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法律擂台-當年 陳勝義 法律沒學好 否則 蔡炯燉 差點一槍斃命!

 本報191期(2016/11/1)獨家報導有關31年前(民國74年),新任司法院副院長蔡炯燉在雲林當法官時,出面「檢舉」當時同為雲林地院檢察處的主任檢察官陳勝義,向他行賄,希望蔡法官能將被告楊正雄過失致死案判處「緩刑」,事成之後,並交付四萬元酬金。

  本報上一期的報導中,披露當年「公懲會」對陳勝義主任檢察官的懲戒「議決書」全文,有位司法高層退休前輩看過報導之後,特別向本報反應,希望本報能將他的「訴訟沙盤」推演加以報導,因此,本欄目就以「法律擂台」為名,將這位退休司法官員就有關「陳勝義與蔡炯燉」之「收賄與檢舉」間法律攻防,以及面對公務員懲戒時的「訴訟沙盤推演」,就其個人獨到見解,加以介紹。
 
該官員指出,陳勝義主任檢察官在面對蔡炯燉的「檢舉」時,如果不要「心虛」(明明講好,怎又出面檢舉),加上法律沒有唸好(當年派在雲林,屬於程度不佳者),不懂得如何攻防,才會遭到撤職!
 
若是當時,陳勝義主任檢察官的法律有「學好」,且誠實供出全部內情,即採取全盤承認的態度,並且「反咬」蔡炯燉一口,說蔡炯燉前面三次和他見面,都相談甚歡,只有最後一次交錢時,他突然面容難色,表示不滿金額太少,當時,他則回以,最初就已經講好,他也不可能自掏腰包墊款,所以,蔡炯燉才會出面檢舉!
該官員指出,在當年還沒有修法,對於「沒有違背職務」的「行賄」,是無罪的。
 
見面四次   錢有交付   沒有外人   真相難查
也就是說,陳勝義主任檢察官雖然有出面行賄打點,但是,他行賄打點的過失致死案,本來就是可以判「緩刑」的,因此,他的「行賄」並未違背法官之職務,因此,送錢打點行賄的主任檢察官陳勝義雄,就當時的法律規定而言,並沒有任何刑責(頂多就是行政倫理,道德操守的不當);但是,反過來,蔡炯燉法官與陳勝義兩人見面四次,且又明白約定「判處緩刑」,會有四萬元「酬金」,而且,事後之「判決結果」,蔡炯燉法官確實也依照兩人第一次見面就說好的「請託」,判處「楊正雄緩刑」,而且,兩人在判決宣告之後,當天晚上又進行「第四次」見面,見面之後,陳勝義主任檢察官行賄打點的「四萬元現金」,確實也變成「跑到蔡炯燉的手上」!
 
在這種事實之下,依他們實務審判經驗,多數法官會判定:蔡炯燉是接受行賄並已經完成收賄。
這位官員強調,就刑事犯罪之事實認定,這是前後進行四次的「期約賄賂」以及最後完成的「收受賄賂」之事實,並已經完成。
 
但,因為陳勝義在事發之後(遭到檢舉),採取全部否認之策略,辯稱:「本人不認識楊正雄,本人未向蔡推事關說案情,亦未送四萬元給蔡推事,可能是蔡推事看錯人,或有人假冒本人名義找蔡推事」。
等於陳勝義就蔡炯燉之檢舉事實,全盤否認,如此一來,公懲會只能根據蔡炯燉一個人的陳述,作成全部事實的認定。
 
這位資深刑法法官表示,陳勝義如果「全部認同」蔡炯燉出面檢舉的事實陳述,但只修正一小部份,就是「兩人見面四次,每次都很愉快,只有最後一次,蔡炯燉看到只有四萬元,反問一句,怎麼只有四萬元,聽說,最少都有六萬元」,則依照當時的法律規定,陳勝義只是違反公務員之倫理規範,但是,蔡炯燉可是涉及刑法收受賄賂罪之明確事實!
 
且,犯罪事實以及見面細節與過程,又都是蔡炯燉他自己供出的,他若想要再進行翻供,也是很難!
因此,如果當年陳勝義採取的訴訟策略,是採「同意」蔡炯燉的檢舉「內容」,但只修改一小部份,則很可能那個時候,蔡炯燉就已經被他加以「一槍斃命」了,當然,也就沒有今日的「司法院副院長」寶座可以坐了!
這位資深法官強調,他想透過截然不同的思考方向,想提醒年輕司法官員幾句話:一,「事實真相」與「法律刑責」,如何結合論斷,是一門大學問,千萬不要自以為懂得法律,且都有依法判處,就一定都是對的,亞當和夏娃被處罰,不是因為吃了蘋果,而是「相信」吃了蘋果以後,他們就「具備判斷」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的能力,就知道世間的是非善惡。其實,那份能力只有上帝才知道。
 
二,陳勝義和蔡炯燉之間,誰對誰錯,只有他們兩人知道,因為,真相只有他們兩人心裡有數,若依照當時的法律規定,且完全依法處理,又陳勝義也據實說出真相,則情形可能又不一樣了。
 
三,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蔡炯燉身為法官,理應追求寫出好的判決,值得參考的判決,而不是追求行政官位,則其高升的各界反應,或許,又不一樣了!
 
 
公懲會議決書摘要:
陳勝義任雲林地方法院檢察處主任檢察官時,於74/5/12晚間,至同院推事蔡炯燉宿舍,向蔡表示,其辦理之楊正雄過失致死案,該案案情輕微,被告係其親友,盼能高抬貴手予以緩刑,當事人願以四元(按社會上一般暗語,係指四萬)酬謝。
 
蔡推事告以當視案情而定,切勿言致謝問題。
其後,陳復於15日、29日晚間,再至蔡處表示相同之意思,蔡復告以,視案情而定。到了31日下午五時,該案宣告判決處徒刑六月,緩刑四年。
 
陳即於當晚間八時,送來一只信封表示當事人本欲購物酬謝,因不方便,故以該物表示謝意。蔡告以此為職務上所當為,不必言謝,請其攜回。
陳將信封置桌上而去,蔡欲出門追還,陳稱此事若為他人聽聞,不好意思。
蔡顧慮身份不便與之爭執張揚,又不知如何處理其物,乃於翌日檢同原信封暨案卷,簽報院長吳天惠。
 
 
 
採訪後記
官大 真的有用!
自由心證 更可怕!
 
本報揭露31年前,新任司法院副院長蔡炯燉出面檢舉的「行賄案」,本報就公懲會議決書的事實與理由內容,提出六大疑點,結果出版之後,本報見到了一個非常罕見的怪現象!
 
檢方很多官員私下都認為,蔡炯燉的處理方式和作法,確實有問題,但是,要他們表示一下看法,個個馬上閉口,不願多談。
 
院方的法官則更是有趣,一、二審的年輕法官,怕影響自己的升遷,怕得罪大官─副院長,個個都假裝沒有看到這個報導,連一向勇於表現見解的法官,也都三緘其口。
 
一個將要負責司法改革的新任司法院副院長,牽涉到這麼具有爭議性的陳年往事,竟然沒有一個法官或是檢察官,願意出面加以「評議」或「反駁」,毋寧是怪事一樁?
 
一開始,我還不解,直到一位資深官員取笑我,我才恍然大悟。
他說,如果還沒國會通過提名,或許還會有人加以批評,但是,國會已經通過,正式就任,權力在手,誰還會想去招惹長官?
 
又,大家看過議決書,當然也是不認同蔡炯燉的作法,但也沒有人願意違反自己的判斷標準,替他說話,所以,就是一片寂靜無聲了。
 
看來,官大,真的就沒有是非。
不可思議的事,還不只如此。
 
我特地實驗一下,我將議決書全文拿給高層官員看,然後問他們,這樣的議決「事實」,難道沒有「收受賄賂」或是「期約賄賂」的嫌疑嗎?
 
資深官員看到是有關蔡炯燉的案子,就馬上很明確的表示,這種案情怎麼會有收受賄賂的問題,不可能!問他們理由,則是支支吾吾,反正,就是不構成!
 
但,我又故意找最高法院的法官做測試,不拿出議決書全文,只用口頭陳述案情,結果,有兩位庭長異口同聲表示,這個有問題,有一位庭長還指出:最有問題的部份是,那位法官不應該說「視案情而定」。他應該是要說,我會依法處理才對。因為審判者面對的「法邏輯」順序應該是:1.先檢視法律規定,2.再視個案案情。
如果法官面對行賄打點關說,沒有強調依照法律規定,直接回答視案情而定,則其內心與外在表意上,已經顯示他將有意捨棄法律之先位考量,而願意直接去評估案情的可行性,這樣的表達與反應,在判斷上,可認為是已經同意「期約」之事。
看到當事人的名字,高層官員明白表示,蔡炯燉的檢舉案,沒有問題;沒有看到當事人的名字,資深法官直覺認為,有問題!
落差這麼大,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同時,由此也可看出,司法高官迥護自己人,特別是高層官員,是多麼的明顯。
當然,最可怕的是─自由心證。(黃越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