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1168346

    累積人氣

  • 46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猛 司改會 勇奪司法人事權 大獲全勝 拿下兩金 兩銀 兩銅

自今爾後,這個財團法人組織憑此壟斷法官人事資源,要賺進大把銀子或是吃香喝辣,即可輕鬆到手。這個勵志故事將告訴台灣所有的年輕法律人,今後苦讀法律之外,還要懂得選對「財團法人」當攀附,才能擁有真正的權勢,只有苦讀法律是行不通的。
 
這個「財團法人」組織「對外標榜」的是,他們追求台灣的「司法改革」。
只是他們已經成立廿多年了,奇怪的是,由他們全力推動的「司法改革」,除了達到少數人「作秀」出名之外,法界普遍認為,他們不推動還好,他們愈是「高喊」改革,愈是推動他們主張的「改革議題」,人民不信任司法的「指數」卻是一直不斷攀升,且多年來,始終居高不下。
 
但,詭異的是,他們用力愈深,人民愈不信任司法的同時,他們卻是愈喊,就擁有愈多的「驚人權勢(總統也要聽命)」和組織成員的「財富攀升」之效果。
有學者分析:這就是典型的「狼來了效應」,因為,只有一直喊著「狼來了」,負責看守的「犬隻」,才能不斷得到農場主人賞賜美食並善待。
 
有趣的是,對內,這個「財團法人」似乎不太討論如何「落實法治」,或是如何落實人民應有之基本權益,他們的「核心目標」是成功地整合內部重要成員,團結一致,形成一股可怕的共識與戰鬥目標:全面佈署並拿下他們想要的「司法人事權」!
 
這個組織的名稱叫做「民間司改會」。
政黨輪替之後,他們更是精準的展現了非常駭人的戰鬥力,狠狠的連環出招,一計又一計打臉蔡英文,迫使蔡英文總統必須乖乖交出「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權」,並連大法官提名權,一起「下放」交給他們。
 
根據司法院官員的分析統計,這次「司改會」展現的「人事權」爭奪戰之驚人戰力,如果以剛剛落幕的「奧運」來形容,他們應該可以算是拿下了「兩面金牌、兩面銀牌及兩面銅牌」之可觀勝利品:
一,扳倒已經提名之院長謝文定(「擊倒」五院院長,勝利等級列為:金牌)
二,順利推上他們矚意的許宗力(「推上」五院院長,勝利等級列為:金牌)
三,扳倒已經提名之副院長林錦芳(「擊倒」副院長,勝利等級列為:銀牌)
四,送上自己人蔡炯燉,獲提名司法院副院長(「拿下」副院長,勝利等級列為:銀牌)
五,司改會前董事長黃瑞明(立委尤美女老公),將被提名大法官(大法官會議合議制且多數決,與正副首長不同,勝利等級列為:銅牌)
六,司改會現任董事詹森林,將被提名大法官(大法官會議合議制且多數決,與正副首長不同,勝利等級列為:銅牌)
  
司改會  壟斷釋憲    權力  大到嚇死人
上述「兩金、兩銀、兩銅」的六大輝煌戰績,也就是「撂倒」兩個已被提名的正副院長,再送上兩個自己人的正副院長,以及兩個大法官,如加上賴浩敏時代,已送上大法官位子的黃虹霞(萬國律師事務所律師),則至少有「五位」以上之「司改會成員」將在未來的大法官會議上,決定著中華民國的釋憲權。
 
這一數字,正好達到大法官人數的1/3,按照大法官釋憲2/3比例,以後任何釋憲,只要「司改會成員」私下一致決定加以否決,就不可能通過,易言之,「中華民國憲法」將成為司改會的「禁臠」,外人完全無法置喙。
 
有法界人士取笑,按照這種趨勢,將來中華民國的「憲法」,乾脆交給「司改會」開「會前會」來制定好了。
法界人士擔心,這種人事爭奪戰,以及其顯現的結果,將使「司改會」在台灣司法審判實務上,成為一股可怕的驚人勢力,日後,再也沒有法官敢依照自由心證去輕攫其鋒,必將視「司改會」為其人事權之「太上皇」單位。
因為,法官辦案基於「審判公開」原則,永遠是處於「明處」辦案,但,「司改會」要員律師們,如果想要「惡整」法官,卻是躲在「暗處」。
正所謂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法官又不是笨蛋,怎麼會不明白這麼簡單的道理?
 
有司法界資深官員憂心忡忡表示,他們這一戰役的大勝利,將使台灣司法官場生態為之丕變。
以往,該財團再怎麼囂張,也不致於擁有司法院正副院長的「人事權」,而今,局勢不同,該財團掌控了正副院長人事權,底下的法官之升遷角力,必是夤引攀附找上該財團,或是,法官手上的案子,只要是他們財團的律師承接辯護的,就可以獲得法官的「另眼相看」,以便日後升官時,得到回饋。
 
民進黨  辛辣創新   人事權=接案利潤
法界人士批評,司改會和蔡英文這種作法,還真的符合他們選前說的:新的政府主政之後,一定講求「創新」。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是用這種「摘下人事權」換取「接案利潤」的創新。
 
為此有人預料,日後,台灣的「司法改革」之大方向,必是朝著「信該財團者,得永生」,「不信該財團者,下地獄」的創新之路。
 
其實,早在此之前,就有法界人士形容,他們藉由「司改會」招牌,專門承接「有錢人」或是「企業集團」涉案官司,收費以「百萬元」為單位計,據說,其「招攬」委任案件的主要話術就是:告訴涉案當事人,法院有很多潛規則,是你們外人不了解的,事實上,法官檢察官最怕的就是「司改會」,不管是法官或是檢察官,他們開庭問案時,如果有太不上道的、太機車的,司改會是少數可以把他們移送評鑑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國內可以移送法官檢察官評鑑的團體,只有很少數幾個,但是,評鑑委員會「最怕司改會」移送的,只要司改會移送的法官,多數會成立,就算不成立,那個法官也怕了,辦案就會配合,所以,打官司找「他們」就對了!
 
至今,還有司法院資深官員忿忿不平的說,謝文定與林錦芳兩人「乖乖」退出總統提名,主要原因,就是受不了「民間司改會」持續性、組織性、計劃性的發動清算攻擊,兩天一爆料,三日一抹黑,至於,為何司改會對待謝文定與林錦芳,就要如此發動攻擊?
 
又為何最高法院法官蔡炯燉就能不受到攻擊,而獲得媒體善意報導與讚賞?
這位資深司法官員笑笑表示,真正原因很簡單,因為「謝、林」兩人和司改會之間,沒有人脈,沒有聯結,沒有「私底下」的交情,也就是說,無法進行私下的溝通,謝林兩人與司改會一向沒來往。
 
因此,司改會不可能接受他們兩人。
據說,該財團的內部共識是:司法院「正副院長」至少一定要有一個能夠和他們「私下」可以直接說得上話的,當他們要找司法高層時,司法高層必須「馬上出面」和他們交換意見看法,不論他們是要討論「人事」還是「個案」。
當年,賴英照就是和他們沒有私下溝通「管道」,所以,法官集體貪污案一爆發,民間司改會之藉機砲轟他下台。
 
 
接任者賴浩敏,出身「萬國事務所」,也就是赫赫有名的「萬國權力一條龍」(參閱本報182期)的掌門人之一,而現任董事長林永頌,和賴浩敏出身同門,私下溝通當然順暢無比,於是,司改會的「勢力」在賴浩敏任內,得到了相當可觀的助勢與加持,並大幅成長與壯大。
最高法院法官蔡炯燉可望出任副院長,主要原因也就是在於,他和司改會早就因「一起推動法官法」,而逗陣「結作伙」了。
司法官員透露,蔡炯燉的個性,極端保守且喜歡作官,實在不像是推動改革的人。
司法官員有人質疑,蔡炯燬具有很高的「官僚文化收買」之可能性。
 
蔡炯燉  能力受疑   有糖吃  就很安靜
質疑者指出,早年,蔡炯燉法官確實是屬於改革派的「戰將」,也經常發言批評司法高層並主張改革。質疑者說,翁岳生擔任司法院長時,開始展開「收編」行動,只要是改革派者,都丟出「糖果」,有的派去擔任人事處長,有的外派當地方法院院長,蔡炯燉就是在那一波收編行動中,被派出去擔任南投、苗栗、新竹等地院院長。
 
根據質疑者的觀察,蔡炯燉被派擔任院長之後,果真不再「放砲」。如果這不是收編,那什麼走收編?
 
質疑者並以此論斷:蔡不是真正擁抱改革理念的人,而是一個在官僚文化體系中,可以「輕易收編」的公務員。論者認為,這種特質的人士,是無法勝任司法改革的任務與大位的。
 
有人還指出,當年「法官法」在內部討論時,多數法官「不贊成」引進外部人士參與評鑑,蔡炯燉也是站在「保守」的一方,反對讓外部人士參與評鑑法官者。
最高法院法官蔡炯燉的「問題」,不只如此,據說,他的判決書類,就讓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很瞧不起,曾經半公開的場合,批評他根本不會寫三審的判決!
 
三審法官會不會寫判決?就最高法院的檢視標準而言,最為客觀的憑據就是有無寫出「可供參考之判決」。分析人士表示,印象中,蔡炯燉調任三審法官也已兩年了,好像還沒有寫出什麼讓人印象深刻或是眼睛為之一亮的「可供參考」之判決。
 
除了批評蔡炯燉的法律論述能力實在不怎麼樣以外,有人還指出,他在新竹擔任院長時,由他負責的新竹地院之「興建」,就因他的規劃能力有問題,造成新竹地院新大樓建好了,卻無法驗收啟用。
 
新竹地院的人已經開始擔心,一旦蔡炯燉上台,這個問題就會被掩蓋掉,甚至,還要到處去找一個「蔡炯燉的余文」來交差了事。
 
司法院「副院長」人選,原本除了蔡炯燉以外,還有好幾位人選在考慮,但因總統府國安會諮詢委員林峰正的強烈支持,而使得其他人士均被排除在外,
 
林峰正,前司改會執行長,時代力量政黨發起人之一,蔡英文重用他應是借重他與時代力量的關係。2013/4/5晚間,林正酒駕被攔檢,酒測值高達0.58,因他進入國安會高層,故有人封他為「酒駕國師」。
 
民間司改會本身成員,並非完全符合公義形象,以董事長林永頌為例,他去年十一月出任董事長並召開募款餐會時,就有社團前往抗議。
 
林永頌被抗議的海報上,較為醒目者有二,一個是抗議他大賺炒股縣長傅崑萁錢,為其脫罪;一是抗議他擔任律師,收了錢,審理庭卻不出庭答辯。
 
本報早在去年就曾報導並預言,蔡英文當選,將會「重用」司改會,只是蔡英文一定也沒有想到,她不只是「必須重用」他們而已,而是她必須接受他們的「人事綁架」。
 
總統如果連司法院長、大法官的人事案,都無法排除偏聽,而廣聽各方,只能「謙卑、謙卑、再謙卑」的乖乖接受「特定財團法人」之少數人的綁架,在這種情勢之下,司法改革還會有希望嗎?還會符合人民的期待嗎?
 
法界人士認為,蔡英文嚴重「偏聽」司改會及少數大型法律事務所,是最可怕的地方,這個毛病不改,將來堆動司法改革一定會翻車,出更大的災難。

























歡迎轉載
但請註明出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