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司法改革-違憲院長 許宗力 六大改革 四大盲點

綜觀他的「六大作法」,裡面至少(應該不只)含有四大盲點,特簡述其盲點如下:
1. 審判獨立 盲點─獨立靠培養,不靠堅持
許宗力司法院長大概真的很會「唸書」,但是完全不知道什麼是台灣司法審判的弊病所在!
在台灣,司法審判的最大問題,是當年戒嚴時期,以「服從長官意識」打造出來的司法人事制度和培養出來的司法官員「欠缺獨立思考與獨立人格」的特質。
 
因此,「審判獨立」的前提必須是要「培養」擁有獨立的人格與獨立的思考能力。
法官的思想判斷能力無法獨立,審判人格就不可能獨立,人格不能獨立,又怎麼有可能作出真正獨立的審判?
錢建榮法官是目前國內為數不多,會堅持自己的獨立思考與判斷之法官,但是,錢建榮自己也很清楚,很多時候,他是少數中的少數,往往,有多數的法官並不認同他。
 
此外,再舉例而言,沒有獨立思考能力與人格,只知服從上級的案例,就像法官洪英花控告前司法院長賴浩敏侵權案,洪英花要求承審法官傳喚錢建榮法官出庭作證,錢法官也表示願意出庭,但是,欠缺獨立人格與思考能力的法官,就是不敢也不願傳喚會做出不利長官證詞的證人錢建榮!
這才是審判不獨立的核心問題。
 
還有,台北地檢署檢察長被控國家賠償之民事案,告訴人要求,被告機關不得由「事務官」擔任代理人,因為在事務官的法定職務中,並沒有得以代理檢察長之工作項目!
 
結果,一、二審承審法官就是「故意」不理會告訴人之要求,從頭到尾就是讓事務官持續矮化該案之訴訟地位,故意以下駟對上駟,反正,檢方知道,法官一定不會做出對檢方不利,必須國家賠償的判決。
審判期間,法官更為惡劣的是,告訴人請求傳喚檢察司長擔任鑑定人,以司長之「主管業務」經驗意見提供法官判斷,檢察官是否可將告訴乃論之罪,以內部行政簽結而不予受理告訴?
 
結果,告訴人的主張,對一、二審法官而言,那是對檢察體系「不禮貌」的主張,當然不予准許,甚至,完全不予理會!
在我們整個訴訟體制下,我們的法官還是以「不得將訴訟制度用於展現任何對長官無禮」之運作,為其內心之核心價值。
他們不在乎這種概念,會令公平審判變得很可悲。
 
「思考能力的獨立」與「人格判斷的獨立」,是從學校教育就開始的,是從司法官學院就開始的,是每一個案件都要面對的,它不是「堅持」出來的,它是「培養」出來的。
「堅持自己喜歡的口味」和「培養自己作菜的能力」,是兩種完全不同主客觀命題,一個是個人「主觀」的認知,或是主觀好惡價值的堅持,一個則是「客觀」上某種能力或性格,假以時日之養成,可惜,許宗力大院長卻分不清楚。
因為上級關說或是長官影響,而不能獨立審判的情形,其實已經很少很少,問題是,奶嘴法官以及恐龍法官的人格不成熟,思想不成熟,還很自以為是的不受教,那才是問題所在!
奶嘴法官的個人主觀意識已犯了無知、不通情理、不諳社會習俗的毛病,院長還叫他(她)們「堅持」獨立審判,那豈不是更慘?
許宗力大院長的司法改革,充滿了盲點,這是第一個。
 
2. 邁向專業審判 盲點─審判本身就專業,如何邁向?
審判本身就是很專業的事,最高行政法院帥嘉寶法官說的好,當法官最大的成就感,就是訴訟指揮有如行雲流水,運作順暢,訴訟進行的真相揭示以及法律見解的攻防,都完全在法官的訴訟指揮中,充份掌握,這是審判專業的高度水準,這個不是邁向,而是法官基本專業水準的應有。
 
如何讓每個法官有這樣的概念,那不是邁向,那是要靠法官「懂得自我要求」之精進,以及同儕之中的經驗交換或是在職教育。
 
以專業態度而言,不少女法官一邊開庭,一邊不斷用手「撩撥」其長長秀髮,這種小動作就是一種非常不專業的失態!
 
就連女廚師、空姐都懂得上班時,要將長長的秀髮圈束或加以包紮,因為那是基本的衛生和專業象徵,可是,我們的法庭上,經常可見年輕女法官,留著長長秀髮,卻故意放散披肩,或是瀏海及眉,然後,一邊開庭,一邊撩撥,根本不像一個法官在開庭,比較像是在咖啡廳與人閒聊。
連一頭長髮的「指揮」都不專業,遑論開庭的訴訟指揮。
 
法官承辦案件,負責審判,會面對兩種專業,一個是「審判本身」的專業,這一點有很多法官是不及格的;還有一個就是「個案本身的專業」,個案本身的專業,如何讓法官了解訴訟爭點,那是「原被告」的事,或者是「檢察官和被告」的事,那不是法官的事,法官只要能夠保持一個開放的心胸,以及一個好奇的心,願意聆聽,願意隨著案情進度追尋答案,而不是根本不想看卷,也不想花精神,一心想著要隨便結案了事,若此心態不改,則更多的專業法庭之開設,只是製造更多的封閉心態,讓「專庭法官」更自以為是而已。
外國的陪審團或是裁判員,他們一點都不專業,他們甚至一輩子都沒有想過,會去審判別人,但,他們在法庭上審判時,他們懂得要有同理心。
 
世上多數國家會選擇這樣的審判體制,要的不是專業,而是人類之間的同理心。
我們很多法官沒有同理心,卻假藉審判專業欺淩人民,許宗力的盲點,將會導致司法改革愈改愈慘。
「審判專業」與「個案專業」的能力,若是要借用比喻,就像一個人的「站」與「走」之能力。人要先站得起來,才能走的出去,如果連站都站不起來,就根本不可能走得出去。「審判專業」是讓法官先站得起來,「個案專業」則是走得出去,如果法官連自己的審判專業都不具備充份的能力,怎麼可能走得出去?
看來,許宗力真的是只知愛當官,卻不知司法弊病之所在。
 
 
3. 強化言詞辯論 盲點─許宗力 不食人間煙火
這個改革是最好笑的主張,言詞辯論的強化,是律師的工作,是檢察官的工作,司法院以及其轄下的「法官」,根本管不到這一段!
難不成,要法官教導律師應該如何辯論?
沒錯,一個好的法官,如果有充份了解案情,是可以在辯論庭之前,明白告訴兩造,將來審判庭的辯論重點,法官希望兩造準備的重點是什麼?
 
只是,我們的法庭訴訟之進行,想要達到這樣的標準,還有很遠的距離。
許宗力應該自己先到法庭去旁聽,很多時候,根本是律師完全沒有準備,收了錢不辦事,辯論時,根本都在隨便胡說八道。請問,這個時候法官能跳下來打他一頓嗎?
 
司法改革高唱這麼多年,一直沒有被檢討,且一直透過「改革」之名,趁機製造業績給他們的,就是「律師」業者,這一切就是因為,他們有一個「萬國幫」以及「其權力附屬組織─民間司改會」在司法院圍勢。
這個幫派和組織,在這次司法院正副院長人事爭戰中,是最大的贏家,靠著他們的團結一致,創下司法史上之首例,總統已經發佈的人事咨文,還得乖乖撤回重來,搞到他們滿意的人選為止!
這是萬國幫以及民間司改會的實力展現。
 
也因為他們的實力展現,許宗力才有機會出任院長,蔡炯燉才有機會出任副院長,試問,這種情形之下,許蔡兩人還敢去「責難律師的不盡責」嗎?
蔡英文遭其教訓,也唯有低頭聽話的份,於是司改會前執行長林峰正一出聲,蔡炯燉就成了司法院副院長,儘管,司法界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實力是不堪的。
 
許宗力想要的「強化言詞辯論」,最為基本的擔綱角色,就是律師,沒有別人。且應是三審民案(民訴474條規定,三審應開辯論庭,目前完全不開,卻與法務部聯手做秀刑案開庭)。
如「律師公會」以及「民間司改會」還是維持放任律師「收錢不辦事,懶惰不用心」,卻也不必負責的生態繼續存在的話,那許宗力的「強化言詞辯論」將只會在極少數最高法院的案子,看著極少數的律師作秀。
至於多數最為需要的「一審」案件,則不過是「笑話一則」罷了!
 
 
4. 合理減輕法官工作負荷─盲點:法官有好有壞
許宗力的改革主張,處處充滿盲點,因為他不知道,要進行這個主張之前,他必須先有能力分辨出來,全國一千多個法官之中,有那些人是好法官?有那些是爛法官?
北部地區曾經有一位法官,年紀輕輕就中風,同事以及媒體無知,就拚命報導,法官工作量太多太大,導致連年輕法官的體力無法負荷,因此在家裡中風。
事實上,這位法官是有名的宅男,成天躲在電腦前面不停的打電動,打到三更半夜也不睡覺,最後,體力不支在電動前中風!
 
一個好法官,從就任的第一天開始,就會懂得要好好要求自己,就會懂得要調整自己的生活和個性,去適應法官的工作內容與態樣,確實,審判工作有其相當繁鎖累人的一面,但是,大家可別忘了,司法前輩優秀者,比比皆是,他們當年沒有助理可以差遣,也沒有電腦可以複製,但,他們用手一個字一個字寫出來的判決書,是目前法官的工作量之好幾倍。
 
並非因為他們都是超人,而是當年一開始,他們就懂得守本份,懂得法官之本份,就是要安於工作上的「單純、認真、盡責、超然」。
「司法改革」要面對的,絕對不是法官工作量的問題,而是法院的判決書對於社會大眾沒有說服力的問題。
須知,「審判,是一個國家的說服工程,這個工程的建構,愈是建立在理性說理,愈是建構在邏輯法則,則這個國家的國民就會愈是團結與文明,反之,則是分裂與蠻橫」。
人民有紛爭,進入法院是在尋求解決紛爭的答案與智慧,但是,我們的法官往往不是利用個案來追求解決紛爭的智慧,而是仗著當年考試背的很熟的答案,硬是塞給人民,要求人民服從,這才是弊病所在。
背答案,有時比找答案還累。
許宗力的盲點,這又是一個。
許宗力帶領的司法改革,盲點一堆,因此,各界普遍不看好,恐怕過段時日,他就會像林全院長一樣,帶壞了蔡英文的民調支持率!
 
 
 
許宗力六作法
律師的反諷
 
所謂「堅持司法核心價值」,只是抬高自己領導地位的官話。
所謂「邁向專業審判」,就是拒絕非法官參審或陪審制。
所謂「強化言詞辯論功能」,安慰被告的空話,不能改變恐龍法官的心證。
所謂「避免裁判歧異或矛盾」,除非採用陪審制,否則還是麻醉民眾的口號。
所謂「建構裁判憲法訴願制度」,只是增加「行政訴訟愛國法官」的舞台。
所謂「合理減輕法官工作負荷」,就是保障法官坐享高薪自肥,維持低素質裁判的「法官助理」、「司法事務官」制。
老掉牙的「司法改革」版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