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烏龍檔案-二審法官 江錫麟 林榮龍為了放水 曲解法令&臆測率斷

可惜的是,審判實務上,曲解法令或臆測率斷案例,始終未曾絕跡,本報上期評述鄧振球、何信慶(上期誤載為「豐」)審判林傳力轉讓禁藥案僅是其一,以下再舉胡景彬貪污案為例評述。
 
前台中高分院法官胡景彬20幾年來違法失職紀錄輝煌,監察院彈劾、檢察官偵辦若等閒,公懲會懲戒休職全不怕,徒留污名穢行在司法,堪稱惡名昭彰。一名法官竟然有機會一犯再犯貪污案,均經監察院彈劾、公懲會懲戒、檢察官起訴、法官審判,誠屬司法烏龍史上唯一紀錄。
 
胡景彬所涉貪污案媒體報導汗牛充棟,一、二審均依違背職務收賄、財產來源不明等罪判重刑,但是,除了沒收金額仍待調查釐清之外,論罪處刑基本上並無爭義,因此,筆者評述重點著重在:依據最高法院審判長邵燕玲(主筆法官王復生)於今年9月30日的發回要旨,評述台中高分院審判長江錫麟(受命法官林榮龍)改判黃月蟾洗錢案有罪,以及改判林松虎涉幫助胡景彬違背職務收賄案無罪部分。
 
〈本案〉是胡景彬休職期滿復職後再犯的貪污案,其犯罪事實大略是:民國101年間,中港飯店已故創辦人的長媳黃玲玲為了協助大姑邱錦珠爭產,找上堂姐黃月蟾(胡景彬之情婦),再透過黃月蟾請求胡景彬協助,黃玲玲找上胡景彬三天後,訟案分由胡景彬承審,胡景彬隨即聯絡黃女到住處,指導她訴訟策略,並寫小紙條指示要委任林松虎律師。胡景彬為了與林松虎討論案情,還打公共電話、戴鴨舌帽改裝後,才進入林松虎的律師事務所,最後胡景彬收賄300萬元。
 
一、林松虎涉幫助胡景彬違背職務收賄案改判無罪部分─曲解法令,跡近「放水」的離譜論證
 
林松虎涉幫助胡景彬違背職務收賄案部分,台中地院判處林松虎6年有期徒刑,江錫麟、林榮龍改判無罪。
 
江錫麟、林榮龍改判林松虎無罪,不止在論證上有臆測率斷之違誤,在幫助犯、主觀犯意的論證上,更有增加法令所無限制或故意曲解法律、判例,甚至跡近「放水」之嫌。
 
首先,是離譜的幫助犯論證。
依最高法院判例要旨,幫助犯之幫助行為,不限於物質上之助力,精神上之
助力,亦屬之。刑法第30條第1項亦明定:「幫助他人實行犯罪行為者,為幫助犯。雖他人不知幫助之情者,亦同。」,很顯然的,幫助犯並無應與正犯意思相一致之限制。
 
可是,江錫麟、林榮龍卻認定,林松虎之訴訟行為,是律師正常職務行為,難認有主導其當事人邱錦珠之整個訴訟策略及配合胡景彬既定訴訟策略情事;林松虎為當事人利益而與承辦法官(胡景彬)就其當事人有利部分呼應,亦為訴訟代理人之正常作為,對胡景彬之違背職務向邱錦珠收賄行為,並無直接影響。因此,林松虎雖知邱錦珠委任他擔任訴訟代理人及另案之告訴代理人,均是源於胡景彬介紹,但林松虎在訴訟中對胡景彬的呼應作為,並不屬於刑法幫助犯之客觀幫助行為。
 
江錫麟、林榮龍論證之離譜在於:針對林松虎的呼應作為,是否屬於幫助犯幫助行為中之精神上助力,亦即是否有強化胡景彬收賄犯意,使其收賄犯行更為容易?並未作必要論述,即以「幫助犯之行為須與正犯之意思相一致,始足當之」為由,逕認林松虎所為於客觀上非屬幫助行為。
 
最高法院審判長邵燕玲的指摘用語很客氣,只說:「難謂允當,且有理由不備之違法」。筆者認為,以江錫麟、林榮龍之審判資歷,竟犯下刑法基本概念謬誤,恐怕很難以法律見解粗疏搪塞,只能懷疑他們「顯有曲解法令,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為老同事開啟改判無罪巧門」之嫌。
 
其次,是離譜的主觀犯意論證。
 
刑法第13條所規定的確定故意與不確定故意,均是針對正犯、幫助犯及教唆犯之「構成犯罪之事實」而言,行為人主觀上是否有不確定故意,其證明方法,並不以直接證據為限,即綜合各種間接證據,乃至於間接事實,本於推理作用,作為認定之基礎,如其推理合理,無違背一般經驗法則,自非法所不許。這也是刑法上的ABC。
 
可是,江錫麟、林榮龍認定林松虎並無幫助胡景彬收賄之主觀犯意,卻是顯然僅僅審酌直接證據而已,對於卷內間接證據毫無實質論斷,即逕以檢察官之論證為臆測,全部不予採取。
 
例如,江錫麟、林榮龍認定「不能證明林松虎有幫助胡景彬違背職務收賄不確定犯意」的兩項主要論據,是:A、檢察官並未提出直接事證證明林松虎對於胡景彬之違背職務收賄犯行有所預見或不違背其本意;B、卷內亦無證據足以證明林松虎曾被告知胡景彬有期約或收賄情事。這很顯然僅審酌直接證據而已。
 
至於檢察官所舉的間接事實,例如,A、「林松虎從事司法工作多年,與胡景彬熟識」;B、「胡景彬絲毫不避諱與承審案件之當事人邱錦珠接觸並為之介紹律師及謀劃訴訟策略」。乃至於胡景彬有明顯且刻意偏頗、不公、施壓對造律師等異於常理之舉止,林松虎身為律師有無認識?若林松虎有所認識,他主觀上對於胡景彬有期約或收受賄賂等情,是否仍無從預見?江錫麟、林榮龍不止未作任何實質論斷,甚至還逕以檢察官之論證為臆測,而全部不予採取。
 
江錫麟、林榮龍不止論證離譜,有為老同事開啟改判無罪巧門之嫌,甚至還囂張的逕指檢察官的論證為臆測,是可忍,孰不可忍,難怪台中高分檢署檢察官非上訴力爭不可!不過,最高法院審判長邵燕玲的指摘用語還是很委婉,只說:「亦有判決理由欠備之可議」。
 
二、黃月蟾涉洗錢案部分─抄襲拼湊判決,改判有罪不敘明理由
黃月蟾涉案部分,台中地院原判她與胡景彬共犯違背職務收賄罪,量刑12年,洗錢部分判無罪,因此,其判決理由所記載的量刑審酌事項,只是收賄罪部分,並不包括洗錢案無罪部分。
 
可是,江錫麟、林榮龍去年3月維持收賄罪刑,改判洗錢罪1年有期徒刑之後,其判決理由所記載的量刑審酌事項,竟然幾乎完全引述台中地院的量刑審酌事項(比較一、二審判決書,即可明瞭),在「據上論斷」欄,也漏載論罪法條,即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1項。
 
這部分量刑理由不備之違法,不止受命法官林榮龍以抄襲拼湊方式草擬裁判書稿,殊嫌怠惰懶散而已,更突顯出,在審判過程中,江錫麟不止怠於調查審酌洗錢案量刑事由,亦怠於審閱裁判書稿。總之,從調查證據到審判辯論程序,再到裁判書製作,都殊嫌怠惰草率。
 
餘論:江錫麟、林榮龍、胡景彬及林松虎的老同事與法庭角色
評述至此,赫然驚覺江錫麟、林榮龍、胡景彬及林松虎四人的老同事與法庭角色關係,十分有趣。首先,四人都曾長期擔任台中高分院法官,即便無深厚私交,亦屬多年同事舊識,其中,14期的林松虎最資深,民國88年間,他因嚴重延遲交付判決原本,遭司法院懲處記過而退下去當律師;16期的胡景彬其次,除了86年至89年休職期間,及短期調任台南高分院法官之外,幾乎都任職台中高分院;17期的林榮龍,87年8月還在高雄高分院當庭長時,20期的江錫麟才剛從台中地院庭長調昇台中高分院法官,89年3月,林榮龍調台中高分院庭長,兩人才同事。
 
16年過後,風水輪流轉,最資深的庭長林榮龍成了陽春法官,最資淺的法官江錫麟成了林榮龍的庭長(現更高昇台中地院院長);因懲處案離職的法官林松虎成了律師兼被告;胡景彬因再犯貪污案成了階下囚,昔日的四位老同事,如今,兩人高坐法檯審判,兩人站在檯前受審。回首檢視江錫麟、林榮龍改判林松虎無罪的離譜論證,能不讓人心中啟疑:這不是在為老同事開啟改判無罪之巧門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