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法庭現形- 藍庭長訴外裁定 改變仲裁理論

台灣高等法院105年度非抗字21號的這則裁定,是爭議雙方的合約工程為「中華體育文化活動中心新建工程」,而雙方在合約中,有簽定「仲裁」條款,就是遇有爭議時,同意採取仲裁解決。
 
雙方於102年間,發生爭議,並進入仲裁,同時,因為仲裁人的選定爭議搞不定,最後,其中一造聲請由法院出面,選定仲裁人。
 
這時,其中一方(中華基金會)對此裁定不服,提起抗告,法院一、二審對於該抗告,都是援引仲裁法十四條的規定(除迥避者外,不得不服),加以駁回。
然而,中華基金會對此駁回並不死心,再接再厲,一直提出再抗告。
 
仲裁,是爭議雙方協議採取的非訟解決方式,因此,仲裁人以及仲裁單位,多由雙方自行選定,如果沒選定,則由法院選定,且為了不讓案件久拖,法院選定的仲裁人,是不得聲明不服,也就是不得抗告。
 
「中華基金會」不僅一再提出抗告,還在抗告主張中,將雙方合約議定的「仲裁文義」解釋成為「仲裁或訴訟」為自由選項,並非仲裁優先!
 
其抗告主張強調:仲裁協議,已約定仲裁人之選定方法,故無仲裁法第9條至第12條有關仲裁人選任程序之適用。又,如兩造對仲裁機關之選定有爭議時,業主即再抗告人及建築師有權選定仲裁單位,若兩造最終無法就仲裁人之選定達成合意,應視為「雙方不同意仲裁」。
 
其實,檢視其「合約原文」為:「無論於施工期間或在本工程完成或被放棄之後,業主或業主委任之工程監督或建築師及總承包人之間,對契約之解釋或對契約有關之任何問題,若有任何爭議或歧見,則有關爭議或歧見須提交雙方同意之仲裁人,按仲裁法進行仲裁,若雙方對仲裁機關之選定有爭議時,業主及建築師有權選定仲裁單位,或以所在地之地方法院作為裁判機關,雙方不得異議」。
 
根據上述原文,多數法界人士都認為「以所在地之地方法院作為裁判機關」這句文義,應是指「若雙方對仲裁機關之選定有爭議時」,那就交由法院作為裁判機關來選定仲裁機關,也就是,當「仲裁機關」之選定,雙方搞不過時,就交給法院決定,並不是說,仲裁機關搞不定時,原來契約中雙方協議的仲裁,就取消不見了。
 
但是,台灣高等法院藍文祥、洪文慧、周舒雁三位法官,卻完全接受該抗告人的見解,將原來一、二審法官的裁定,全部廢棄。非常罕見的認定此案「自非屬仲裁法第14條不得聲明不服之裁定。且再抗告人已依系爭仲裁條款後段之約定,於102年5月3日行使其程序選擇權,即以法院為裁判機關,相對人應受其拘束,不得再依仲裁程序解決爭議。是依上說明,相對人聲請選定仲裁人,自屬不應准許。」。也就是採取「仲裁與訴訟,是得自由更改」選項。
 
如此一來,,原來一般正常仲裁程序已經得到判斷,並將爭議解決的這個案子,經高院這麼一裁定,案子從102年打到現在,愈打愈複雜,單單該合約是不是屬於仲裁案件,就都還在爭議之中!
 
高院此裁定除改變仲裁制度,讓「仲裁」變成合約中的選項之外,也犯下了一個不該犯的毛病,就是抗告人提出再抗告時,只是針對「二審」的裁定抗告,結果,藍庭長他們卻是訴外裁判,將原來沒有抗告的「一審」裁定,也把它廢棄了!
 
最令人不解的是,藍庭長的裁定強調全案不得抗告,並直接封殺,且將對造聲明抗告也直接駁掉不轉呈。問題是,藍庭長「受理」並為裁定的案子,前審也是強調不得抗告,何以他卻為受理,並廢棄前審?
 
有人忍不住驚呼,這太像圍勢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