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079445

    累積人氣

  • 17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千萬要懂 法律遊戲

要介紹西方國家玩弄「法律遊戲」,且最具有代表性的佳作,也是大家最容易理解的案例,首推1839年,英國總督(或稱「商業監督」)義律在中國廣州和林則徐玩的法律遊戲。
 
因為大家都知道「鴉片戰爭」,也都知道林則徐這位英雄人物,所以用1839年,即大清帝國道光十九年的歷史事實來解說,大家會比較容易了解:國與國之間「法律遊戲」的重要與威力。
 
西元 1839年,距今不到兩百年,卻是東方世界和西方世界開始進入交流的重要年份。那一年,大清帝國的道光皇帝派出了他的欽差大臣林則徐,馳赴廣州,開始嚴加查禁鴉片的吸食與販賣。
 
據民國外交家兼史學家蔣廷黻所形容:林則徐(文忠公)是當時政界聲望最好,辦事最認真的大員,士大夫尤其信任他,他的自信心也不小。他雖然先前沒有辦過任何「夷務」,但他對外國人說:「本大臣家居閩海,於外夷一切伎倆,早皆探悉其詳。」。
 
蔣廷黻是一位近代史的專家,更曾代表中華民國,出使過蘇聯、美國等國,並任駐聯合國代表,他在其「中國近代史」一書中寫道:
「他(林則徐)諭告外國人說:「利己不可害人,何得將爾國不食 之鴉片帶來內 地,騙人財而害 人命乎?」。
 
他要外國人作   二件事:第一,把已到中國而尚未出賣的鴉片「盡數繳官;第二,出具甘結,聲明以後不帶鴉片來華,如有帶來,一經查出,甘願「貨盡沒官,人即正法。」。
 
外國人不知林則徐的品格,以為他不過是個普通官僚,到任之初,總要出個告示?大講什麼禮義廉恥,實在還不是要價?價錢講好了,買賣就可以照常做了。  因此他們就觀望、講價。殊不知林則徐不是那類的人:「若鴉片一日未絕,本大臣一日不回,誓與此事相始終,斷無中止之理。」。
 
到了二月初十,外人尚不肯交,林則徐就下命令,斷絕廣州出海的交通,派兵把十三行圍起來,把行裡的中國人都撤出,然後禁一切的出入,換句話說,林則徐把十三行作了外國人的監牢,並且不許人賣糧食給他們。
 
當時在十三行裡約有三百五十個外人,連英國商業監督義律(Captain Charles Elliot)在內。他們在裡面當然要受相當的苦,煮飲、洗碗、打掃都要自己動手。
 
但是糧食還是有的,外人預貯了不少,行商又秘密的接濟,義律原想妥協,但是林則徐堅持他的兩點要求。是時,英國在中國洋面祇有兩隻小兵船,船上的水兵且無法到廣州。
義律不能抵抗,只好屈服。他屈服的方法很值得我們注意。他不是命令英國人把煙交給林則徐,他是教英商把交給他,並且由他以商業監督的資格給各商收據,一轉手之間,英商的鴉片變為大英帝國的鴨片。
義律共交出二萬零二百八十箱,共計二百數十萬斤,實是一網打盡。
 
鴉片變國有 悄埋戰爭導火線  
這是林文忠的勝利,道光帝也高興極了。
他批林的摺奏說:「卿之忠君愛國皎然於域中化外矣。」這是史學家蔣廷黻的近代史記載與描述,最後道光那句讚美語,如果用現代白話文來說,就是:林則徐你的忠君愛國照亮了中外!    有沒有照亮中外,歷史已經告訴我們答案,但更重要的是,蔣廷黻的史實記載中,強調了一個重點:「他(義律)屈服的方法很值得我們注意。他不是命令英國人把煙交給林則徐,他是教英商把交給他,並且由他以商業監督的資格給各商收據,一轉手之間,英商的鴉片變為大英帝國的鴨片。」。    根據其他歷史學家的了解,當時義律的「法律遊戲」根本就是在為「鴉片戰爭」預作準備。
 
林則徐為了逼迫英商就範於他的兩點要求,宣佈終止廣州的一切中外貿易,同時,還封鎖了外國商人集中的「貿易特區」(十三行),斷絕裡面的各種供給。這就像政府突然宣佈,機場或是加工區的特定地區,全部人員不准進,也不准出,當時,住在「十三行」的外國商人,多達350人,統統成了林則徐「行政命令」下的「囚犯」,不能進出,沒人侍候,無法通訊,這種滋味當然很不好受,也很恐怖。    英國駐華商務總監(蔣廷黻稱為「商業監督」)義律,在經過三天的困境之後,想出了一記狠招,表面上,他公開表示將屈服於林則徐的命令,交出所有英國商人的鴉片。
 
但是,他的實際操作手法是,要英國商人把鴉片交給他,然後由他交給中國政府。同時,他還開出政府給的收據。
 
義律的舉動,讓林則徐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同時也讓被困在商館區的英國商人們獲得自由。
 
義律讓林則徐自我感覺良好,自認禁煙做得很成功,大有斬獲,可以向皇上好好邀功。
 
不過,林則徐如果能在當時就多懂得一些西方法律基本概念,他就不會那麼高興了,因為義律的舉動,已經將林則徐對「英國商人的禁煙走私取締」動作,升級到「大清帝國官員」沒收了「大英帝國政府的財產」,進而讓兩個國家面臨戰爭危機!
 
義律很清楚他是在玩「法律遊戲」,他故意將「滿清的禁煙」變成是「國與國之間的財產沒收」;他故意將「禁煙」變成是兩大帝國「貿易戰爭的導火線」,因此,我們稱為「鴉片戰爭」的歷史,英國則稱為「通商戰爭」。
 
義律用「法律遊戲」的手法,營造出大清帝國對大英帝國財產的非法沒收,這也將是後來在英國國會上,進行表決「是否出兵」攻打滿清時,一個有力的說服理由。
 
義律收購鴉片的動作,讓英國商人開心不已,因為大英帝國官員解決了他們面對大清帝國官員禁煙的苦惱。
 
義律的決策,不但讓英商開心交出所有「庫存」鴉片,據說,連還在運輸途中,尚未抵達廣州的,也一併「灌水」報了上去;甚至,還有美國商人見機也通過關係,把自己的鴉片轉讓到英國商人名下,以求脫手解決他們面對的禁煙危機。
 
結果是:林則徐收繳到了比他想像中多出很多的鴉片。
 
義律玩弄「法律遊戲」一定不會止於大英帝國政府收購鴉片,並交給大清帝國這麼簡單而已。
「法律遊戲」的進行,基本上都是要有一個很完整的配套。一定要有官方正式的公文書面、還要有財產清單、要有接收事實等等。
因此,義律還正式作成稟帖(公文),並讓林則徐進行「簽收與點交」,林則徐當然不懂這是義律在玩的法律遊戲。
因此,林則徐接到了義律的稟帖,表示願意交出鴉片。林則徐和他的同事們個個歡欣鼓舞,完全沒有意識到:從這份稟帖開始,他們掉入了戰爭的陷阱。
 
這份「稟帖」和沒收的「鴉片清單」,改變了中國歷史,也改變了大英帝國在東方的地位,義律的「法律遊戲」操作,為中英兩國的戰爭,埋下了「法律」立足點。
 
原本,只是清朝針對外國商人的「反鴉片走私」的行動,從此,變成了中英兩大帝國官方間的交涉。因為,義律不只自己用大英帝國官員的身份發出公文,他還故意讓英國商人們「集體簽名」發公文(稟帖)給林則徐。
 
帖子裡面還說,林大人(則徐)你所傳達要我們商人配合的許多事情,相當複雜,我們自己不能做出決定,所以懇請林大人以後都去找各國的領事、總管,讓他們官員「自行辦理」就好了。
林則徐當官當慣了,自然很習慣「官員與官員」對口,才不會有失身份的封建思想,殊不知,這是英國義律在玩的「法律遊戲」佈局,林則徐還很愉快地接受了外商們的建議,此後,他的所有交涉都直接針對著各國的「官方」。
 
但也就是從那一天開始,站在林則徐對面的,已經不再是一個個獨立的「走私鴉片」之商人,而是站在他們背後的各國政府,而英國政府則是這些外國政府的帶頭者。
 
經由義律的運作,「禁煙」成了國際貿易下「妨害通商」的把柄,英國對滿清開打,是為了通商,不是為了鴉片輸入中國。
 
故事到這裡,大家可要好奇一下,義律這個「賤價收購走私鴉片」並交給林則徐的「法律遊戲」動作,為大英帝國賺到多少錢?
 
依照南京條約之簽訂內容,賠償部份是:賠償煙價600萬兩、商欠300萬兩、兵費1200萬兩,共2100萬兩,先付600萬兩,餘於4年內交清。
條約內容提到的賠償煙價600萬兩,就是當時義律交出去的「二萬零二百八十箱,共計二百數十萬斤」之賠償金(這裡面有許多灌水,林則徐當然不懂為何英國官員和商人要聯手灌水,還很高興取締績效良好)。
 
不懂法律遊戲  國家失血慘重
大清帝國賠償的煙價600萬兩,折算現代貨幣大約值多少?
根據網路有人換算「明清」時代的銀兩購買力,大約是這樣子的:史載明朝萬曆年間,一兩銀子可以購買一般品質的大米二石,當時的一石約為94.4公斤,所以,一兩銀子就可以買188.8公斤大米,就是377.6斤。
中國大陸一般家庭吃的大米一斤在1.5元至2元之間,以中間價1.75元計算,可以算出明朝一兩銀子=人民幣660.8元。
又,《紅樓夢》裡劉姥姥看到賈府上下一餐螃蟹吃了24兩銀子,感歎說小戶人家可以過一年了。要知道劉姥姥家當時也算中產階級的,有房有地還雇得起工人丫頭,第一次上賈府打秋風,得了20兩銀子,千恩萬謝的。
 
《明史》裡也提到,七品知縣一年的正當俸祿(基本工資)只45兩白銀。
因此,綜上計算,關於「一兩銀子值多少人民幣」的問題,基本上能夠得出的結論是:清朝中晚期一兩銀子價值人民幣150-220元左右;明朝中期價值人民幣600-800元。
如果用上述的幣值來換算,並取其中間價(一兩銀子以200元人民幣),則600萬兩銀子,就是十二億人民幣。
換成台幣大約就是六十億。
也就是說,義律對林則徐玩的法律遊戲,造成大清帝國在鴉片戰爭之後,賠償了十二億人民幣。
看看這個大家熟悉的歷史,卻不知道的「法律遊戲」,即可明瞭不懂法律遊戲的代價,是多麼的昂貴與可怕!
只是一個鴉片的轉手動作,就是數十億的國家賠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