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955693

    累積人氣

  • 8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五百萬殺價 三百萬成交

五百萬殺價 三百萬成交
蔡正元A錢判刑一年 檢方吃案揭密


 遭社運發起罷免的「割闌尾立委蔡正元」,利用擔任中影董事長機會,業務侵占310萬元,案經中影公司自訴,士林地院判刑一年;中影撤銷委任律師之後,士林地檢署在承辦檢察官張世聰的違法擴權運作之下,竟然無視院方的「有罪判決」,偷偷製作一份完全「違反經驗法則」及「基本法律概念」的不起訴處分書,以求為蔡正元脫罪!


  
 然而,可能因為士林地檢署一心只想「討好」蔡正元,忘了法官在有罪判決書中明白認定,該案尚有兩名共犯,並未遭到追訴,因此,繼9/15告發蔡正元業務侵占罪之後,9/18告發人黃越宏受到資深司法官員提醒,「補提告發」另外兩名共犯,以利檢方可以繼續偵辦該案。
 免得士林地檢署檢察長林朝松及檢察官張世聰兩人,為蔡正元「圖利脫罪」的放水手法,順利得逞。
 該案目前還傳出,有人利用機會,從中賺取好處。
 傳言指出,有人透過關係傳話,要求全案一次漂亮「吃案」的代價是五百萬元,讓「涉案三個人」(蔡正元、李亦杜、洪菱霙)都沒有事!
 透過關係傳話的人還特別強調,法官的判決書是「非常明確」地認定「共犯有三個人」,若只處理「一個」將來另外兩個還會有「屎尾」。
 傳話者回話,認為「五百萬元」太高,希望降價。
 對方聽到竟「討價還價」,不太高興地回說,要降價可以,但若這樣,就是只替某人服務,讓某人「保證沒事」脫身,而其他人就不管了。如果這樣,則自動降價改為「三百萬元」,且要求不得再有任何「殺價」了。
 據說,開價的人士很不高興,表示再殺價就不服務了,司法又不是菜市場,竟還在殺價,實在是很不上道。
 爆料之傳話與來回交換意見,最後是否成交?是否涉有訛詐?是否全部屬實?外人實難得知,有賴檢察官明察。
 然,檢視士林地檢署對該案之處理手法,及其特殊「吃案」方式,確實是有一些「怪怪」之處。
 如果仔細檢視「士林地院有罪判決」(士林地院99年度自更字第1號),更可發現「開價、殺價」之傳言,確實有運作空間!
 內行人士指出,奇怪之處有:
一,全案確實有「三名共犯」!(蔡正元、李亦杜、洪菱霙)
二,確實有「兩個共犯」沒處理,吃案只吃掉蔡。
三,法官認定有三共犯,士檢吃案刻意保留兩個「未不起訴」,正好可讓檢方進行「續查」,這點最為關鍵,亦符合「開價500萬元、殺價300萬元」傳言之「伏筆」。
四,法律要求「認為應提起公訴者,應即開始或續行偵查」,反之,如認為本就應不起訴者自無須再查(已不受理),士林地檢署卻故意「再查」,還特地「推翻」法官認定,作成不起訴書,這種罕見的辦案「動機」,非常可議。似存心為被告打造脫罪保護傘(保證沒事)。
 也難怪會有「傳言」,有人藉此索賄。
 
重新分案 特別指定
  難免令人 浮想聯翩
 
 不只如此,爆料人士指出,高院判決不受理後,士檢並未將案子交給「原」承辦檢察官,而是另外「指定」分案。
 眾所周知,「指定分案」就是檢方想「動手腳」時專用之手法;又,爆料人士也分析,此案會傳出「吃案」及「等待報價」回應等傳言,應該與「違反常情」的「不起訴辦案」特別拖了一年多也有關。
 法官都已調查過且認定有罪,士檢「只能也只要」照抄即可起訴,士檢捨此不為,故違法律常理加工不起訴,還指定檢察官來推翻一審認定,編造根本不須(已不受理)的不起訴書,若說此中無鬼(索賄?),無人能信。
 不過,此案也因為蔡正元立委名列落實民主政治的「頭號公敵」,是割闌尾運動的「第一名」(罷免連署已經達到第一步的門檻),同時又是連勝文的競選總幹事,已引起各界矚目,新的承辦檢察官難以複製「檢察長林朝松及檢察官張世聰」之吃案手法了;再者,未必每個檢察官都像他們兩人一般,視法律和理念如無物。
 只要有心偵查,找來郭台強隨便多問一點「新證據」,要辦蔡正元一點困難也沒有,就看新的承辦官員是要「賣案子」?還是要「辦案子」而已?
 
士林地檢署捨命為蔡脫罪 四手法
 士林地檢署的檢察官張世聰,「只有一人」而且是「隸屬於」士林地方法院的檢察署,卻敢創造司法記錄,由隸屬關係下的檢察官自行「推翻」審判法院法官黃雅君、劉瓊雯、陳彥宏「三人」合議認定蔡正元業務侵占罪的「判決」!
 這史上罕見的「不起訴書」,士林地檢署是101611日分案,到102628日偵結不起訴,案號是士林地檢署「偵字第6862號」。
 張世聰這份不起訴書,不太可能沒經過檢察長林朝松同意就順利公告。
 國人透過此案之「辦案方式」及「吃案手法」,可以非常確定一事,就是國內檢察署之吃案情形,已經嚴重到無可救藥。
 幾乎只要上級有「暗示」,下級多半會「主動」配合,甚至無品的迎合討好,以求得到上級關愛的眼神與推薦,以便早日「晉升主任」或是「調升二審」。
 綜觀蔡正元業務侵占罪一年,在承辦檢察官「拚死命」打造出的種種司法罕見怪誕荒謬,大致可以歸納其「手法」如下:
 
一,法官、檢察官「配置關係」倒錯亂來:
 法院組織法58條明文規定:各級法院及分院各「配置」檢察署。
 請注意,是法院配置檢察署,不是檢察署配置法院,因此,是檢察官在公判庭上接受法官的「訴訟指揮」,不是法官接受檢察官的訴訟指揮;還有,是由檢察官負責提出有力「證據」,經過法官的「自由心證」去認定說服力而做出判決,絕不是由法官提出「有罪判決」,再由檢察官重新偵查,做出「無罪心證」之認定的不起訴書。
 全球司法體制都沒有這種案例,只有士林地檢署的檢察長林朝松,以及專門偵辦經濟犯罪的檢察官張世聰敢如此大膽妄為。
 法界有人指出,前總長黃世銘都在總長任內犯罪且賴著不走,就可以看出檢方腐敗墮落的情形,只是,大家萬萬沒想到,平日擁有正派形象的林朝松檢察長,竟然也是如此令人失望。
 
二,檢察官的自我認知錯亂:
 檢察官對於無罪判決,有權提起上訴,但檢察官「無權將有罪判決」的案子,私下重新偵查,濫權做成「無罪終局」認定。
 檢察官是負責打擊犯罪的「公權力」,不是負責包庇無罪的「圍勢者」,如果,法官認定有罪但受限自訴人缺席,檢察官只能起訴,不能濫權私下偷偷製作不起訴書,以作為無罪之包庇。
 甚至,為了替被告無恥脫罪,想盡各式各樣的可笑理由,那些理由看在法律人的眼中,簡直哀慟莫名,咸認那是一種法律上精神錯亂的理由。
 
三,基本司法常識之違反:
 一審合議庭是由「法官三人」組成,且經過「表決」才作成有罪認定;檢察官只有一個人,卻可以「重新自行」一人偵查,再作成不起訴認定,且還明知而有意使其發生「終局效力」。如果這不叫吃案,那什麼叫吃案。
 試想,檢察官不追究罪犯,還用心替罪犯找理由,撰寫不起訴書,這樣的檢察官還叫做檢察官嗎?
 很多檢察官都在抱怨,他們案子太多、工作負擔太重,偏偏蔡正元的有罪案,檢察官只要「照抄」法官判決書的案子就可以被法官接受,結果檢察官不但不抄,還特別重新花費一年多的功力,全部重新偵查一次,再拚命替被告找盡歪理,宛如被告的辯護律師,一副就是非要替被告脫罪不可的樣子。
 這種罕見辦案手法一定是遇到「黑手」在暗處偷偷使喚才會如此。
 
四,法律規定只有起訴,沒有不起訴:
 刑事訴訟法336條之規定:「檢察官接受(自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之判決書後,認為應提起公訴者,應即開始或續行偵查。」
 易言之,就是類似蔡正元這種情形,法官已經判決有罪,但是因自訴人撤銷委任,卻明明是有罪判決,檢察官就應該續行偵查並加以起訴。
 假設,案件在一審是判決「無罪」,自訴人不想再繼續打官司,撤銷委任律師,則該案也就直接「無罪」確定了,這時,難道檢察官還要重新偵查,再特別製作一份不起訴書?
 因此,法條規定明白指出,檢察官應續行偵查,指的就是「認為應提起公訴者」才需要「開始或續行偵查」,如果不是「認為應提起公訴者」,根本就已經結案,無須多加費神,特別製作一份不起訴書。
 士林地檢署為蔡正元製作的這份不起訴書,其實就是士林地檢署「放水圖利」蔡正元的最佳證據。
 

全文刊載於法治時報148期,103/10/1出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