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面故事 II - 鄭玉山典型自了漢 裁判品質難提昇

只是,鄭玉山出任行政首長(台南高分院院長)之後,與他擔任最高法院法官的表現,開始有了很大的差異。

他當了院長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官癮」的作用,他開始投下絕大部份的「心力」,「專注」在個人的尊貴地位,或是與審判品質根本無關的「基層」行政管理上,如:基層人員的門禁、上班準時、服裝整齊、言行舉止端莊等等。
 
身為二、三審行政首長(院長),理應將高度和眼界拉高,思考如何運用行政權,來提昇所有法官的「審判品質」,這一點,鄭玉山卻是反而一點也不在意了!
 
有法界人士取笑,這很像孫文演講「挑伕與彩券」的故事。
國父孫中山在介紹三民主義演講時舉例,有個挑伕打工很辛苦,就花小錢買彩券,希望中大獎,好改變命運,為確保彩券不遺失,就將其藏在挑擔竹節空隙。
 
有天,挑伕真的中大獎,一興奮,將脫離苦工日子,竟隨手將竹擔往海裡一丟,等到回神,才想起那張中獎的彩券也被丟入海裡了。
 
「撰寫判決」就是法官的「竹擔」,就算再辛苦,也是很享受的智慧考驗之「基本功」,當了院長,或許就像中了彩券,但也還是不能將「竹擔(基本功)」丟到海裡去。
 
法律論述能力 石院長很重視
現任二審高院院長石木欽,曾任最高法院庭長,他一出任二審院長之後,就全力規劃透過庭長及學者評估推舉,每季選出二審「可供參考」之民刑事判決,透過這種作業,讓法官開始關心,如何撰寫出值得大家參考的「法律理由建構」,石木欽院長這種作法,不但引來許多學者的肯定,甚至,當謝文定被提名司法院長,開始構思如何推動司法改革之後,馬上私下找司法院的公關室主任,協助幫忙,了解石院長這套作法的細節(因為還沒上任,不宜直接詢問)。
 
顯然,若是謝文定當司法院長,就會擴大執行這套「二審可供參考之判決」的作法。
石院長的作法,不只謝文定想學,就是法學刊物對石院長的二審民刑事可供參考判決之作法,更是製作專題,上了封面,大為介紹並肯定。
 
石院長的作法,這就是藉用行政首長的行政影響力,全面推動法官審判品質提昇的具體案例。
以往,法官的升遷,總是欠缺一套標準,最後往往靠人脈取勝。
 
據了解,石木欽院長的「二審可供參考判決」作法,在決定調升審判長或是庭長時,就起了一個很好的「領航」效果。法官寫出「可供參考之判決」案例愈多,就表示其法律論述能力愈強,法律論述能力愈強,就愈適合擔任審判長或庭長。
 
科技法庭是幌子 恩怨報復是真的
鄭玉山去年被蘇永欽看中,並加以強力推薦給馬英九,對外的主要「說詞(理由)」是:他在台南高分院推動「科技法庭」成效不錯,值得升官,以利全國推動等等。
 
其實,司法官場的資深人士都知道,這種「說詞(理由)」純粹是為了要拉下林錦芳,硬掰出來的「話術」,推動科技法庭,純粹是花錢買設備就行了,與法官的法律論述一點關係也沒有,偏偏,鄭玉山院長竟然對此「說詞(理由)」信以為真,甚至,是堅信不移。
 
傳言,曾有司法學院請他前往「演講」,那些剛剛考上司法官的年輕學員,一聽到是最高法院院長要來演講,個個都很興奮,除了能親自一睹「終審法院」院長本尊風采之外,當然,也很好奇,終審院長會帶來什麼值得一聽的高深法學見解。
 
聽說,整場演講下來,鄭玉山都在介紹他的「科技法庭」,聽完演講,年輕學員當然不敢多嘴,但,已是司法官的「導師」,可就有不一樣的聲音。
 
有位導師就很不客氣的吐糟道:搞了半天,都在講審判卷證要「如何影印」、「如何上傳」等等,這些完全沒有學問的小事,根本不用終審法院院長來教,也根本不必學,只要一句話,交待給助理,助理就會做得好好的!
 
這則傳言,或許有吐糟的成份,未必完全與真實相符,但從此卻可聞出,鄭玉山當年全最高法院最年輕的法官之「判決功力」,已經在官場上享受官癮時,給耗費殆盡了。
 
他似乎不再在乎,如何寫出有份量的判決功力與經驗之傳承。
台灣司法的裁判品質,每況愈下,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年輕法官對於法律的論述能力不重視。身為最高法院院長,對於提昇全國法官的法律論述能力,是這個職位無從推辭的重任,而不是教如何上傳證卷資料。
鄭玉山院長的個性,只讓自己判決寫的好,卻無法推動大家都寫好的「功夫自了漢」個性,對院長位子之續任的實益有傷無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