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136134

    累積人氣

  • 73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深度報導-萬國幫及其權力附屬組織

馬英九的政治算計是:萬國幫以及其權力附屬組織(司改會)在台灣法界的實力,不可小覷,安排賴浩敏出馬,一則可以安撫萬國幫眾,再則進行司法改革的戲碼,若是改革有功,當然是馬總統和蘇永欽的「功勞」,反之,若是有過,則是司法院大當家─司法院長的不行。
 
至於,賴浩敏本人的原則,則是「有官可當」最好,沒有官可當,也還有萬國事務所可以分紅,可以吃香喝辣,至於,司法改革從來不是他的理念,他們萬國幫以及權力附屬組織這些年來的實力經營,根本是執政黨必須畏懼他們,而不是他們要畏懼執政黨,誰執政萬國幫都有實力叫執政黨賣帳並聽話。
 
 陳傅岳:「萬國幫」法律事務所創辦律師(1974年)、民間司改會第二、四任董事長,目前「官拜」行政院「兆豐銀行遭美裁罰案督導小組」委員律師,陳傳岳原也有意爭取大法官提名,但不敵其後繼者─第五任董事長黃瑞明。
 
不過,也有律師同業指出,就律師而言,真正在乎的是,如擔任「兆豐銀行遭美裁罰案督導小組」委員律師,日後可取得兆豐銀行的非訟業務,那好處就可觀了!
 
萬國幫之權力附屬組織─民間司改會
歷任董事長「政治動態與權力爭取」過程一覽表.
 
董事長林敏生:1997年5月-1997年9月
司改會成立當年,林敏生律師即不幸辭世,當時,就有人基於「政治考量」,刻意不想被外界認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的勢力,都是「萬國幫」在抱持,所以,故意安排由「非萬國幫」出身的林敏生律師,出面擔任董事長,一者服眾,再者,可免律師同業反彈,認為「萬國幫眾」的勢力太大,樹大招風,易生意外。
 
只是,萬萬沒想到,林敏生前輩突然過世,萬國幫為了好好把持民間司改會這個重要權力資源,不想讓勢力被外人拿走,只好「露臉」出面掌控,也就是林敏生的繼任董事長,當然,二話不說,就是「萬國幫」的陳傳岳律師了。
 
董事長陳傳岳:1997年9月-1998年3月。
陳傅岳律師上任,這是「萬國幫」開始經營其「權力附屬組織」─「民間司改會」的草創初期。
 
這段期間,陳傳岳董事長大部份見諸媒體的「改革嗆聲活動」,都是借重其親信弟子林永頌律師(也是「萬國幫」出身),也因為這一階段的活動,讓該會得到大量曝光,同時,也奠定了林永頌在民間司改會無可取代的重要地位。
 
  這段期間雖然嗆聲司法官員的活動很多,「曝光」度也很高,但風險也大,法官庭長對於司改會的作風,非常不能忍受,亦曾提出誹謗官司,但這種「反彈」並未得到百姓認同,反而博取百姓認同「司改會」。
 
董事長高瑞錚:1998年3月-2000年11月
「萬國幫」在創辦人陳傳岳擔任民間司改會董事長之後,因林永頌的「嗆聲」行動,招致實務界不少的反彈力道,為了降低風險,同時,也打算減少「萬國幫」的色彩,因此,讓出該會董事長,交由高瑞錚律師擔任董事長。
高瑞錚律師的個性,不喜歡太過政治,在他任內,多採取溫和作風,加上他卸下董事長之後,也就不再介入司改會的活動,只專心辦案、並且回鄉捐錢蓋圖書館。
 
董事長陳傳岳:2000年11月-2007年2月
經過「非萬國幫」的高瑞錚律師之淡出「權力爭奪」後,「萬國幫」的底下幫眾,紛紛強烈建議,「萬國幫」應該要再次拿下民間司改會,這樣像是林永頌這種人才,才能有機會大展身手。
 
陳傳岳在眾人扶持之下,再次拿下「民間司改會董事長」一職,並掌權民間司改會長達七年之久。
 
在這七年間,是「萬國幫」的勢力,開始攀升,並邁向一個新的高峰,因為,這段期間正好也是民進黨第一次執政,「萬國幫」的人馬和當時司法院長翁岳生,雙方情投意合,開始進駐司法院,並擔任「秘書長」(范光群)要職。
 
翁岳生為了坐穩司法院長寶座,對於司改會的要求,幾乎是有求必應,同時,還配合大量修法,處處限制百姓訴訟權,以強制律師代理來提高律師收入。
 
除此,「萬國幫」的律師也受到民進黨的重用,陳水扁的訴訟律師,就是萬國幫的顧立雄(只是,顧立雄律師替陳水扁官司打到一半,卻因為中國不讓他前往大陸,他就拋棄陳水扁,解除委任,以換取前往大陸的簽證)
 
  此外,民間司改會的實力,已經可以介入司法高層的人事安排,例如:陳水扁原本矚意由楊仁壽出任司法院長,但,司改會的顏厥安一篇違憲文章,陳水扁就作罷,司改會的實力,隨著綠色執政而高漲。
 
董事長黃瑞明:2007年2月-2010年2月
「萬國幫」的律師群,一向精於「政治算計」,一般律師事務所想要拿個政府的「法律報告」預算根本連門都沒有,但是,萬國事務所或是國際通商事務所則是輕而易舉就可到手;再說,若不是很精於算計,不可能一個事務所,可以擁有那麼多的政府官職(司法院長、司法院秘書長、大法官五席以上、立委三席以上)。
 
萬國幫深知,長達七年都是「萬國幫」的人馬在掌控「民間司改會」,再加上,綠色執政在當時已經成了「貪腐的代名詞」,萬國幫也就想趁機開溜,就在2007年,趁著改選,就將把持多年的「司改會董事長」一職,交由「國際通商」事務所所長黃瑞明出任。 
 
只是,這一讓,卻也讓陳傳岳很是懊惱。
今年十月的大法官提名,原本,陳傳岳也很心動,陪審團協會也正式通過董事會,出面加以推薦,偏偏,「萬國幫權力一條龍」的形象太過搶眼,再加上,陳傳岳本人並沒有老婆在當立委。黃瑞明董事長則不一樣,他的老婆就是不分區立委尤美女,曾任民間司改會董事長,加上老婆是不分區立委,雙重關係之下,「萬國幫」的陳傳岳,辛苦打拚多年的「民間司改會」,最後反而肥了「國際通商」的黃瑞明,大法官被提名人只有黃瑞明,沒有陳傳岳的份。
這一點,陳傳岳是該夠嘔的。
 
黃瑞明的「國際通商事務所」,去年替沒有良心的黑心頂新魏家,一審官司打成無罪,同時還配合「策動」該所律師群,集中「選票」支持另一位擔任頂新魏應充的辯護律師羅豐胤,出任「法官評鑑委員會」的「委員」,透過這種運作,讓羅豐胤可以同時擁有雙重身份,既是律師,也可以評鑑法官,等於是變相替頂新圍勢,有「球員兼裁判」之嫌。
 
了解陳傳岳的人士表示,在這一點,陳傅岳律師輸人一截,有很多事,他會放手交給年輕人去做,但一邊替被告打無罪官司,一邊換票,讓律師去當評鑑委員的事,他可能就是不會做。
 
董事長顧立雄:2010年2月-2011年2月
「萬國幫」律師,同時也是檯面上的「狠角色」,他先後參與市長初選、不分區立委提名、不當黨產主委等等,氣焰如日中天,以致不當黨產委員會成立當天,在記者會上痛斥記者,不帶法條就發問,是很無禮。
 
顧立雄在2010年,也就是賴浩敏出任司法院長那一年,他登上司改會董事長一職,在這段時間,「司改會」的勢力又開始了新的轉型,他們已經實際掌握權力,司法院長已經是「萬國幫」人馬,他們不再上街頭,也不再搞問卷,他們開始重用年輕人當第一線的砲手,他們開始躲在幕後,默默分享權力和好處。
也正因為政治運作的得當,顧立雄雖然替郭瑤琪打貪污官司,打成冤獄,讓她入牢,但這並不影響他的政治地位(雖然他也不想替她翻案),顧立雄的政治權力不斷攀升,市長初選、立委、不當黨產主委,官運亨通。連老婆都有份,出任經濟部次長。
 
「萬國幫」與其「權力附屬組織(司改會)」的真正權力之開花散葉,在顧立雄和前執行長林峰正兩人身上,得到最佳見證。林峰正現為國安諮詢委員,並負責司法改革。
 
董事長瞿海源:2011年2月-2015年2月
維基百科上,如此介紹他老人家:「臺灣社會學家,國立臺灣大學心理學碩士、美國印第安那大學社會學博士。曾任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董事長,現任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中研新村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等職,亦是澄社創社社員,廢死聯盟召集人。」。
 
瞿海源是司改會成立以來,唯一一位「非律師」,也「非學法」出身的,就「萬國幫」及其「權力附屬組織」而言,這是一張很漂亮的牌,瞿的學術形象和地位,在國內少人能及。
 
只是,瞿並不知道,他只是人家的「重要棋子」而已,看下面一段新聞,就可看出端倪:
風傳媒報導:「民間監督大法官聯盟」7/21日拜會總統蔡英文,聯盟召集人瞿海源轉述,蔡坦承提名謝文定、林錦芳任司法院正副院長,未經副總統陳建仁召集的審鑑小組,是她自己決定,而考量司改會議逼近,提名思考可能有點倉促,對民間團體要求撤回提名案,會慎重考慮,但也盼讓謝有說明機會。
瞿海源也說,上周五(7/15日)傍晚,林永頌、陳傳岳、顏厥安、黃帝穎等4位面見蔡英文時,對民間團體要求撤回謝、林的提名案,蔡英文表達有困難,不過今天,對團體的要求,蔡則答應會回去慎重考慮。
 
在上述新聞中,可以看出民間司改會「企圖」掌握司法院長人選,是有謀略的,是分次進擊的,第一波就是7/15日,由林永頌、陳傳岳、顏厥安、黃帝穎等4位面見蔡英文,對民間團體要求撤回謝、林,蔡英文表示有困難。
 
等到7/21日,王牌出場,瞿海源也出面要求換人,蔡英文就知道招架不住,就改變說法,對團體的要求,蔡則答應會回去慎重考慮。
 
這段報導可以看出,至此,民間司改會已完全掌握司法院正副的人事權了。
 
 董事長林永頌:2015年2月至今
民間司改會成立以來,最重要的「砲手」,就屬林永頌律師,他最有爭議的作法就是「打著紅旗,反紅旗」,一邊標榜愛台灣,但是,遇到掏空台灣的經濟犯,他替他們辯護時,卻又是卯足全力,打壓審檢,再收取高額費用。
 
以目前司改會擁有的司法院人事權,實務界預估,如果許宗力和蔡炯燉順利當上正副院長之後,司法院的秘書長如果不是羅秉成,就是林永頌,反正,他們兩人都是司改會的現任常務董事,誰出任,都是司改會在掌權。
 
另有一種說法,林永頌很懂得政治運算,去年民調早就預知民進黨將會執政,司改會多年來打下的威力,蔡英文非和司改會掛勾不可,因此,他就處心積慮想要取得董事長一職,因為,擁有這個頭銜,就可以以該身份「直接」和總統見面,並取得「司法改革話語權」。
 
證諸事後發生的種種事實,林永頌的政治推算相當成功,果然,這次在「打掉」蔡英文原來提名的司法院正副院長一事,董事長林永頌完全取得先機,見面總統吐糟被提名人、發佈新聞指責總統失言等等。在這次司法院長人事安排上,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完全取得掌握權。
 
「司改會」成立了二十多年,每年都在標榜,他們要推動台灣的司法改革,問題是,他們天天喊著司法改革,結果,司法公信力一天比一天低落,反而是他們這些成員,個個不是升官,就是發財,且個人財富迅速暴增,這樣的「組織」到底是「社會公益」的改革組織?還是假藉改革名號,「圖利個人名利」的奪權組織?
 
甚至,有人形容他們是用「幫派手法」在經營權力鬥爭。
不管如何,他們這麼多年來這麼賣力的在「主張」改革司法,各界也都還參與捐款,結果,司法公信力不升反降,他們卻個個升官發財,這種結果難道不值得他們自己好好反省一下,他們的存在價值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