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時報社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最黑暗的角落!─ 「司法黑暗特區」─
知道司法有多黑嗎?看看法治時報的權威報導,你就會不寒而慄! 只有推動人民參審,讓人民參加審判,司法才有救!
法治時報公用信箱:085lpla@gmail.com (歡迎來信)
  • 956024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官場內幕 - 公懲會委員長 為何懸缺?許宗力 內心千萬難

 公懲會委員長 為何懸缺?許宗力 內心千萬難
 
 
前任公懲會委員長謝文定,因接受總統蔡英文的邀請,答應出任司法院長,就「乾脆俐落」馬上提出辭呈,辭掉「委員長」職務,因此,謝文定後來沒能當上司法院長,但是退休時則是只剩公懲會「委員」的身份。
謝文定無法當上院長,主要阻力來自「司改會」的勢力集結全面運作,因為該勢力已經「暗中內定」,由林峰正領軍,全力推蔡炯燉當「副院長」,且不斷營造議題,持續「砲轟」謝文定以往辦過的陳年舊案,「司改會」搶官位的戰略是「鎖定副(院長),但攻擊正(院長)」,事後證實,司改會的戰略完全奏效。
被司改會這麼一搞,謝文定院長沒上,退休福利也為之失色,因為是「委員」不是「委員長」。
 
  
委員長一缺    涉敏感私交
 官場上,人走,茶水涼,大家是不會在意原任委員長的退休福利如何,大家比較關心的是,如果謝文定在接受總統詢問出任意願之後,就馬上提出委員長的「辭呈」,則「委員長」這一總統特任的高位,出缺至今,至少已有半年了,那為什麼新上任的司法院長,也還遲遲不願派新的委員長呢?
 
  據了解,這個職位的人事安排,非常敏感,且涉及許宗力的「好友」─鄭玉山院長在內,因此,遲遲無法定奪。
 
來自政壇可靠消息,總統府對於「現任」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確實是「有意見」的。最高當局「希望」鄭玉山能「主動」隨著政黨輪替而更換。
 
但是,鄭玉山個人對於「留任」最高法院的意願非常強烈,加上新任司法院長許宗力和他又是多年私交好友,因此,許宗力也很想幫忙,讓鄭玉山繼續留任最高法院。
 
於是,官場就有這麼一說,許宗力的如意算盤是打算,萬一,鄭玉山的院長寶座實在留任不住時,那至少,還能「改派」公懲會委員長,這是不少司法官員對鄭玉山院長之去留的「推測」。
 
來自府內消息還指出,去年十月底左右,司法院正副院長因政權輪替,而提出總辭時(總統派任之「特任官」),總統府的人事主管,還特別打了電話給司法院的人事主管,很好奇的加以「詢問」,為何沒有看到「最高法院院長」的「辭呈」?
 
言下之意,最高法院院長也是總統特任,怎麼沒有一起請辭?
這通電話的政治意涵,不言可喻,就是總統府認為,最高法院院長的職位,是跟著政黨輪替而異動的,是應該接到院長的辭呈才對。
 
姑且不論總統府的人事「認知」(應提出辭呈)效力如何,但,這個電話的「政治訊息」非常明顯:那就是,鄭玉山院長是應該要走人的啊!
 
顯然,總統府認為,總統「特任」的司法高層官員,是應該隨著政黨輪替才對。且最高法院院長一職,並不像檢察總長還有明文規定任期四年,既然沒有任期規定,那就是應該要跟著政黨輪替才對,同時,也應該樹立新的模式,讓政黨輪替時,最高法院院長就跟著請辭,而不再是「循往例」:每個最高法院院長都是「幹到屆齡」,老到已經不能再幹,一定必須要辦理退休,才願意走人!
 
最高法院院長    不退休,不下台!
「法官」是憲法保障的終身職,但是,「最高法院院長」並不是終身職,以往戒嚴時期,能夠獲得「威權黨國」信任的院長,總是要多方鑽營才能順利上陣,且最終能爬到頂端「最高法院院長」一職時,必是歷盡千辛萬苦且年歲已大,國民黨為了「安慰及犒賞」這些賣力效忠黨國,而把司法嚴重扭曲的「院長」,就一律讓他們幹到退休。
 
然而,這種最高法院院長都得幹到「退休」才要走人的「慣例」,無異也成為最高法院心態老大,又極端保守,不願輕易改革的原因之一。
 
總統府人事主管十月底的這通電話,司法院接電話的官員,當然是向許宗力「呈報」(不是賴浩敏),許宗力一聽總統府的來電內容,很是傷神,且束手無策。
因為,他的好友鄭玉山非常在乎這個高位,他很想循私,力保好友官位,但是,他又怕因為循私,力保好友官位,拂逆了總統府的心意。
 
因此,許宗力為了該如何處理鄭玉山院長的「保位」一事,頭痛不已。
官場人士猜測,許宗力「遲遲」不派公懲會委員長一職,應該是為了鄭玉山院長的「備位」聲明在做準備。
 
萬一,真的無法替鄭玉山保住最高法院院長的寶座,至少,還能給他好友一個「委員長」的位子。
 
公懲會委員長,這位子也是總統特任的高位,享有的官場待遇和福利,並不會比院長少;當然,如果論排場和派頭,則是最高法院院長比委員長拉風多了,不過,這就看官員個性了,有的官員不在乎排場和派頭,只要有總統特任官能當,就是祖上積德;有的官員則不這麼認為,篤信排場和派頭,若少了它們,還不如不幹的好。
不過,許宗力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那就是鄭玉山曾經「放話」的事。
 
他的好友─鄭玉山院長,早在謝文定被發佈總統提名出任司法院長之際,就特別專程去看過謝文定委員長,且事先言明,如果謝文定出任司法院長之後,要調整他的人事(免除最高法院院長),他是不會接受調派「委員長」的位子,要是院長沒得幹,那他就要「辦理」退休等等。
 
這是官場「放話」,明著威脅長官,不要想動我,如果想動我,就是擺明著要逼我走人。
 
謝文定因為沒有當上院長,這番放話,成了「當事人不適格」而不生效。
而今,許宗力當上院長,如果許宗力不知道有這番放話,那還好處理,就當作繼續不知道,最高法院院長人事調整案,能拖就拖,不能拖就將好友轉為「公懲會委員長」。
 
萬一,許宗力也知道這番放話,也明瞭鄭玉山是真的不幹,不是放話而已,那許宗力可就頭痛了,留著一個「人家不要」的缺,還硬是不補人,那將來一定會被物議,私心作祟,為了好友,枉顧人事正常化,高官出缺,故意遲遲不補人等等。
 
  就在「私情」與「長官」之間,公懲會委員長一職「出缺」,令許宗力內心千萬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