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許宗力首波人事內幕 呂太郎 一出手 蔡彩貞 樂翻天

 司法改革第一槍 搬動鐵板佈新局
1999年的司改會議就是確立刑事案件改採「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為改革目標;而「刑事廳」是司法院主管刑事業務,這個部門的主管在未來的司法改革作業中,是最為吃重且受到各界矚目的角色,必須能夠勝任未來的改革業務,因此,必須找一個能負責且好溝通的官員。
 
這次接下刑事廳長位子的是,蘇素娥法官,蘇法官是不是能勝任新的工作,還有待外界觀察,但是,蔡彩貞廳長則是已經被法界確定,屬於無法溝通的對象,而且,蔡廳長的難以溝通,是已經到了「整個法務部」裡面的官員,都有的一致共識。
聽說,法務部裡頭「司級主管」只要一提到蔡廳長,個個頭大。
 
其實不只傳言,而是「沒收新法」修改時,整個法務部的上上下下,都吃足了蔡彩貞無法溝通的苦頭,當然,溝通是雙向的,講起此事,蔡彩貞也是滿腹委曲,她也很苦惱這件事,每每和人聊起,她也是很擔心有法務部的人,想要害她。
 
這種僵局,顯然是到了非改變不可的地步,尤其將來,法務部和司法院要一起推動司法改革,如果刑事廳長還是蔡彩貞,恐怕法務部「一個頭有兩個大」的危機還會持續或惡化。
 
因此,司法院很用心的「快快」換掉蔡彩貞,好讓未來的司法改革業務順暢,確實是迫在眉睫的當務之急。
 
奉改革之名老當官 呂太郎實在不簡單
法務部聽到蔡彩貞外派士林,更是鬆了一口氣,至少,不會每次院部開會,都要提心吊膽,不知蔡廳長又要如何反對?
 
因此,呂太郎一上任就「出手解決蔡彩貞」,算是「行家出手」。
一者,蔡彩貞本人喜歡當官,有得「外派」士林地院當院長,享有一院之尊,可比在司法院「底下」當一個廳處主管,更是過癮,當然開心接受。
 
再說,法務部覺得她不好溝通,她一定也覺得法務部很不聽話,與其繼續湊在一起難過,還不如各自找快樂。
 
蔡彩貞年紀不大,思想卻很老舊:蔡彩貞廳長是司法官21期,照理,年紀不是很大,期別也不是很老,不應該是屬於老舊保守派的官員,但是,她在實務上卻是極為保守。
 
她的保守不只是面對法務部的「沒收新法」之修訂,就是有關人權的保護,她也是極端保守,保守的程度是連「境管單位」都感冒。
 
目前現行的實務作法,一審法官如對被告裁定「限制出境」之後,該裁定的「效力」就會有效且跟著往二、三審走,除非當事人聲請撤銷,否則,該強制處分效力永遠存在。
 
曾有一審法官發現這個問題,覺得不合理,主動在一審判決之後,就行文給境管單位,明白告知,該受處分人之「出境管制」,一審法官已判決,是否繼續「境管」應由二審法官另為裁定,境管單位得悉該法官之函示,遂希望司法院以此為例,日後都能比照辦理。
 
高貴廳長蔡彩貞 有錢保守難溝通
主管該業務的蔡廳長,對於境管單位的請示,二話不說,就是非常官僚式的加以駁回,認定一審「裁定」永遠繼續有效,「審級變動」與「法官管轄權」等等都無關。
 
境管單位看到這種回文,當然是很不滿意,但是,司法院的公文表態了,境管單位也只能乖乖聽話的份。
 
其實,蔡廳長保守老舊的法律思想,並不只上述一二例,她在最高法院當法官時,她的見解也是屬於老舊保守主義派,「教授採購案」是否涉及貪污罪時,她就是持贊成派,她的理由也是很簡化,因為,是用政府採購法發包,所以,當然有貪污罪嫌。
 
她個人對法學研究報告的判斷也很主觀老舊,曾有刑事廳的研究報告之主筆者,不知她的個人好惡,在報告中引述了她厭惡的刊物內容,她竟然找來主筆者,訓斥「這種刊物」也在引用!
 
顯然,她只憑個人主觀好惡在審視報告,卻完全不細看引用之「內容」,是否正確值得引用。有人懷疑蔡廳長是那種考上法官以後,就不再看書的官員,不然,不會思想觀念那麼老舊,和時代似乎有點脫節。
 
蔡彩貞 人脈和EQ也都有問題:官場有一種說法,當年,蔡彩貞會被調派刑事廳長,和當時的副院長蘇永欽有關,蘇永欽想安插自己人,以便直接對口作業他推動的「觀審制」,不必事事經過秘書長林錦芳;直白的說,就是用蔡廳長架空秘書長林錦芳。
 
沙士比亞有名言 禮貌是一種距離
因此,有人更具體指出,蘇永欽在任時,蔡廳長經常越級報告副院長蘇永欽。
官場傳說,有時多少有點存心撥弄是非,但就算傳言都是實在,當事人也一定不願承認。
 
不過,林錦芳和蔡彩貞兩人「互動」時,總是特別「重視禮貌」則是不爭的事實。顯然,誰也不想落人把柄,說誰在排擠誰,或是誰對誰有成見。
 
林蔡兩人這種「被禮貌」的關係,引用莎士比亞的名言:「禮貌是一種距離」,最能傳神詮釋兩人的關係─她們彼此之間確實有距離,是不會交心的來往互動。
 
話說回來,既然蔡彩貞是「蘇永欽的人」這種說法,一直不脛而走,則新政府當然也要有新的人事,「異動」蔡廳長成了順理成章的一個人事案,一點也不足為奇。
據了解,蔡廳長的個人問題,不只上述多項毛病。
 
根據和她共事過的法官私下形容,她的EQ不是很好,在處理行政事務上,她很容易情緒化。
 
有不喜歡她的人,如此形容蔡廳長的「EQ市場」反應,前陣子刑事廳缺人,想要借調法官來辦事,結果,一聽到是和蔡廳長共事,每個被詢問的人,都馬上想理由婉拒,這個傳言未必真實,但蔡廳長不是「很好」共事相處,則是略有盛名在外。
蔡廳長這麼多的傳言,呂太郎秘書長是一個一直保持很關心,也很用心司法官場動態的有心人,他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事,就算有些傳言未必完全真實,但聽在  呂秘書長耳中,想必是「一靜不如一動」。
有問題的人事,愈早解決愈好。
 
於是,司法院長上任十五天,第一波的人事異動就上場,蔡廳長開心調昇士林地院當院長。
司法院也開心搬開了一塊鐵板。呂太郎在人事處理上,小露了一手。
 
第一波  人事異動名單
第一波人事除刑事廳長蔡彩貞調升士林地院院長外,大法官書記處長李玉卿調任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庭長,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吳東都升任庭長。刑事廳長由最高法院法官蘇素娥接任,大法官書記處長由北高行庭長王碧芳接任;另,司法行政廳廳長林瑞斌回任高等法院庭長,遺缺由高院庭長王梅英接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