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00661

    累積人氣

  • 18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讀者來函 - 不是司改會萬國幫的同路人

法治時報編輯部
 
 
黃社長 你好:
我拜讀最新一期內容,發現社長訊息部分有誤, 所以我投稿如下,請貴社參考。
 
今年五月看到貴報針對司改會萬國幫的一條龍長期以來在司法實務界的某些操作手法提出針砭意見,筆者認為實在寫出了現況,許多法律界同道更是認為黃社長確實發出了正義之聲,基層小律師一片叫好,然而187期的封面報導的兩金、兩銀等等,筆者卻認為黃社長可能受了某些有心人士「故意放出錯誤消息」而誤解部分情況,這將使法治時報公信力受到不小打擊。做為一個法治時報的忠實讀者,有必要告訴黃社長,許宗力、顏厥安、詹森林、黃國昌根本不是司改會萬國幫的同路人,請黃社長再多方打聽,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從頭到尾就和司改會萬國幫的改革意見不同,請黃社長明察秋毫,不要被「不正確的資訊」所誤導。
 
在對抗國民黨的藍軍司法勢力的「八年抗戰」之後,司改會萬國幫的大頭律師如顧立雄、林永頌、羅秉成(法扶系)和檯面上這些律師,他們都已經在小英當政後取得大位、高位,但他們事實上並沒有針對司法真正的缺失和弊病去做妥善的處理及提出正確改革的建議,以他們過去所作的司法改革作為,如「支付命令的修法」和「沒收新法」,有時候都可以讓人知道修法根本沒有解決真正的問題,且有時候只是增加社會知名度、創造話題而已,這種程度的「司法改革」,根本上完全起不了作用。以沒收新法為例,當初司法院刑事廳在修法時就是百般阻撓,顧立雄甚至在「沒收新法」通過的過程中,也沒有給予真正必要的幫助,反而和該被改革的司法院刑事廳「幾乎」站在同一線上,就以林鈺雄在今年5月2日在自由時報說的為例,沒收真的差一點淪為「戰士授田證」?這也是司改會萬國幫當時未全力支持造成的,這都是有紀錄可循的,貴報前幾期也有報導,不再贅言。
 
黃國昌教授部分,社長不知道的是,當尤美女立委「可能?」受蒙蔽提出和前「藍軍」一致主張而要修正法官迴避條款,有可能產生「護航財閥的結果」時,真正發出正義之聲的就是黃國昌教授,他完全不讓這樣的法官迴避條款通過,這在蘋果日報有報導,黃國昌是個理想性甚高的人,社長可以舉證批評他的學術能力或是因為他個性過衝而認為他「白目」,但是在基本的人格操守上他是沒有問題的。以他批評林錦芳為例,這和社長在法治時報的論點是一致的, 社長說他是司改會的「監軍」,其實與事實有間,如只是因為他為許宗力大法官「再任」司法院長辯護,就認為他是司改會萬國幫的人馬,那真的是誤信「錯誤資訊」了,事實上贊同許宗力任司法院長的,在學界和實務界是多數聲音支持的。因為許宗力在學術界以來,為人公正客觀,這個社長週邊若有懂的人,隨便一問即可知道,黃國昌不會因為是「老師」就幫他說話,因為黃國昌從頭到尾就不是司改會萬國幫主張的同路人,相反地他是扮演制衡的角色。

真正反對許宗力出任大法官和司法院長,才是司改會萬國幫這些掌權的真正聲音,因為許宗力從來都和他們意見不一致,司改會萬國系統和許宗力向來就沒有關係。許宗力所主張的「憲法裁判訴願」、「建立統一見解的最高法院大法庭制度」、「人民參審以德國為基準」、「司法公信力不彰原因應先釐清」根本上是很公正客觀的,許本人是國內憲法制度最有研究的人,硬說他和司改會萬國幫系統「相關」,受萬國「擁戴」,恐怕沒有道理。

 
司改會的系統其實非常複雜,其實他們是各種勢力組合而成的,大略區分如下肆大部份:
 
1. 司改會律師集團(萬國幫、法扶系):萬國幫,這個集團是以萬國事務所和萬國出來的分支律師事務所為主,顧立雄、尤美女、林永頌屬於此類型,他們擁有最多的客戶和最龐大的政經勢力,這個集團類似黃埔系、正期生,主要都是佔據要位的大員,司改會出身或與萬國法律事務所相關的「台大」律師佔了大部分,在進行司法改革這方面,他們扮演著主要角色。而學者跟司改會萬國幫較好且說得上話的恐怕只有台大李茂生教授了,李的學生有不少都和萬國幫、法扶系有密切關聯。而司改會法扶系指的是從和萬國幫相善在法扶系統有位置的「大律師」,法扶系的羅秉成也應歸類為這個系統。其他的就如貴報之前的報導。
 
2. 司改會的政黨系統:這就不用多說了,林峰正、邱顯智(時代力量)都是這個系統的。例如出任不當黨產委員會的委員李晏榕(社民黨)就曾出任司改會的法國特派員。
 
3. 司改會的藍軍系統:藍軍系統一般說來在司改會只是平衡用的,根本上他們不關心司改的問題,說真的,關心也沒什麼用,比起司改他們更關心的是改革有沒有改到自己的利益上。
 
4. 司改會的浪人系統:之所以稱為浪人系統是因為這個系統不屬於法扶、萬國、台大李茂生學生的系統,他們一般說來是偏政治,可惜因為學術論說能力較為欠缺,所以許多的論述偏政治而會被人判斷為偏綠論述或是激情論述。又,如:尤伯祥律師、詹順貴律師、吳景欽教授也屬於浪人系統,他們比較關注的是司法上社會、政治改革的問題。
 
顏厥安、黃國昌這兩個人很難說是萬國系統、司改會系統的既得利益者,如果只是他們是董事之類的,就認定他們是司改會的「獲利人」,那恐怕是言過其實,畢竟在法律上司改會是財團法人,和公司的社團法人設計根本不同,他要有些學者當代表才對。顏厥安、黃國昌批評謝文定、林錦芳是否妥當,恐怕未必經不起「民眾輿論的檢驗」,林錦芳在社長的法治時報也是備受批評的,謝文定以前當司法院秘書長與法務部政務次長時的作為也可受公評,如果按照同一標準,我們總不能說社長也是「司改會的同路人」吧?
 
至於說詹森林教授和司改會、萬國有啥關聯,「現在」更是不可能,因為詹森林離開「萬國」已經很久了,他在學界致力於研究民法,是我國首屈一指的民法權威學者,恐怕和司改利益問題無關,詹森林在消保法歷次修法中都很努力維護消費者權益抗衡財團壓力,並且對於利益團體都向來不表贊同,詹森林是真的很認真的學者,把他說成是司改會萬國幫,真的讓人無法贊同。在媒體中,台大的陳志龍教授說的「利益團體交叉持股」恐怕應該還是指前述的萬國幫司改會的少數人,而不是全部的司改會成員,這點應該特別說明。
 
司改會的理念還是受到許多人支持的,這就像是說法院的某些法官有貪污拿錢的,但社長總不會說所有的法官都貪污吧?社長的法治時報是要「揭露真相」的,但是卻不該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司法改革基金會有問題,社長要做的事情應該是「請這些司改會萬國幫、法扶系的既得利益者離開司改會、法扶」,讓這個公益團體能夠有透明選舉制度、平等的公眾參與,但卻不是說司改會所有的人都是「有問題的」,相信這些話社長可以聽得進去。
 
要告訴社長的是,不是所有的司改會成員都理所當然的都在司改會可以分的到「一杯羹」或是和律師一樣為了「利益」而戰,許多人贊同司改會的理念,或為司改會做事,卻並不是所謂的「利益集團」,這還請社長明辨。
 
 
 法治時報讀者 苦工小律師
 
 
民間司改會組織名單
常務董事:
林永頌、黃旭田、瞿海源、羅秉成、顧立雄
 
董事:
尤伯祥、朱麗容、李念祖、李茂生(2013年監察人)、林志剛、陳玲玉、陳傳岳、黃瑞明、詹森林(辭任) 
潘維大、劉志鵬、顏厥安(連任董事)
 
監察人:
林佳範、林峯正、吳志光、高涌誠、 謝銘洋
 
常務執行委員:
尤伯祥、王龍寬、吳俊達、李艾倫、李宣毅、李榮耕、周宇修、林永頌、林志忠、林俊宏、林峯正、林裕順、施泓成、孫 斌、徐偉群、高涌誠、張 靜、張喬婷、郭德田、陳孟秀、陳惠敏、陳傳岳、黃旭田、黃致豪、黃國昌、黃瑞明、劉家榮、鄭文龍、鄭凱鴻、賴瑩真、羅士翔、羅秉成、顧立雄
 
諮詢委員:
吳志光、李岳霖、林佳範、林孟皇、洪鼎堯、馬在勤、張世興、黃虹霞、黃達元、楊芳婉、葉建廷、詹順貴、劉志鵬、錢建榮
 
執行委員:
王智昱、白禮維、朱琬琳、江政峰、江榮祥、吳佾宸、吳怡德、吳欣陽、吳景欽、宋一心、李亦庭、李典穎、李晏榕、李聖鐸、李衣婷、沈元楷、沈巧元、周漢威、林廷翰、林明賢、林楊鎰、林鴻文、林心惠、林易志、林依雯、林建宏、林煜騰、邱顯智、侯慶辰、段可芳、洪旻郁、范志誠、倪映驊、唐玉盈、徐崧博、張世潔、張靜如、梁家贏、莊植焜、許仁豪、許煜婕、郭怡青、陳怡君、陳承勤、陳建宏、陳為祥、陳重安、陳紹倫、陳學驊、曾威凱、曾昭牟、馮俊堯、黃仕翰、黃威如、黃朗倩、黃耀正、楊時綱、楊淑玲、詹義豪、趙乃怡、
趙書郁、劉有志、劉志賢、劉佩瑋、劉冠廷、劉硯田、劉懿嫻、蔡欣渝、蔡桓文、蔡晴羽、蔡旻穎、繆籃蘋、謝良駿、謝佳穎、顏 榕、顏華歆、魏潮宗、羅承宗、嚴心吟、蘇孝倫
執行長:高榮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