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136134

    累積人氣

  • 73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這款院長?-評許宗力聲明 獨裁 總有其難忍之猥褻

 獨裁最愛的台詞    我是完全合法的
官員權力之「合法界限」,不該也不可由該官員自己出面解釋!
 
法官在審判被告時,有時,會對被告闡明,根據某某法條,所以對被告有管轄權,或是,檢察官論告時,也會追加法條,表明追究起訴書未記載之罪名,但是,從來沒有一個法官在開庭時,必須「出示」國家頒發的識別證,向被告證明,本法官具有合法資格,可以對被告進行審判!
 
悲哀的是,中華民國一百零五年司法院長被提名人,他出場的第一個動作與第一份聲明,竟是向國人強調,他的出任司法院長沒有違憲!
 
這不就像法官在開庭前,卻向當事人「說明」,本法官坐在審判長的位子,是合法的!請當事人你不要懷疑!不相信,我可以出示我的法官識別證給你們看?你要不要看看?真的,我是合法的!
 
這種場景,出現在總統府的司法院長提名記者會上,是何等荒謬的事?
再說,人類法治史上,法治國家最為重要的一個基本概念,就是官員權力的合法界限,不可也不該官員自己出面說明解釋。
 
因為擁有「權力大位」的官員,如果還可以自己出面解釋其權力,則無異是將「權力的檢視」與「權力的平衡」,同時交給同一個人!
這將會完全喪失「check and balance」的意義。
 
官員的法定權力,必須有憲法或法律明文法定,若明文法定權力的界限有爭議時,一定要交由「立法機關」或是「專屬」權力解釋機關,以立法修法或解釋闡明來妥適解決。
 
萬萬不可讓擁有權位的人,自己去解釋其權位是否合法,這是基本常識,也是民主國家「權力分立與制衡(check and balance)」的概念實現。
一個即將擁有司法院長權力的人,由他自己去解釋他即將擁有的權力是合法的、是沒有違憲的;這種事情,過去在台灣確實發生過,但,那是只有蔣家在統治台灣時,才會發生。
 
蔣家父子為了達到永遠由他們家人擔任「總統」,一再以「總統」身份要求修憲與釋憲,也因為掌權者自己進行權力詮釋,最後,他們父子確實都成為「終身總統」,台灣也成了世界上戒嚴最久的國家。
 
而今,中華民國的司法院長兼任大法官,且是曾經擔任過大法官的人,竟然為了要出任司法院長,就自己擔任「權位合法」的「解釋者」,這是何等荒謬且不合法治的基本概念啊!
 
這樣的人,將來由他擔任大法官釋憲會議之「主席」,他又怎麼能夠分辨何謂「權力的制衡」?何謂「權力的分治」?
 
將來也很可能就會發生,只要符合他個人利益或是某些他支持政客的利益之法律,他就會想辦法找出解釋,自圓其說;反之亦然,不符合其利益者,必也會有其個人主觀論點可以否決。
 
主觀欲望能實現 並不等於客觀事實會出現
國人應該要感到傷心難過的是,一個即將出任中華民國司法院長的人,他的「出場聲明」,寫了4821字,其中將近一半的篇幅(2398字),在反覆辯解他的司法院長兼大法官大位,是合法的,是沒有違憲的。
 
真正在說明他的「司法改革」理念與作法的,只有一半的文字。
易言之,在許宗力心中,司法改革的重點,和他的「無罪答辯(沒有違憲)」是一樣重要的,「司法改革」是關係整個國家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大事,「他本人職位」則是關係私人名位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卻將兩者視為同等重點,用一樣多的篇幅在著墨!
 
如果將來國會審查通過,他將會是司法院長兼大法官,他即將成為司法政策的最高主導者,他的大位是不是違憲,是不是適當,根本就不應該也不可以由他來說嘴。
 
他是違憲與否的「當事人」,將來他真的成為司法院長之後,萬一,真有這麼一個釋憲案,討論他的「連任」疑義,他是當事人,還必須利益迥避的!他怎麼可以在總統府發佈他為被提名人的現場,長篇累牘的強說自己的「出任」沒有違憲之虞?
 
許宗力出任司法院長,面對違憲爭議,自己撰寫「被告無罪答辯狀」已經夠荒謬離譜了,再進一步檢視其無罪答辯之文字與內容,那就更是令人為之噴飯了。
他的「無罪(沒有違憲)答辯狀」中,最為好笑的一句是:「本人既接受提名,就表示本人確信並不違憲」!
 
這種論述說法,堪稱綠色執政之後,最具經典極緻的說法,唸法律的大學生們,一定要好好記住許宗力的這個邏輯,將來考上律師,替被告答辯時,一定用得上。
 
以後律師在法院審判庭上替貪污被告辯護時,都可以援用這個邏輯,向審判法官說:「我的被告既接受商人金錢餽贈,就表示他本人確信,拿錢並不違法,這是司法院長的概念,所以,被告不該有罪。」。
 
「接受提名」和「不違憲」之間,根本沒有邏輯關係,兩者是完全無關的。
「接受提名」,那是個人對權力慾望的滿足與同意,是主觀的、私欲的;至於,違憲與否,那是寫在國家基本大法─憲法,那是客觀存在的事實,它的檢視是依據憲法法條或憲法法庭合議討論表決後,才會出現的客觀事實。
 
許宗力竟然分不清楚,他「個人主觀」接受提名,和違憲與否的「客觀事實」,兩者之間,怎麼可能因為他的「主觀意願實現」了(接受提名)就能因此「建構」不違憲的「客觀事實」出來呢?
 
許宗力準院長的「超邏輯」造句能力,比起馬英九的「這不叫關說,什麼才是關說」,簡直是可以將馬英九打趴在地。
 
援用許宗力的造司法,當年,黃世銘和馬英九兩人聯手搞國會竊聽時,他們就可以和許宗力一樣的造句:他們既然會聯手監聽,就是「確信」他們是在「處罰王金平的非法關說」,所以,他們絕對是「合法的」、「是符合正義的」。
 
一個擔任過大法官,且在充滿違憲爭議聲中,要出任司法院長的人,他的被提名聲明(兼被告無罪答辯狀)竟然是這種邏輯,這個國家的司法改革還需要加以期待嗎?
 
 懷念戒嚴時期    喜歡修憲合身
許宗力不只犯了「獨裁者總會流露出的猥褻」外,以及「硬是架構主觀欲望實現,等於客觀事實就會出現」的荒謬外,他的無罪答辯狀中,結論又再次流露出其沈醉在戒嚴時代的法律概念。
 
他說,「如果大家無論如何一定要禁止再任,我的建議,就修憲吧」,此語一出,法官論壇馬上有法官挖苦道:法律適用有爭議,那就修法吧!憲法適用有爭議,那就修憲吧!
 
法官挖苦的意涵很清楚的嘲笑著:上自憲法,下至法律,只要某人不適用,那就修憲、修法吧!
在許宗力心中,他是「非當」司法院長不可,所以他才會有這樣的命題出現,也正因為他有這樣的命題存在心中,所以,他就會想出,如何讓他不成為一個「違憲」的司法院長之解決之道。
 
許宗力的解決之道,一個是,由他出面宣示,他沒有違憲;另一個是,修改憲法,將他涉及違憲爭議的部份,透過修憲,讓爭議不存在。
 
許宗力會有這種概念,應該是戒嚴時期,他唸書的時候受到「萬年國會」的影響所致。當時,除了蔣家的「萬年總統大位」修改憲法外;「萬年國代」也是用這種作法,才能達到永遠代表中華民國的「法統」,行使修憲;「萬年立委」當然也是一丘之貉,比照辦理,就成了「終身合法」至死不休,一生都可以行使立法委員的職權。這是戒嚴時代,最為一勞永逸的好辦法,永遠不用擔心違憲的問題。
 
許宗力的大腦一定很懷念戒嚴時期,所以,才會說「如果大家無論如何一定要禁止再任,我的建議,就修憲吧」,這和「萬年國會」當年的說詞簡直是一模一樣:「如果大家無論如何一定要求符合法統,那就修憲吧!」。
蔡英文和許宗力,這兩個在戒嚴歲月中長大的總統和司法院長,什麼人不學,竟拿「蔣家」和「萬年國會」當模範,拚命猛學。
 
連任?再任?四年?八年?
賞味期限  誰說了算?
司法院長的權位取得,除了要勇於任事,擔綱改革重任之外,更重要的是展示其身為法律人,追求法律「邏輯嚴謹」、「是非分明」、「不忮不求」特質的風範與風格,而今,為了大位,竟在就職聲明中,長篇大論扮演被告似的答辯,為詞強說自己的出任司法院長並兼任大法官一職,沒有違憲的問題。
這種作風,當然是讓全國的法律人以及實務界的官員,看破手腳。
 
話說回來,前任司法院長賴浩敏出任司法院長時,大家不會瞧不起,因為,他本來的「職業」就是律師樓的主持人,他原來的工作重點,就是以替人打官司,賺錢為主要目的,法律只是他賺錢的工具,因此,他的各種作法若是無法取得法律人的尊崇,大家不會太過苛責,大家了解「商人和學者」是不一樣的。
 
商人的思維是唯利是圖,但是,學者不一樣,學者是以思想為主,是以追求信念為基礎,「名利」只是理念追求過程中的副產品,真正的學者不會像江宜樺那樣,當了官,就派警察打學生,更不會像許宗力,為了當官,就自己解釋法律,就效法戒嚴時期。
 
最後,再附帶批評一下許宗力的「超過四年就不違憲」之論述,根據他的論述,現任檢察總長顏大和可要千萬小心,小英政府可能會清算你!
許宗力認為,他卸任大法官已經超過四年,也就是大法官任期的一半,所以,他的出任沒有連任的問題,頂多只是再任而已。
 
他還說:「說真的,8年並不長,對很多大法官而言,經過開始的摸索、學習,再過一段時間鍛鍊,剛開始感到比較成熟、得心應手沒多久,倏忽就要卸任了。」按照他的說法,修憲之後為達「半數交替」更換目的,當屆任期分「四年」與「八年」兩種,則那一屆任期只有四年的大法官,豈不是連得心應手都還沒,就已卸任?
 
依許宗力的邏輯「反推」,那些四年任期就卸任的大法官,顯然個個都幹的很生疏,很不職責?
 
許宗力還說:「另外也有人質疑,適任大法官的人選,所在多有,何需再開一扇允許卸任大法官再任的方便巧門,阻撓新陳代謝?我認為這層顧慮有點多餘,再任如果允許的話,考量一般卸任後的年紀,加上至少4年間隔,再任絕對只會是少數,加上中華民國大法官人數在比較法上少見的多達15名,還擔心阻撓新陳代謝嗎?」。
 
許宗力通篇無罪答辯狀,只有這個說法是對的!
他說「再任絕對是少數」,沒錯,「再任」不僅會是少數,而且很可能會是唯一的「一個」,那個就是你!許宗力!
 
許宗力這個命題說對了,「再任會是少數」,「唯一」當然是非常的少數。
又,許宗力的無罪答辯狀中,最為敏感的一段是:「本人的情形,是完全任滿後一段時間(超過一半任期),再任大法官,明顯與前述兩種連任的情形不同。再任雖然與連任有別,且不在憲法所明文禁止之列,但會否影響大法官的獨立性,因此政治上應認為不妥,宜予避免?我認為確實是有可能影響審判獨立的,但應該視再任間隔時間的久暫而定,未可一概而論。」。
依照許宗力的邏輯,那「現任」總長顏大和可就危險了!
 
許宗力的邏輯    顏大和有危機
許宗力的邏輯是:大法官任滿之後,間隔一段時間(任期一半),再來擔任大法官(「再任大法官」」就沒有「連任」的問題!
這麼一來,現在只要蔡英文總統學馬英九當年「逼退陳聰明總長」的手法,再次使用在現任總長顏大和的身上,然後,顏大和一退出,馬上提名黃世銘,也就完全沒有違法了!(法院組織法規定,總長不得連任)
因為,顏大和總長的四年任期,到今年五月已經過半,引用許宗力的「邏輯」,任期「過半」就「不算連任」,這時,再派黃世銘出馬,擔任總長,也就不會有「連任」的問題,黃世銘只是「再任」而已,不是「連任」!
司法改革的「列車」的啟動,距離蔡英文曾經作出的承諾「時程」,已經是嚴重「誤點脫班」了,本來,她說「十月」就要召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現在,不但司改列車看不到個影子,甚至,連司法院長人選都找個違憲爭議的來出具「無罪答辯狀」,這樣的司法改革,還會成功嗎?
恐怕,不要崩盤就屬萬幸了。
 
 
法官論壇  經典留言
 
標題: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所揭露的 
作者:真相 
日期:105/09/02 10:27:08
內容:
一、沒有人可以擋住權力誘惑,只要他是人。 
二、名位是一時的,名譽是一世的,但多數人還是喜歡一時的名位。 
三、在自私與自利的人類本性前, 仁義道德或美善理念通常顯的可笑。 
四、「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不一定是真真理, 因此企圖尋找噤聲匿跡的徒子徒孫,就太為難人。 
五、結黨結派,通常不是基於什麼高尚理念,而是權力的誘惑。 
六、憲法有疑惑修憲才能解決,因此法律有疑義, 也要修法才能解釋,不要隨便再扯談憲法意識或憲法高度, 更不可法官造法,從首席大法官以降安於法匠可也。 
七、大位真不可智取,常無關乎真才能,而是運氣,許前大法官、 蔡法官皆然,羨慕可也,嫉妒憤恨勸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