「過度推論流於臆測」的論證方式,改判被告罪刑,卻是筆者眼中的「司法之屎」案例。
 
令人拍案驚奇的是,隱晦潛藏的「司法之屎」一粒比一粒大,筆者原以為不同合議庭不理最高法院指正,一錯再錯,離譜指數已經夠高了,豈料,竟有同一合議庭不理最高法院指正,一錯再錯,那股強牛勁,離譜指數更高,似乎很難以審判獨立或法律確信推諉卸責,以下評述的〈張君印被訴強盜案〉,花蓮高分院審判長賴淳良、受命法官林慧英、陪席法官黃玉清,先後在上訴審、更二審一再以割裂證據觀察判斷方式改判被告無罪,即是其一。
 
據起訴意旨,被告張君印於民國101年11月28日下午4時許,在台東市文山路39巷口「R2遊戲場」(下稱遊戲場)門口,巧遇友人陳○鑫,藉機要求陳○鑫騎機車載他到友人家,途中,持刀搶劫陳○鑫7千元現金,陳0鑫趁機棄車報警。
 
偵審中,陳○鑫指證歷歷,張君印否認持刀搶劫,雙方各執一詞。台東地院審判長李昆南(受命法官吳俐臻)依加重強盜罪判刑7年4月,並依強制罪判刑4月,張君印不服上訴,花蓮高分院審判長賴淳良(受命法官林慧英)改判無罪,檢察官不服上訴,最高法院審判長賴忠星(主筆法官呂丹玉)指正發回,更一審審判長張健河(受命法官林信旭)維持一審原判,最高法院審判陳世淙(主筆法官黃瑞華)再度指正發回,更二審審判長賴淳良(受命法官林慧英)還是改判無罪,最高法院審判長李伯道(主筆法官李錦樑) 今年9月29日三度發回更審,目前案由更三審審判中。
 
對於本案被告張君印是否應成立強盜罪,筆者無意置喙,只是,綜觀審判歷程,對於賴淳良、林慧英審判同一案件,竟然不理最高法院的具體指摘,一再割裂證據改判無罪,感到匪夷所思;對於張健河、林信旭的審判,竟然棄我國證據法則不用,反而援引日本證據法則,同感不可思議。
鑑於張健河、林信旭的「邯鄲學步謬誤」,筆者已在本報第187期烏龍檔案評述過,在此不再贅述,以下僅評述賴淳良、林慧英一再割裂證據改判無罪部分。
 
1. 賴淳良、林慧英於「上訴審」以割裂證據改判無罪─一錯!
賴淳良、林慧英於去年3月6日上訴審判決中,首次以割裂證據觀察方式改判被告張君印無罪時,最高法院審判長賴忠星(主筆法官呂丹玉)的指摘還算委婉,在闡明法院應綜合調查所得之一切直接、間接證據,本於職權定其取捨,依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判斷事實,不得割裂證據觀察判斷等要旨之後,即提出質疑,並明文指斥賴淳良、林慧英:
「未綜合全部卷證資料詳酌慎斷,而係割裂證據,分別單獨觀察判斷,泛稱陳○鑫神情慌張之原因甚多,遽以陳0鑫交付現款後有無再交付「00卡」、被告有無摸陳○鑫口袋、跳車離開後被告有無追逐陳○鑫、追逐時被告有無說話、被強取金錢之詳細數額、刀子抵住身體何部位、被告何時收刀等細節陳述略有不一,即為有利被告之認定,其證據證明力判斷之職權行使,難謂合於證據法則。」
 
2. 賴淳良、林慧英於「更二審」以割裂證據改判無罪─再錯!
賴淳良、林慧英於今年3月31日的更二審判決,幾乎完全重蹈覆轍,再度以割裂證據觀察方式改判被告張君印無罪,最高法院審判長李伯道(主筆法官李錦樑)的發回要旨,除了重申「不得割裂證據觀察審判」等要旨之外,指摘具體詳細多了。限於篇幅,僅略舉三點評述:
 
一、賴淳良、林慧英以陳○鑫之陳述前後不一而有明顯瑕疵為由,予以摒棄不採之謬誤,上訴審即已存在,最高法院審判長賴忠星發回時已明確要求應調查釐清,不可輕率論斷,可是,迄更二審,賴淳良、林慧英還是未辨明陳○鑫的陳述前後不符之具體情形,是否明顯而重大?是否僅有些微差池且屬瑣碎細節?有無影響被害基本事實陳述之真實性?即悉予捨棄不採,李伯道認為,不無可議。
 
例如,賴淳良、林慧英引用陳○鑫關於被告強盜財物之地點及所得現金金額,於報警時分別指稱「東海運動公園」、8千元,之後,即一再分別指明是「東海國宅(後面、巷內)」、7千元左右,認定陳○鑫的陳述前後不符,不足採信。
 
李伯道引據卷附地圖,認為「東海運動公園」與「東海國宅」所在位置,可謂相差無幾;另外,李伯道也認為,一般人就被害地點的認知及身上金錢的數額,通常不能精確掌握只能概略描述,何況被強盜財物,實在難有可能先行從容清點以確定其金額,陳○鑫的指述略有些微差池,似無違常之處。
 
二、針對陳○鑫指稱被害時身上有7千元現金一節,賴淳良、林慧英以陳○鑫並未提供任何證據為由,質疑陳○鑫不利於被告陳述的憑信性。
 
李伯道認為,陳○鑫就他被害時身上有7千元現金等情,不止在上訴審104年2月12日審判期日,提出他於101年11月13日自郵局存款帳戶提領5千元之存摺影本為證,而且,據卷內資料,不論上訴審、更一審或更二審,均未要求陳○鑫再行提出證明他被害時身上有7千元及來源之其他證據資料,足認陳○鑫不知亦無從提出。可是,賴淳良、林慧英竟然還以陳○鑫並未提供任何證據為由,質疑陳○鑫不利於被告陳述的憑信性。
李伯道的指摘用是「容有未洽」,很委婉。按筆者的說法,這是欺被害人太甚!
三、賴淳良、林慧英罔顧不利被告的補強證據,以割裂證據觀察方式,遽行改判被告無罪。
檢察官自第一審即聲請對被告實施測謊鑑定,被告張君印表明同意與陳○鑫一起接受測謊,陳○鑫亦表示同意配合接受測謊,可是,賴淳良、林慧英並未對陳○鑫實施測謊鑑定,亦未敘明理由,即就卷內包括承辦警員孫美鈴的偵訊證述及第一審證述等諸多補強證據,予以割裂而非綜合觀察,再以率斷方式質疑陳○鑫不利於被告指訴的憑信性。
李伯道的指摘用語是:「自嫌調查職責未盡,難昭折服」,筆者認為,這不僅是怠惰率斷,論證邏輯更是不通。
 
3. 餘論─如何儘速消弭「司法之屎」的污染效應?
賴淳良是本報〈烏龍檔案〉的常客─參見第167期、181期,他自103年9月升任審判長之後,「案重初供」、「罔顧罪疑唯輕原則」、「判決理由前後矛盾改判無罪」、「以片面指證論罪」、「割裂證據改判無罪」等論證謬誤頻頻出現,對本案一再割裂證據改判無罪,更屬罕見的謬誤類型。
不過,筆者關心的焦點還是在於:面對最高法院審判權威日益崩解,諸多資深庭長、法官不理最高法院發回指正意旨,再三判出離譜論證,不遵守審判紀律等司法亂象,司法院的新改革團隊,將如何儘速消弭這些「司法之屎」的污染效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