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954527

    累積人氣

  • 44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檢察官張世聰 拳頭特大 仗勢痛毆三法官

檢察官張世聰 拳頭特大
仗勢痛毆三法官

黃雅君、劉瓊雯、陳彥宏三法官 無辜被打臉

 
 士林地院法官黃雅君、劉瓊雯、陳彥宏三人,於100年6月10日以士林地院99年度自更字第1號判決,重判蔡正元立委有期徒刑一年,然而,士林地檢署檢察官張世聰卻於102年6月28日以「同一事實」與案情,重新製作士檢101年度偵字第6862號不起訴書,且完全推翻前面三位法官的有罪認定,等於是對做出有罪判決的法官三人大動作「打臉」。

  外界一定好奇,張世聰檢察官的「掌頭」到底長成什麼樣子,竟這麼大膽,敢用「不起訴書」對法官的「有罪判決」打臉?
 以下是「有罪判決」及「不起訴認定」的基本論述之對比:
 
【法官有罪認定之論述】
一,被告有三人,分別是蔡正元、李亦杜、洪菱霙,因為整個「易持有為己有」的過程,都是他們三個人在操作,是共同被告。
二,犯罪過程中,被告蔡正元已經不是董事長,雖然公司登記尚未更名,但已「無權」處分中影公司的任何財產或金錢。
三,中影公司經過董事會通過,拿出來的310萬元是「捐助」,不是「捐款」,在法律上「捐助人」享有基金會之章程議定及董監事人事權等等,「捐款」則完全沒有任何權力,蔡正元將中影從「捐助人變成捐款人」,明顯有損中影公司利益,自是成立刑法侵占罪的「易持有為己有」。
四,蔡正元雖然有交付「捐款」收據,但那只是「會計單據」的作業,與中影公司之實際利益受到損害無關。
五,蔡正元明知其成立基金會受阻,其間,身邊親信之捐助款項都有得到退還,但中影公司的捐助款項,完全不還,由此可見其具有業務侵占之「犯意」相當明確。
六,整個基金會成立過程,都有「出席名冊」及「登記簿」可以證明,哪些人是捐助人,哪些人不是。在那些名冊以及其開會過程中,都可明確看出中影公司之權益如何受損。
七,蔡正元利用當董事長之機會,拿了中影公司三百一十萬元,卻成立以他個人為主的基金會,構成刑法「將持有中影公司之錢,變成他自己個人基金會之己有」的侵占罪。
 

【檢察官打臉法官之論述】
一,中影公司捐出310萬元要成立基金會,當該款匯出時,即已歸屬「基金會籌備處」所有,因此那筆錢(310萬元)就不再是「中影公司所有」,而是籌備處所有。日後的蔡正元及其手下之種種「銀行轉帳作業」,全是屬於「資金管理」之問題,與「易持有為己有」之「侵占」完全無關。(按:實際上是假藉「資金管理」卻變成己有)
二,蔡正元為了執行中影成立基金會之「決議」,還自行募集了190萬元,顯見其無不法意圖。(看不出有何邏輯)
三,財團法人係以財產為權利主體,而在財團法人尚未成立之前,因無從辨識財產誰屬,故僅能以該財產係由何人捐助,作為識別其同一性之標準,惟此乃法理上之解釋,一般人未必能有此明辨,所以,蔡正元採取「變通申請籌設之名義」,也不能就因此推斷他具有不法意圖。(精明能幹的蔡正元在此時,變得非常愚蠢,所以無罪)
四,蔡正元還有發給「青年領航基金會」之「捐款收據」給中影,可見被告蔡正元並沒有主觀犯意。(以後搶奪時,如果也給被害人「收據」,證明確有被搶,是否也可構成沒有主觀犯意?)
五,中影公司之決議,只說「應儘速以最低額度申請,籌備基金會,並向外募款,減輕公司籌組基金會之捐助等」,至於對外募款比例如何並未明定,「解釋上」應認為就是委由蔡正元辦理,因此,看不出來蔡正元有何違反「公司決議」之處。(因公司決議語意不明,所以概括認定,蔡正元的一切行為都合法)
六,該案只列被告蔡正元一人,另外兩名被告刻意隻字不提。(此中有鬼)
 

按張世聰之認定
 業務侵占將全面除罪


 對比「法官三人做成的合議有罪判決」,與「檢察官一人主觀認定的不起訴」論述,相信讀者看了之後,就可以知道台灣檢方的辦案水準,是什麼樣的水平!
 如果張世聰檢察官的論述可以成立,今後台灣恐怕很難成立「業務侵占罪」。因為,他的論述將會出現下列現象:
 第一,錢只要進入「籌備處」就成「籌備處」的錢,即使籌備處最後被「變更名義」也不算不法,試問,那以後還會有侵占罪嗎?
 任何人匯錢進入籌備處,該筆金錢就將變成了「資金管理」的「標的」,不再有「所有權」的問題?
 這種邏輯一旦成立,全國投資管理公司豈不全都樂歪了!投資人只要匯款進來,就是他們公司的錢了。
 第二,母公司出錢310萬成立子公司,委由公司「A董事」負責辦理,未料子公司成立之後,母公司才發現子公司的500萬股權,全部登記在A董事名下,但因A董事也有出資190萬,所以A董事就沒有不法意圖,侵占不成立。那以後還有侵占罪嗎?
 第三,A董事被告侵占母公司股權310萬,檢察官偵辦時,A董事拿出證明,強調當時母公司匯款給他時,他有將公司的「匯款單據」交給母公司的會計,所以,可以證明他沒有不法意圖。(以後凡事出具收據,全都可以證明「無不法意圖」?)
 第四,公司法的規定多達四、五百條,一般人不可能都知道,更不可能清楚股權登記一定要按照原來的出資比例,因此,就算股權的登記比例與原來的出資比例不符,也不能說A董事就是有不法意圖。(因為公司法太複雜,一般人難懂,所以,沒有不法意圖?)


林朝松
操守沒問題 邏輯有問題

 放水蔡正元「業務侵占罪」的士林地檢署,其現任檢察長林朝松,在司法界的風評及人緣都頗佳,特別是他的個人操守,更是普遍公認的好,不會有人懷疑他拿錢,但司法案件假藉機會歛財者比比皆是,他不會拿錢,並不能保證別人不會利用他去歛財!
 操守好只是司法官員的基本門檻,司法官員更需要的是「腦筋要好」才能分辨是非與法律邏輯。從他放任手下「放水蔡正元」一案來看,就可以知道,他的法條和邏輯好像有點生鏽了。
 林的腦筋和口才都好,立法院應付質詢輕鬆以對,但很奇怪,為什麼到士林就好像不夠用了。
 聽說,士林地檢署內部派系很多,內部檢察官勾結暗鬥情形嚴重,他是不是因此被架空?不然,怎麼會在別地方幹得好好的檢察首長,到了士林地檢署之後,就出了這麼大的「吃案奇聞」?
 完全不可以放水的案子,就不能放水,一旦放水,遲早出事。
 蔡正元業務侵占有罪改為不起訴,這麼荒謬的辦案手法,他怎麼會蓋章呢?實在令人費解。
 何況,本案在院方的法官論壇討論熱烈,發言者亦多,林朝松只要平日看看書,檢視法條,就可以知道什麼案子可以通融,什麼案子不能通融?還有一說,說此案是「前任顏姓襄閱」利用檢察長不在「處理掉的」,因此根本沒有送閱檢察長就直接處理了。
 若這種說法屬實,檢方的「吃案操作」空間也太大、又太容易了。當司法首長,定要比手下精明,才能免於受制於手下,至少,也要能夠事後查究到底是誰在吃案。
 


全文刊載於法治時報148期,103/10/1出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