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面故事- 四大致命傷 司法改革 將宣告失敗? 一再跳票、粗魯草率、違憲爭議、嚴重偏聽

蔡英文當選總統之後,對於「司法改革」的主要作為,迄今為止,主要的表現就是「四大失策」,這四大失策分別是:時程「一再跳票」、用人「粗魯草率」、罔顧「違憲爭議」、決策「嚴重偏聽」。
 
一,時程「一再跳票」:執政黨不只一次公開承諾,今年十月,將召開全國司法改革會議,結果,單單「何時開會」一事,就一再「跳票」。
 
新任法務部長邱太三,一上台,就說十月份即將召開全國司法改革大會,同時,還強調,將由總統府秘書長擔任召集人。
 
結果,十月快到了,卻是連司法院正副院長是誰,都還搞不定,遑論開會。
等到正副院長名單提出,卻又再撤回,最後確定不再撤回的名單底定,卻又鬧出違憲爭議,反覆折騰半天,到目前看來,就是明年也不確定何月何日,才能召開全國司法改革會議。
 
這種層級已經拉到總統府高度,卻又「跳票」的政治失信行為,其所以會發生,只有兩種可能:
 
一,個是總統對於「司法改革」的「時程掌控」完全不用心,沒有將它當成一回事,反正隨便說說,政治支票隨便開就是了;另一種可能是,總統對司法改革是有放在心上,但是,總統對於「司法改革」的種種相關配套作為,是完全的「外行」,也因為很外行,所以就無法掌握時程。
 
但,人民忍不住會想問,如果總統真心想要改革,不論是外行不懂,還是沒有放在心上,如連一個「開會」時程,都無法精準掌握,那還能掌控什麼改革?
須知,以總統府的高度,擔任司法改革之總召,卻無法準確掌握開會之「時程控制」(不是說了跳票,就是說了不算數),那百姓如何相信,其開會內容與決議,會是符合人民的需求與完全落實呢?
 
二,人事「粗魯草率」:蔡英文主導「司法改革」的人事安排,第一步就是發佈邱太三當法務部長,第二步就是將「總統府咨文」遞交國會,提名謝文定、林錦芳當司法院正副院長長。
結果,名單一發佈,「深綠」及「司改會」帶頭反彈,蔡英文就馬上收手,並自毀總統誠信,又公開「撤回」總統咨文,創下中華民國司法史上之最為丟臉的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之後,又公開反悔之記錄!
 
改革  靠說話算數   出爾反爾  必失敗
這種出爾反爾的司法院正副院長人事案之處理手法,再次顯示和上述一樣的問題:如果不是總統不將司法院長人事案當作一回事,就是總統對於司法院長人事背景的掌握,根本沒有到位,只是聽從身邊少數幾個人,就在作決定。
人事決策粗魯草率,時程掌控一再跳票,這樣的「司法改革」起手式,如何能讓人民放心,相信她是來真的?又,如何能讓人民相信,她有足夠的專業掌握,足以進行改革?
 
史上最有名的「改革」,就是「商鞅變法」,商鞅變法沒有召開任何會議,也沒有人事發佈又更改的問題,但是,至今人們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立竿見影」四個字,商鞅用移動一竹竿,即給重賞,來強調從宣佈改革的那一天開始,政府一定會說話算數!
政府的「誠信」是所有改革的基礎,誠信的「落實」靠的是,決策宣佈前的精準掌握改革內容的可行性,與決策宣佈後的堅定執行毅力,二者缺一不可。
然而,至今看來,蔡英文政府似乎是兩者都缺。
 
三,提名「違憲爭議」:據傳,蔡英文總統原本要提名的「正副院長」是「謝文定、許宗力」兩人,但一開始,有人提醒她,許宗力已經擔任過大法官,如再提名會有連任之「違憲」爭議,於是,蔡英文馬上換人,隨便草率提名林錦芳(連見面都沒安排),這番組合當然引來砲轟,因為林錦芳和馬英九的關係匪淺。
最後,蔡英文難抵反彈聲音,乖乖換下謝文定、林錦芳之後,卻又回頭找了許宗力,這時候的蔡英文,卻又突然「不在乎」許宗力的違憲爭議了。
 
院長違憲印記    將永烙憲政史
然而,擺在眼前的事實是,許宗力這位「違憲爭議的司法院院長」,終其一生都將和「違憲院長」之爭議糾結在一起。
這個爭議不是只到他「卸任」為止,而是會和他始終在一起,站在憲政歷史上,成為憲政歷史永遠的一部份,這個標籤是歷史印記,不是個人標記而已。
民進黨可以仗著他們的「國會多數」,許宗力可以靠著他的「學生多數」,順利坐上院長大位,但是,法界人士不是啞吧,更不是文盲,他們不會因為總統提名,國會通過,就忘記這個法律爭議。
這個爭議當然是蔡英文一手造成。
 
如果,她認為許宗力沒有違憲的問題,那她第一次就應該堅持提名到底,讓他成為「副」院長,至少,副手爭議不會這麼大;如果,她第一次接受違憲爭議,放棄提名,那她也應該遵守到底。
偏偏,蔡英文就像「父子牽驢進城」,只要有人出聲指責,她就變換主張,改來改去,要牽要騎,始終不一,讓人眼花瞭亂。
或許,問題還是回到最前面提過的,蔡英文如果不是不當一回事,就是想當一回事,但是,完全沒有進入狀況。
 
四,決策「嚴重偏聽」:蔡英文在競選總統時,有關「司法改革」的議題以及記者會的召開,都可清楚看到「司改會」和「萬國幫」的人士圍附在她的身邊,果然,當選之後,萬國的顧立雄,司法會的前執行長林峰正,就分別擔任黨產會主委以及國安諮詢委員,林又是專門協助總統,負責「司法改革」這一領域。
林峰正擔任過司改會執行長,有其理念與專業,但是,司法改革是一個國家現代化、法治化的重要工程。
 
其工程艱鉅,絕非一兩人,或是一兩個單位所能獨力。
再說,司改會是「律師」為主的團體,司法改革被詬病,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項,就是每次改革都在改革檢察官、法官,都不檢討律師利用其專業,卻收了錢,不辦事的毛病。
 
更為嚴重的是,蔡英文連司法高層人事安排,也都偏聽「司改會」的建議,司改會建議副院長提名蔡炯燉,蔡英文也不略作調查,就乖乖聽話,然後,司改會又找了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作球給蔡炯燉答詢,自爆當年「收賄後再檢舉」之事實。
而今,蔡炯燉自認為的最佳「本錢」─不接受關說之道德勇氣,經檢視公懲會的「議決書全文」,其事實真正經過並非如「傳言」那般,其檢舉關說之「事實」,就是撇開道德操守,單單以法律標準,都讓人高度懷疑他的法律專業與處事智慧。
從「開會時程跳票」,再到「出爾反爾的提名風波」,一直到「大院長的違憲爭議」,最後,身邊少數人士圍附且言聽計從,這一路走來,多數法界人士看著蔡英文如此這般表現,不禁紛紛搖頭,認為司法改革至此已經結束!
 
或許,民進黨執政的思維是認為,「司法改革會議」不過就是一場熱鬧的政治拜拜,利用開會博取一些新聞版面的報導,告訴國人,我們有在作事罷了。
 
三千年前,周武王打敗商朝時,留下了名言:「天聽自我民聽,天視自我民視」,上天所見,來自我們老百姓的所見,上天所聽,來自我們老百姓的所聽,天意是通過老百姓在顯現。
 
  蔡英文自詡她主政之後,將是是最會溝通的政府,會溝通的前提是要會「聆聽」,且懂得去聆聽真正多數(百姓)且需要的聲音,治國,必須「兼聽」才能治天下,司法改革豈能只聽少數律師的聲音?
 
  上述四個毛病,只要犯了一兩項,就很難推動司法改革,而今,蔡英文總統自己一個人,卻把四個毛病都犯了,開不開會,或許真的已經不重要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