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烏龍檔案-康應龍、郭同奇用臆測在審判

據察官起訴要旨,被告張宛倩是臺中市北區五權路之俊國天廈社區住戶,因與房客林彰宸(原名林裕豐,下稱林彰宸)有房租糾紛,竟於民國100年7月28日20時43分許前之某時,進入林彰宸租屋(下稱B屋)內,以不詳方式放火,燒燬B屋內的衣櫥、衣物、音箱及床墊等物,經大樓警衛賴騏年撥打119報案,始控制火勢,未延燒波及建築物整體結構。
 
台中地院審判長楊萬益(受命法官廖欣儀)於102年6月以檢察官舉證不足為由判張宛倩無罪,但是,台中高分院審判長康應龍(受命法官吳進發)於103年4月改依放火燒毀現供人使用之住宅未遂罪,判處張宛倩有期徒刑3年7個月,案經最高法院審判長(兼主筆法官)韓金秀於同年11月發回更審,台中高分院更一審審判長郭同奇(受命法官許旭聖)去年7月仍依放火罪判刑3年7個月,案經最高法院審判長陳世淙(主筆法官黃瑞華)於去年12月發回更審,台中高分院更二審於今年3月17日維持一審無罪判決,因檢察官未上訴而無罪定讞。
 
 
壹、康應龍、吳進發的過度推論流於臆測─一錯!
綜觀最高法院發回意旨,康應龍、吳進發認定被告張宛倩成立放火罪,共犯了5項違誤,其中4項是邏輯論證離譜,另一項是未依法定程序讓被告詰問證人,侵害被告的防禦權。
 
一、康應龍、吳進發勘驗案發時社區大門 2、社區大門 1、電梯畫面2及電梯畫面1之監視錄影,認定被告張女於當日20時20分許林彰宸離開B屋起,至43分警衛發現B屋發生火災止,均逗留在火災現場。
可是,即使勘驗事證屬實,監視錄影也都未發現張女有進入B屋情形,而且,案發當時俊國天廈僅電梯內及社區一樓門口處裝有監視器,其他樓層並未裝設監視器。亦即,該監視錄影頂多只能證明張女當日有逗留在火災現場,無法適切證明她進B屋放火,豈可採為論罪依據?
 
二、證人高興泰於第一審證稱:「在我幫被告(張宛倩)管理的時候,被告把全部鑰匙都給我管理,我會把鑰匙全部都給房客,我也不會留存,被告自己也不會留存備份,怕跟房客有掉東西等糾紛。」;證人徐蔚奇也證稱:「她(張宛倩)有沒有鑰匙我不知道。當初拿給林彰宸住的時候鑰匙是我拿給林彰宸的,…被告是否有其他鑰匙我無法回答。」
 
根據高、徐兩人的證詞,根本無法確認張女是否持有B屋的備份鑰匙,況且,即使能確認張女持有備份鑰匙,就邏輯關聯性而言,也無法推論出張女有進屋放火行為,可是,康應龍、吳進發竟未說明其間關聯性,即遽採林彰宸所謂「張女有B屋備份鑰匙」及徐蔚奇所謂「不知張女有無備份鑰匙」之證詞,作為認定張女成立放火罪的依據,如此採證邏輯也真是莫名其妙。
 
三、俊國天廈大樓警衛賴騏年於警詢時證稱:「社區有監視器,但僅有照錄大門出入口及電梯入內的畫面,其他各樓層都沒裝任何監視器。」;偵訊時又證稱:「約在失火前20幾分鐘,被告張女跟一個男生進來管理室把電視搬走,說是她的,…當時張女與男子都已上樓了,我不知道他們去幾樓。」。康應龍、吳進發根據賴騏年的證詞認定,張女有「規避動向之意圖」。
可是,俊國天廈既然僅社區大門出入口及一樓電梯口裝有監視器,發生火災之B屋所處樓層未有監視器裝置,既無監看之可能,即使張女於事發前確有搬離管理室之電視一事,與「規避動向之意圖」又有何干?康應龍、吳進發如此判斷證據證明力,顯然犯了風馬牛不相及的謬誤,如此論證邏輯,殊難想像是出自高等法院法官、庭長的手筆!
 
四、B屋的所有權人是林水河,被告張女受託全權處理B屋的租賃事宜,即使她與林彰宸因搬遷、租金等事有所爭執,是否會對其受委託管理之財產及屬於自己所有之房屋內部設備,無視可能蒙受之財產損失,以放火燒燬作為報復手段?其手段與目的間是否相當?康應龍、吳進發就此未加論述,即逕認張女為使林彰宸搬離,有其放火之動機及犯意。
 
房東為促使房客搬離,而有放火燒自己房子的動機及犯意?若非精神異常或弱智,依社會一般經驗法則,這是顯無可能的論斷,邏輯上也說不通,可是,康應龍、吳進發竟犯此等論證謬誤,難怪最高法院會明文指斥「自與經驗、論理法則有違」。
 
五、證人林彰宸於警詢時指證被告張宛倩放火,張女否認放火,且否定林彰宸供述有證據能力,並請求詰問林彰宸,可是,康應龍未給予張女詰問的機會,即遽採林彰宸的供述為論處張女的犯罪證據。
被告詰問證人的權利,自大法官於93年、94年接連作出釋字582號、592號解釋之後,已提升為憲法所保障的訴訟權與防禦權,為確保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證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原則上不得作為證據,於審判中,應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
以上保障被告詰問權要旨,歷經12年的司法實踐,目前已是刑事審判的「基本功」了,可惜,康應龍竟然怠於踐行,誠屬不可思議。
 
貳、郭同奇、許旭聖的過度推論流於臆測─再錯!
最高法院審判長韓金秀嚴詞指摘康應龍的判決之後,台中高分院更一審審判長郭同奇對於指摘意旨置若罔聞,依然採同一認定,即:被告張女與證人林彰宸有搬家、繳租糾紛,有放火動機;依林彰宸之證述,除張女外無人有B屋備用鑰匙,張女是房東持有備用鑰匙合乎經驗法則;案發時她既曾至B屋門前,則其以備用鑰匙入內放火,與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無違。
 
因為郭同奇幾乎完全重蹈康應龍的覆轍,最高法院審判長陳世淙指摘郭同奇的用語之嚴峻程度,較之韓金秀不遑多讓。限於篇幅,以下僅舉兩點評述:
一、針對郭同奇認定「張女是房東持有備用鑰匙合乎經驗法則」一節,最高法院審判長陳世淙明確指摘郭同奇的論斷是「以臆測及依林彰宸片面之詞」之認定。
 
二、針對郭同奇認定「被告張女與證人林彰宸有搬家、繳租糾紛,有放火動機」一節,陳世淙提出質疑:張女是房東,衡諸常情,必較房客更珍惜B屋。若房客惡意竊佔或拒付租金,設法使房客離去,俾便繼續出租收益即已足;況張女於該大廈尚有房產,殊無僅為趕走林彰宸而欲放火燒燬B屋,不怕延燒自己房屋之理。
陳世淙的質疑,一言以蔽之,即:衡諸常情,豈有房東為趕走房客而放火燒自己房屋之理?
 
參:餘論─「這是法官助理寫的嗎?」
「這是法官助理寫的嗎?」,這是司法耆宿聽聞離譜烏龍審判時的直覺反應,因為他們很難相信職司刑事審判逾30年(郭同奇與康應龍都是法訓所第21期,民國73年結業)的法官,竟會作出如此離譜的論證。有位耆宿戲稱:「在法訓所教得好好的,怎麼進了法院就變了樣?」,此一弊病根源,有待新任司法院長許宗力儘速究明並謀求改善之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