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烏龍檔案 - 法庭三面相 同時轉播 比抓寶還有趣

 105年9月12日上午前往臺北地方法院第12法庭旁聽合議庭就誠股10:15開始審理之105年度訴字第178號被告江O毅、鄭O文、楊O凱等人涉犯殺人未遂等案件,審判長是剛從二審回任一審之S法官。
 
被告江O毅選任辯護人有二位,其中張姓辯護律師,於法院提示卷內證據完畢後,再度聲請合議庭勘驗錄影光碟,以證明被告江O毅無殺人故意!
 
如果將法庭進行的畫面當成是在電視實況轉播,那第一個鏡頭當然是放在「被告和辯護人」身上,因為他們才是法庭審判的核心,會不會判有罪,能否順利脫身獲得無罪,他們的演出是關鍵。
 
不過,鏡頭必須很快轉到審判長身上,因為,審判長即將進行一個違法的行為,不顧刑事訴訟法之規定,自作主張,將當事人的請求,草率駁回。
 
審判長S法官當庭諭知:被告江O毅選任辯護人張律師聲請調查證據無理由駁回,詳細理由另將於判決書內說明之!
 
這個畫面很有意思,如果法庭允許百姓全程錄影,那這個審判長的脫法行為就會全都錄了!
依法,審判長不能自己一個人就把辯護人請求調查的證據「幹掉」,這是當年司法改革會議一再強調的重點:被告請求調查的證據,如果法院不調查,必須是由法官一起合議,並以裁定為之,因為,合議並以裁定為之,被告才有機會抗告!
 
也就是說,辯護人聲請調查證據,合議庭是可以駁回的,但必需合議且說明理由;若審判長單獨駁回辯護人之聲請,則是於法無據!
 
最高法院就此曾經作成94年台上字第1998號判例:合議庭審判長之職權係存在於訴訟程序之進行或法庭活動之指揮事項,且以法律明文規定者為限,此外則屬法院之職權,依法院組織法第101條規定,必須經由合議庭內部評議,始得形成法院之外部意思決定,並以判決或裁定行之,不得僅由審判長單獨決定。從而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1項規定:「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聲請調查之證據,法院認為不必要者,得以裁定駁回之。」
 
即以證據是否應予調查,關乎待證事實是否於案情具有重要性,甚或影響相關證據之價值判斷,已非純屬審判長調查證據之執行方法或細節及法庭活動之指揮事項,故應由法院以裁定行之,並非審判長所得單獨決定處分。
 
這個時候,如果轉播鏡頭適時切入被告和辯護人身上,就可以看到他們如何面對審判長的不合法之諭知的表情。
 
如果當天法庭劇本可以重新改寫的話,這時,鏡頭應該投在辯護人身上,並看到辯護人突然起立告訴法官,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1項規定:「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聲請調查之證據,法院認為不必要者,得以裁定駁回之。」因此,審判長你不可以用「口頭」且是「自己一個人」就將我們聲請調查的請求駁回,你們可以馬上召開簡式合議庭,並告訴我們理由,我們也要馬上提出抗告等等。
 
可惜,辯護人並未能這麼做,白白失去了給審判長一個法治教育的機會。
鏡頭回到審判長身上,其於審理本案言詞辯論終結前,漏未依刑事訴訟法第288條第4項規定,就科刑資料為「實質」之調查,使被告及所選任之辯護人對之有表示意見之機會,即進行言詞辯論!
 
罪成立與否 刑該判多重   此乃兩碼事 法官勿混淆
按我國刑事審判程序之核心,在於證據調查與言詞辯論,蓋真實之發見須依憑證據,而心證之形成更由來於此。證據調查分為論罪證據之調查與科刑資料(證據)之調查,其調查先後順序,依刑事訴訟法第288條第3項、第4項規定,係以審判長就被告被訴事實之訊問為分界,將「論罪事實」與「科刑之調查」程序予以分離(也就是調查分成兩塊,一塊是有沒有罪,一塊是如果有罪,該判多重?),亦即論罪證據調查之後,始就被訴事實訊問被告,於被訴事實訊問後方能調查科刑資料,立法目的在避免與犯罪事實無關之科刑資料影響職業法官認定事實之心證,同時亦在規範法院刑罰裁量之免於逸脫或出於恣意。
 
所謂「科刑資料」,係指刑法第57條或第58條規定刑之量定有關之事實而言,其中科刑情狀有關之事由,如已屬於犯罪構成要件之要素者,固應予嚴格證明,於論罪證據之階段依各項證據方法之法定調查程序(如刑事訴訟法第164條至第166條等規定)進行調查;倘為單純科刑情狀之事實,諸如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犯罪行為人之品行、犯罪時所受之刺激、犯罪後之態度等等,則以自由證明為已足。
 
這個部份,如果是鏡頭播出,可能就要使用說明文字或圖表,才能讓觀眾一目了然,知道法官在審判時,其基本順序為何,因為六法全書規定的很詳細,一點都不能馬虎。
 
法院對於有罪被告之科刑,應符合罪刑相當之原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此所以刑法第57條明定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該條所列十款事項,以為科刑輕重之標準。
 
又刑事訴訟法第288條第4項所謂科刑資料,包括刑法第57條或第58條所規定之事項。此等事項雖以自由之證明為已足,但仍應踐行調查程序,並於判決理由說明審酌之情形,始符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3款所定,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記載科刑時就刑法第57條或第58條規定事項所審酌之情形。
 
由於其中被告江O毅延押期限即將於10月初屆滿,此部分由受命C法官為延押訊問,蒞庭檢察官表示被告所犯為殺人未遂重罪為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以上之罪,且有逃亡之虞,主張有續行羈押必要!其中關於重罪依照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3款規定係五年,三年應係口誤!法庭活動宜精準,否則有被譏笑不夠專業之危險!
 
法庭進行的三個面相,大家一定都以為是「法官、檢察官、被告」三個面相,但這個案子的三面相,有趣的地方在於旁聽席,旁聽席另有某位資深律師前來觀察並指導年輕學徒,資深律師似乎忙著用手機與異性密友作長時段LINE對話,且其手機螢幕大,字也大,不想看也難,無意中看到這一面相,亦附記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