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烏龍檔案 - 最高法院的鄧振球們、何信豐們

林永謀任庭長時,最高法院長王甲乙特別商請他「幫忙照看」二位法官,調最高法院的法官至少都年近50,審判資歷至少20年,為何還需要院長特別商請庭長「幫忙照看」?關鍵在於那兩位法官審判品質不佳,是前任院長提拔的「不動產」,王院長唯恐他們的判決「凸槌惹禍」,只得商請林永謀費神照料,再伺機「消化」這些「不動產」。林永謀曾對司法老友坦言,他最累的時候,是同時照看「兩股半」,亦即兩位辦全股法官,一位辦半股法官。
 
林永謀「特別照料」二位法官軼事,司法耆宿有一句話相當傳神:「去了一江,又來一江」,「前江」姓黃,「後江」姓楊,因兩人姓名尾字都是「江」,因此,當王院長將「前江」調任高雄高分院庭長之後,又調「後江」給林永謀,從此,即傳出「江來江去」的軼聞。
 
林永謀又是如何幫忙照看「兩股半」法官的裁判初稿呢?筆者20多年前曾訪問林永謀,剛踏出電梯口,即聽到林永謀的大嗓門:「你就依我改的照抄一遍,算你的!」,接著,就看到「後江」手捧著「滿江紅」裁判書草稿,步出林永謀的辦公室。
 
林永謀的語意需要說明一下。最高法院的評議實務,是受命法官先草擬裁判書稿送庭長審閱,庭長增刪修改後,若逕送評議,刪改成「滿江紅」的裁判草稿,即成了「原本初稿」,這份形同麻花臉的「原本初稿」,繕打人員、書記官均會過目,若依林永謀的作法,受命法官重抄一遍之後再送評議,其裁判書「原本初稿」是經過庭長化妝後的模樣,好看多了。
 
事隔20多年,司法院調派最高法院法官之中,偶有夾雜「二軍」,甚至「三軍」的弊病,以及最高法院庭長的「林水謀的特別照料負擔」,始終無法完全根絕,吳燦如今幾乎完全扮演林永謀當年的角色。因應最高法院諸多庭長積年累月苦於、疲於刪改資淺法官的裁判書稿,前幾年院內曾傳出一句戲謔笑話:「去了把尿的,又來把屎的」,最近又傳出一句:「最高法院要裝鐵窗,以防庭長跳樓」。其實,說庭長要跳樓,太誇張了,若說要出走(提早退休),可能性或許還高一些!
 
關於鄧振球的離譜烏龍論證,筆者於本報184期甫評述過,如今再評述,實是因緣巧合,鄧振球與何信慶今年9月1日赴最高法院報到就任,鄧振球任高院審判長、何信慶任受命法官於今年5月19日審判的林傳力轉讓禁藥(安非他命)案,就在當天被最高法院審判長郭毓洲(主筆法官張祺祥)撤銷發回更審。
 
檢視發回意旨,鄧振球所犯之謬誤,竟然是殊為罕見的訴外裁判類型─自行臆測起訴事實是「誤載」,逕行更正犯罪事實審判論罪處刑。鄧振球於103年5月判決程君灝販毒案,對於「販毒犯意」犯下突襲裁判之違誤,被最高法院嚴詞指正,筆者曾於本報第151期評述過,如今,他剝奪被告防禦權的訴外突襲裁判老毛病又犯了,筆者只得再花一點口舌評述之。
 
壹、鄧振球、何信慶的訴外裁判─自行臆測起訴事實為「誤載」
林傳力是吸食兼販賣安非他命的小毒犯,檢察官去年起訴他11項轉讓禁藥罪名及4項販賣第二級毒品罪名,新北地院審判長王綽光(受命法官宋家瑋)今年2月判決全部罪名均成立,並以附表方式載明犯罪事實與罪名刑度,林傳力不服上訴,鄧振球、何信慶除了撤銷改判其中一罪之外,其餘14罪均駁回上訴,林傳力不服再上訴,最高法院審判長郭毓洲指摘一項轉讓禁藥罪是訴外裁判而撤銷發回更審,其餘14罪均論罪定讞。
 
據發回意旨,鄧振球被指摘訴外裁判部分,是附表一編號2所載:被告林傳力於民國104年2月19日21時35分許後,在新北市中和區連勝街131號前,無償轉讓禁藥甲基安非他命一包(重量不詳)予林立會。其主文是駁回被告上訴,維持第一審論以轉讓禁藥罪(累犯),處有期徒刑7月。
 
對照一、二審附表,可知鄧振球、何信慶的訴外裁判是完全照抄一審附表所致。
關於附表一編號2所示,一、二審均記載,被告林傳力的犯罪時間是「104年2月19日21時35分許後」,並註明「起訴書附表二、(一)『誤載』為104年5月1日19時40分許至20時」。
 
可是,據卷內筆錄記載,檢察官及被告林傳力於第一審審理中,所指陳或承認的事實,林傳力的犯罪時間顯然是起訴書所載之犯罪時間,即「104年5月1日19時40分許」。由此可見,起訴書顯然並無「誤載」犯罪時間。
 
起訴書所載的犯罪時間「104年5月1日19時40分許至20時」,與一、二審認定的「104年2月19日21時35分許後」,差異甚大,顯然並非同一事實;依檢察官論告及被告陳述,也顯然不是文字誤寫、誤算,法院得曉諭或容許檢察官適當更正,而不影響被告行使防禦權之事項。
 
可是,新北地院審判長王綽光未經詳查釐清,亦未說明經由何項調查或有何依據,足以認定起訴書確有「誤載」情事,即遽然認定檢察官起訴書所載的犯罪時間是「誤載」,並逕行變更犯罪時間論罪處刑,已經犯了「調查未盡及理由欠備之違誤」,換句話說,就是怠惰恣意專斷。
 
豈料,案經被告上訴,高院審判長鄧振球竟重蹈一審的覆轍,還是未經詳查釐清,亦未說明經由何項調查或有何依據,足以認定起訴書確有「誤載」情事,即照抄一審附表,怠惰恣意專斷依舊。
 
最高法院審判長郭毓洲為了指正鄧振球、何信慶的基礎法律概念謬誤,在判決要旨中,特地為鄧、何補上一堂課,釐清「檢察官起訴效力」、「法院審判範圍」、「犯罪事實同一性」、「突襲裁判」、「訴訟防禦權」…等基礎法律概念:
「起訴書係…之公文書,檢察官對被告為起訴後,依刑事訴訟法規定,並無准許檢察官得就所起訴之被告或犯罪事實加以變更,如有聲請變更,應不生訴訟上之效力,此由同法第265條僅就追加起訴作限制性之准許,而就變更起訴則無規定自明。又法院不得就未經起訴之犯罪審判,亦為同法第268條所明定。若法院審理結果所認定之犯罪事實,與起訴書所記載之犯罪事實內容有所歧異,除顯然係文字誤寫、誤算而不影響犯罪事實同一性之認定及被告訴訟防禦權之行使,得曉諭或容許檢察官為適當之更正外,法院仍應針對起訴書所記載之犯罪事實依法加以審判,不能自行臆測起訴書所記載之犯罪事實係出於「誤載」,而逕予以更正犯罪事實後加以判決。尤其法院審理結果所認定之犯罪事實,若與起訴書所記載之犯罪事實有所歧異,而足以影響犯罪事實同一性之認定者,更不容法院以訴訟經濟為由,逕就檢察官事後更正之起訴事實加以審判,俾免侵害被告之訴訟防禦權而造成突襲性裁判之不當現象。」
 
貳、最高法院還有多少個鄧振球、何信慶?
鄧振球、何信慶,現在已是最高法院法官,何信慶是調辦事法官,雖說是到最高法院歷練、學習,2年後即歸建高院,犯此等基礎法律概念謬誤,都屬不該了;鄧振球是占實缺法官,基礎法律概念竟是如此含糊籠統,看來,他們的庭長吳燦非得向退休大法官林永謀多討教幾招不可了。
 
其實,在司法耆宿眼中,最高法院民刑庭均不乏「鄧振球們」、「何信慶們」,最引人注意的傳聞,是司法院副院長被提名人─最高法院民庭法官蔡烱燉,他的庭長李彥文,即是前述「最高法院要裝鐵窗,以防庭長跳樓」戲謔傳聞的男主角。「庭長跳樓傳聞」雖然未必真確,但是,可以確認的是,刪改裁判書稿苦不堪言的庭長,李彥文絕不是孤家寡人,一隻手都數不完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